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29

    若月色0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58.html

    “若林最近心情非常好呢。”

    “嗯,姐姐不也是?”我挑眉反问过去。

    现在是晚上,在睡觉之前,姐姐那错突然抱着枕头站在门口,一脸的“我想跟你睡”的表情望着我。我略微地无奈,但也开口邀请:“要一起睡吗?”然后看着她高兴地马上就进来然后把门给锁上了,跳到床上,拉开被子就躺下了。动作快得不行。

    我们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但除了最初的时刻,倒是从未这样亲密过。

    我关灯准备掀开被子睡进去之前,都有些紧张,甚至舒了好几口气放松都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最后我不得不在关灯后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心态,一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不是我的错觉,姐姐在被子里也僵硬了一下。

    我们之间的距离有点远。

    睡不着。

    然后,开始聊天。

    听到我的反问,姐姐轻轻笑起来,“因为路飞真的很可爱啊。”

    我也笑起来,“是白痴得很可爱吧。”

    “那天早上,我准备把饭菜都扔到楼下的垃圾堆里去,不能让若林吃剩饭嘛,然后——在短短的时间里,他四次经过我的身边,还大喊你的名字——呐,若林,我当时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呢。幸好,我什么也没有做。”

    “他没有恶意。”我只说,然后又忍不住笑,“但是,很难缠。”

    “是非常难缠。”那错向来比较能忍耐,但这次却紧接着我抱怨出来,“闻到香味了,但是要先找若林,可是很饿啊,于是,直接伸手过来将食物抢走,一口气就塞下去,然后很不客气地说:多谢款待了!说完,若无其事就继续奔跑叫你的名字——”

    我忍耐住笑,说:“我很理解你的心情。”

    非常无语,又非常无奈,然后想打人,但是——

    “若林。”

    “嗯?”

    “我……我可以摸一摸你吗?”

    我惊讶得一奔而起,话都说不利索了:“什、什么?”还下意识地摆出了防卫的姿势。

    “那个……若林,拥抱是什么呢?饭菜的味道,跟拥抱为什么能够扯上关系呢?”回应我的,却是她很困扰十分困扰的疑惑声音。

    我、我……我怎么可能会知道那种事情啦……

    * * * * *             * * * * * * *            * * * * * * *

    又是新的一天。

    又是与之前差不多的一天。

    现在路飞已经不再继续去我的教室找我要吃的,而是,约定好,姐姐在将近中午的时候,带着特大便当来学校。然后,我、姐姐那错、路飞还有他的朋友乌索普一行四人盘踞学校的小树林后的凉亭,开始聚会。

    乌索普是一位很有意思的胆小鬼,但是,朋友真正有危险的时候,他是会颤抖着扑上去对付敌人的。因为我们占据小凉亭不放的缘故,已经有情侣们不满,然后有不良少年来寻衅,路飞那个家伙有架打,第一个就甩着胳膊冲上去了。而后,在有人拿刀从背后偷袭之时,本来躲在我与姐姐身后的乌索普冲了出去——

    总之,用姐姐的话来说:“看不出你还是个不错的家伙!便当算你一份了!”(——>我们家的那位偏心姐姐,便当是只带路飞的,我是顺便来着)

    乌索普非常好学,于是,这些天,他都在向我请教学习的时候。那错就跟路飞独处了——虽然他们的对话一听就很无聊,但是一个说一个听也很不亦乐乎——

    今天当然又是同样的场景,但是,我走过去,一把扯住路飞的胳膊,拖他到一旁,“路飞,你跟谁拥抱过?那跟饭菜有什么关系?”

    他虽然被我拖走,但同时也抱着便当盒过来了,听到我的问题,理所当然地说道:“跟索隆啊!姐姐的饭菜很温暖,跟索隆的拥抱一样!”

    “……”

    不必怀疑,我觉得我错了。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