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5

    若月色0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44.html

    我喝茶。我吃点心。我目不斜视。


    大约可以这样说。

    那一段时光是最美好的时光。我并非是,无感之人,会有愧疚,不喜欢,讨厌,以及——难过与悲伤,还有不想喜欢的人被连累等等情绪。所以说,那是一段最美好的时光——未来的我,也许会在某段时间里因为某些事件而对这个定义发生改变,但当时的我,尽量地正常地坐在位置上,看着路飞乌索普还有那错手搭肩膀开心地边唱着不着调的歌,一边跳来跳去。

    而香吉士则在料理——不晓得为啥,明明最开始是厨艺比试大赛的,现在却变成了烧烤大会。那错显然地对路飞提议的唱歌跳舞更感兴趣,凑到一堆去了。挂了音响,开了震天响的音乐。

    哥哥与索隆在拼酒,一杯又一杯。

    不晓得什么时候进来的,自称是“财务”的橘发女士,一脸精明样地笑,凑过来,小声地问我:“呐呐,若林,打听一下,你的价位是多少?”

    “……”

    “哎呀哎呀~~~不要这么见外嘛~来,悄声告诉姐姐。”一脸诱拐的表情。

    “……”

    我举了杯子,碰了她的杯子一下,仰头就干掉,然后对着她微微一笑。

    她看着我动作,接着也干掉了杯中的酒,视线投向正在场中央非常开心的三人组,神色十分的柔和,手托在下巴上,“呐~那个家伙,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没。”实际上,他除了让我的钱包缩得很小之外,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麻烦。那个家伙,只是把我当作“提供食物的好人”,而后,而后是什么呢?那错姐姐送餐之后,我好像就只是在旁边看着而已。念及此,我忽然很沮丧,“嗯。”

    “嘻嘻~呐呐!若林也一起来玩吧!超•好玩的哦~~~”

    眼前突然被放大了的一张脸,是笑得十分灿烂的路飞。

    “啊……”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娜美拖着往场中央去了。

    “嘿嘿嘿嘿……啦啦啦啦啦……”

    最开始稍微僵硬后,身体似乎喜欢上了那欢乐的节奏,爱上了那气氛,也跟着跳动起来。

    而后,狂欢一夜——虽然理由不明——

    在累极直接躺在草地上睡觉,途中醒来一次,几乎是下意识地左右张望。我看到路飞状似十分安分地趴在绿藻头三刀流剑士的身体上,吐着泡泡。察觉到我的视线,那一位的眼神由十分柔和抬起时变得有些冷,于是我连忙地转开头,继续睡我的觉。

    嘛~什么嘛~

    看一眼又不会怎样……

    在转身之时,我如此地小小声地在心里抱怨了一句。



    早晨,我打着呵欠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在人的带领下洗澡出来,被引着往餐厅而去。蒙奇家的房子真的很大啊,我一边无意识地感叹,然后跟着走进了一间比昨日的和室来说,很现代的房间。我刚一进去,还打着呵欠呢,含含糊糊地招呼一声:“早安~”

    “哟~早安~!若林!”

    “哟~早安~!若林小姐!”

    那两个在流理台前忙碌的身影一致地转头,一个挥舞着勺子,一个挥舞着刀子,以很一致的口吻跟我招呼。

    一模一样的笑脸,很愉快很开心。

    我吞下剩下的半个呵欠,迟疑地问道:“香吉士……那错?”

    “嗯!”笑眯眯的脸,那错以非常高兴的口气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将手中的勺子与香吉士手中的刀子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叮”一声,“我们结成了厨师联盟,香吉士是一位厨艺好,脾气好,十分绅士的男士呢。”

    “呃……哦。”我挪挪挪,挪到看起来很正常的坐在餐桌边的乌索普旁边,乌索普旁边是路飞,他很认真完全没空地解决很丰盛的早餐中。路飞边上是哥哥艾斯,路飞的对面是索隆,这两个人都看起来还在睡的样子眯着眼垂着头。我悄声地问乌索普:“他们怎么回事?”最主要的是——姐姐那串形容词是怎么回事?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于是,我由乌索普的口中得知了如下的真相:实际上,那错昨日与香吉士的比赛,以她折服在香吉士的厨艺之下告终,她主动认输的。不过,香吉士什么都没有说,然后路飞很高兴地提议开PARTY——哦,扯远了,主要是,折服在香吉士厨艺之下的那错,我的姐姐,为了将香吉士的本领学会了占为己有,而向乌索普大人——求教了秘技,所以——漂亮的笑容,完美的赞美词——

    嘛~

    我扭头看了看,一脸“我很爽”表情的香吉士——黄发的厨师大人,再次扭头回来,默默地叹了口气后,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开始喝牛奶。

    TBC——

    嘛~
    所以我想上帝视角嘛~
    但是算佐。
    俺还是继续俺的大纲吧……
    话说,不知不觉就有一万三字数了,感觉好神奇啊……远目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 joke。 2011-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