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1

    若月色0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56.html

    本着,以我的眼神看来,那——三把刀的家伙,在路飞的生活里无处不在。

    于是我认真地思考了下,趁着姐姐跟路飞不注意,跟乌索普说:“放学后,你在这里等我。”

    “你、你、你……要跟我约会吗?”结果,乌索普那个家伙一蹦出老远,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喊声很大,但是结巴:“我、我我、我……我告诉你,我已经有可雅了,我不会背叛她的!”

    我还来不及黑线,那边路飞就叫了起来,“约会?约会是什么?能吃吗?我要也约会!”

    那黑线生生地变成了一口@$$%……我差点没背过气去。颇为无奈地按着眉头,对着那个猛然地兴奋起来的家伙解释道:“我也不知道约会是什么啦(其实是就算解释他也会不懂——>我认为),总之……”

    “总之就是不可思议的吃的东西!”那个家伙很顺口地接道。

    我、我……我又错了……

    但是——(如果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会变得很麻烦吧,为了避免麻烦)

    我点了点头,勉强地说道:“哦。”

    姐姐听了我的答案,凑了上来,“约会是吃的?我看电视剧上说,约会是两个人约定在某地见面然后一起做某件事的说……”

    “是吗?那我们现在不是在约会吗?”路飞非常顺口地就接了下去。

    然后,空气里有好几秒的凝滞——

    而造成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那个家伙已经伸了伸懒腰,“吃饱了!”然后,随便地摊开在某棵树下,不一会儿就开始吐泡泡了——

    “空气突然变得很冷,我要去加衣服!!!”嗖的一下,乌索普也走了。

    我与姐姐默默地对看一眼,她嘿嘿笑了两笑,转身,迅速地去收拾桌子上地上的一片狼藉了。我一个人,站着,吹冷风。

    我与姐姐从小就被培养,自三年前从那里逃出来,隐匿着过日子。我一直想着要念书,在第一次出任务时,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是我一直无法释怀的。

    好想要,那样子无忧无虑地生活。

    即使我早就不可能,但是,假象也好,我也想要。

    有着这样的念头,在那些地狱里的日子,我也充满着希望,并且偷偷地攒钱——不是组织里给的钱,给的帐户,而是自己弄的。

    这么些年下来,竟然也有变得数目惊人起来。

    姐姐她只是喜爱着做饭,对人群更是充满的不信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反正留她一个人在家,只有担心被闯进来的人会不会被她杀死的分,所以我便一个人找学校塞钱读书。

    我们每个一段时日便离开,在一个城市里停留不久,怕的就是组织有人追来。这一次,来到的这座有着“魔都”之称的城市,这里的地下世界十分复杂,最强大的甚至已经处在世界之巅的位置。我想,组织也不会冒险——只为了我跟姐姐,也许根本不会追来。所以,安心地一直留下来,如今已经是七个月零十一天。

    在三个月前的某夜,在被人揍——单纯地被揍,因为对方实在是没有我出手的余地——如果出手的话,就会死人——我无法掌控自己的力度。路飞说我是个好人——我猜想,是因为我并未伤过无辜的人。那天之后,面对路飞,我开始有些认真起来——之前只是单纯的“提供食物的人”与“吃掉食物的人”,我——把他当作朋友。

    那真是种新奇的体验。

    你会对这个人的一言一行很无奈,但是,你完全没有生气,只是很无奈,非常无奈。然后,又觉得,嗯,这就是他啊。

    而随着“朋友”一起来的,便是“朋友的朋友”,还有——

    比如,昨夜,那错突然的要求。我很惊悚,只是因为,我们,是的,我们从未与人亲近过。碰到皮肤什么的,必定会留下痕迹——那痕迹不是自己受伤,便是对方死亡。

    想到这里,我又看了一眼睡着的路飞一眼,他恰好翻了个身,呢喃了一句:“肉……”啪——他嘟囔着揉了揉鼻子,居然又冒出了一句:“索隆……”

    还有这——

    = =/////被“朋友”记挂,同时也记挂着“朋友”的,三刀流混蛋家伙!

    我恼恨地扭开头去。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