• 2008-11-19

    若月色0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70.html

    下午下课铃响,我伸伸懒腰,呵欠一个地提着书包漫不经心地左右四顾,一边抬起手腕看时间。

    教室里的人渐渐走光了,我有些意兴阑珊,摸了摸鼻子,慢慢地朝外面走去。

    “若林!若林你在哪里?”

    才刚转弯下楼,就听到一个大嗓门在喊我的名字。那声音之大,在已经显得有些空旷的教学楼里撞来撞去地产生了回音。

    我当下拿手抚额,“真是的……”我继续往前走,但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脚步。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打开教室门、喊我名字的声音,我唇边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丝笑意。

    “啊!若林!原来你在这里啊……害我找半天!”

    抬头看去,那个家伙俯身下来,嘻嘻地笑,完全没有抱怨的意思。

    我伸手打招呼:“哟~!”

    那个家伙居然就这么坐上黑色的护栏,嗖地一下,溜了下来,又是灿烂一笑,“哟~!”

    “呃~!路飞!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觉得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里是三年级的地方啊,被那些家伙看到可就不好了……”

    一个人,长着长长的鼻子,卷毛带着网格的帽子,躲躲闪闪地从楼上下来,一边小小声地说道。我的位置刚好在廊下阴影处,我看得到他,他可看不到我。

    “什么嘛~!我是来找若林的!”路飞完全不在意,大大咧咧得让人磨牙。

    “若林?什么若林啊……路飞,我们还是赶紧走……”

    我看着那长鼻子瞬间瞪大了眼睛,剩下的半截话被吞了下去,手指指着我,扭头问还依旧跨坐在栏杆上的路飞,“她是谁?”

    “若林啊!”路飞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我笑了一笑,稍微欠了欠身,“你好,我是若林·叶,你可以叫我若林。当然,学姐什么的也无所谓。”

    “原来是若林啊……什么?!你是若林?!”

    我的笑意加深了许多,“对,我是若林。”

    “路飞!”长鼻子抓着路飞的手将他从栏杆上拖下来后扯到一旁去说悄悄话,偏偏声音小不下来,我听得一清二楚,“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呀?她可是全校有名的优等生,若林·叶啊!你怎么跟她搭上线的?你不是全校最……的笨蛋白痴草帽小子吗?”

    “哦。”

    “你哦什么啊?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我说的话?”

    “我明白了。”

    路飞这样回答后,朝我走过来,“若林!今晚吃什么?”

    我不禁失笑。

    那个家伙真的明白了吗?我看未必吧……

    白天的餐点完全交给了我,晚餐也跟着不能幸免,尽管我很怀疑真正回到家中,那个家伙肯定是要夜宵的……不晓得为什么那么能消化……

    “你朋友要一起来吗?”我挑眉问道。

    “乌索普啊……乌索普,你要一起来吃饭吗?”路飞的反应是转头去问长鼻子。

    “咳咳,一般而言,我乌索普是不接收任何人的邀约的,但是你既然那么有诚意地邀请了我我不去不是太不给面子了不是。所以,我答应你的邀约了。”乌索普站直了,拿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才说道。

    真是有趣的朋友……

    “好啊。”

    请了一顿烤肉,钱包又缩小不少,不过心情很愉快,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脚步也很轻快。猛然,我的背脊一凉,哼着的小调顿了一秒后继续。拐弯进入窄巷,在往右边走,便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没法子,我家处在比较复杂环境的乱街处。才这么一恍神,眼前突然多了一位高大的青年。

    说是青年也不太对,年纪绝对只比我大上三四岁的样子,青色的和服,头上绑了绿色的头巾,腰上有三把剑,他的右手放在剑上。

    时间将近九点,在这个时间里,出来游荡在外的人,绝对是不良的人士。

    我?

    我只是晚归的乖巧优等生而已。

    那个人站在离我五步远的地方,整个空气都激荡起来,方圆十五米,我猜都不会有人了。

    我放下了随意背在背上的背包同时将约莫指宽的小刀三把夹在了指间,备战。同时,我也很疑惑:“你是哪位?”

    “罗罗诺亚·索隆。”

    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沉声说道。

    “说出你的企图,杀手·零!”

    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节选 2010-11-19
    若月色002 200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