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4

    若月色0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46.html

    和室之外,是中国风的庭院,竹筒延着清泉滴答滴答一声声地起落、起落。渐渐地,夜色降临了,有虫鸣声声应和。一张矮桌,放着茶点。侧一侧,有白玉的花瓶里插着一朵说不出名字的花——主要是我说不出名字,也许那是很普通的,粉色的花瓣,似乎欲坠落般饱满地盛开着。

    对面很正经地坐着的男人,因为比较近,所以可以看得出他脸上的斑点,头发略长及肩尾端略微地翘起,好像直接地说明这个人不如表面那般严肃——好吧,其实应该以“认真”来形容,一身长黑风衣,非常帅气地出现在门口——当时可吓了我一跳——路飞的哥哥,某个可以称之为“传说”的家伙,艾斯,他就这么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然后,这个家伙走过来,一躬身,“路飞那个家伙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做哥哥的在这里多谢你了。”

    慌得我连忙站起来,连忙地回礼:“哪里哪里。”

    “今天也是,事前没有邀请就冒昧地请你过来,真的太失礼了,请你原谅。”又是一躬身。

    我也连忙躬身回礼,“没事没事。”

    哥哥——我决定这么称呼他——他又是一躬身,“那个家伙就拜托了,他比较蛮撞,很调皮……希望你能多多担当下。”

    “是。是……”

    等哥哥进屋去,脱了大衣,穿着很——我,比较不能想象的——T恤衫出来之前,我一个人沉默了良久,然后问身边的人,“那个是……路飞的亲哥哥吗?绝对不可能的吧?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有这么有礼貌的哥哥?”

    “嗯。我们都怀疑过。”低沉的男声这么回答我。

    我一愣,猛地瞪大了眼睛——

    罗罗诺亚·索隆盘膝坐在我右手侧,一杯一杯地喝……我视线稍微地移一移——桌子上,不知道啥时,出现了白色的窄口酒瓶。当然这个不是重点啊,重点是——

    “你在跟我说话?”我问。

    他迅速地扭头问坐在他身侧乌索普,“喂,这个家伙不是白痴吧?”

    我:……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