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17

    【索路】一个很休闲的午后跟夜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35.html

    会员两百破,毛巾指定文,一个很休闲的午后跟夜晚

    乌苏13

    嘛~虽然之前说是要写野餐篇,但是——歪头,俺现在对那个完全•没爱啊,有爱的若月色又写到好奇怪的地方了啊哈哈啊——于是,现在写这个指定文,有亲吻,有拥抱嘛~
    嗯嗯,所以,目标朝着这个而去——
    偷笑。
    一个很休闲的午后跟夜晚。

    伟大航路上,一个很难得的风和日丽的白天。
    因为过于风平浪静,所以,甲板上摆放了太阳伞,泳装的罗宾跟娜美躺在上面晒太阳,一人手里都拿着书。乌索普没有钻进乌索普工厂,而是与乔巴一起坐在另外一侧的甲板上,一个摆弄自己的工具,一个碾药,并且时不时地与乌索普交谈两句——其实是,被乌索普手底下的新奇玩意吸引了注意力,然后兴奋地询问,然后被骗罢了。
    “娜美桑!罗宾酱~!”某个圈圈眉打着旋儿从厨房里出来,然后在离女士们三步之远的地方停住,低沉着声音,“英格兰红茶配葡式蛋挞(表问我为嘛有葡式蛋挞……)”然后,他挑着眉等待。
    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没有任何声音。
    “……”因为等不到平常那个吵闹声音而疑惑地拧起眉毛的娜美。
    “……”乌索普直接站了起来。
    “……”因为很安静所以抬头四处看的乔巴。
    “船长先生呢?”罗宾拿起红茶抿一口,很淡然地问出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镜头转啊转啊,船尾,某个绿色头发的家伙举着超大哑铃在锻炼,在他身后的船舷上,瘫软着一个橡皮身体。
    “路飞他没事吧?”乔巴担忧地问道。
    “没事,他只是得了不冒险就会死的病。”乌索普摆手,很严正地告诉乔巴,“那病是治不好的。”
    “说起来,已经两个星期,都是风平浪静了呢,怪不得船长先生会这样。”罗宾合上手里的书籍,手托住下巴,“再这样下去,也难保船长先生不会不生病呢。”
    “罗宾!真的吗?这么严重?”乔巴顿时担忧得连眼泪都要冒出来了。
    而说话间,某个厨师已经缓慢地走过去,一脚将某个瘫软在地的家伙踢飞起。那个家伙在半空中,“啊叻啊叻“地叫唤,手很自然地按住草帽寻找罪魁祸首,然后——“香吉士,你要跟我打吗?”
    “点心时间到了。”某厨师呼出一口烟雾,很淡定地说道。
    “啊!!!点心!!!点心!!!”嗖的一下,某人就蹿去餐厅了。
    “喂!其他人的份不准吃掉!”

    眼看着香吉士跟着也进了餐厅,剩下的乌索普小声地说了一句:“其实吃掉我的那份也没有关系。”
    “我也是。”乔巴也学着乌索普小小声地说了一句。

    索隆一直很专心致志地在锻炼,当然,只是举着超级的杠铃上上下下而已,分出那么点精神辐射下他身后那个从天亮早饭午饭后就一直在钓鱼,但实际上故意找死的鱼都没有一条后,那个家伙,慢慢地软倒,瘫软了。
    要不是听到那个家伙——“好无聊啊——好无聊啊——”的碎碎念,索隆还真的要大喊乔巴过来看路飞了——
    而那个家伙完全不知道索隆在担心他,囔囔着,就径自地睡熟了。
    而后点心时间到了,原本听到吃就是瞬间蹦起的家伙完全没有反应——看样子是最近的无聊生活让他也变得顿感起来了——被踢醒后,还是第一时间奔去了餐厅——反正吃的最重要。
    索隆想,他的那份被路飞吃掉也无所谓的。
    算是对这么多天都没有冒险的人生补偿吧——

    (写着写着不晓得为嘛就ALL路的感觉了……索隆,你存在感好弱……泪奔~全文都歪了啊啊啊啊啊——困,晚上回去把剩下的“主题”部分想出来——)


    +++++++++++++++++++++++++++

    虽然海贼的背景,亲吻很困难,但是——
    我一定会让他们接吻的!!!——>这可是身为同人作者的权利啊啊啊啊啊——
    >_<~~~~~

    总之,现在是TBC——

    晚上俺就写完它。
    (总是在自虐的某人。)

    ——————————我是接下去准备拥抱的分割线————————

    因为自我感觉对弗兰奇跟布鲁克把握不良好,所以没有加入这两个人的戏份,而这个文的背景还是没到七水之都之前,出了空岛之后——感觉好久以前啊——摊手,跟俺其他的文不用联系上的说——
    啊啊啊啊,橘加的那两句好有爱~打滚地有爱。

    嘛~

    ————————这里是接上文的分割线——————————


    刚才那句话收回,索隆额头满是青筋地瞪着面前举着他的超级哑铃、杠铃一上一下的路飞,有一股让他很无力的情绪悄然升起——当然更多的是——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路飞!你在做什么?”忍着暴打那个家伙的冲动,索隆自认为很平静地开口问道。
    “索隆你是笨蛋吗?”那个让他很想暴打一顿的家伙回过头,出口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你有资格说别人笨蛋吗?”索隆怒吼。
    “因为索隆问我在做什么呀?我在做什么看不就知道了?”
    果然还是应该揍他一顿吧,反正现在大家都没什么事干,那个家伙看样子也是有力气没处使一样——
    这样的念头从索隆脑中闪过去,下一秒他就看到自己的拳头砸上了某个笨蛋家伙的脑袋。
    因为猝不及防被揍倒在甲板上,并且手中的哑铃杠铃什么的也掉了下来,砸在他身上,路飞过了有那么一会儿才爬起来,抓着摔出一段距离的草帽戴上,“什么呀,想打架就直说啊。”



    打架什么的,在船上自然是禁止的——梅丽号已经禁受不起这样的冲击了,然而,在娜美女王变身以暴制暴之前,这场战斗就以非常诡异的原因而结束了。详细地说来,就是,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你躲我闪来往得正欢快呢,路飞躲过索隆的一记重拳,跳到船舷上,然后“橡皮橡皮”地揍回去——变故就在此时发生,路飞的拖鞋因为这样的剧烈运动,它坏了,于是路飞脚下一滑,橡皮橡皮反弹回来抓住了索隆,而路飞整个人往前倒下去——嘛~索隆被他抓过来了嘛,于是他倒进了索隆的怀里——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反正以前也跌进过索隆的怀里很多次,主要是——
    主要是——
    “乌索普,路飞跟索隆的姿势好奇怪,他们一动不动很久了,没有关系吗?”
    乌索普下巴掉落中,但还是抽空地回答了乔巴的问题,“应该没有关系吧……”
    “简直、简直不敢相信……”娜美呢喃着,总算回神过来了,冲过去一个人一拳,“你们要这个样子到什么时候?”
    “这下……可不太妙了啊,船长与剑士先生亲吻了……”黑发的罗宾有些保持不住优雅姿态,喃喃自语道“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厨师先生正在厨师忙碌晚餐呢……”
    而那一厢,被娜美女王拳击下脑袋肿包的两人只是嘟囔着一句:“对不起。”居然谁也没有看谁地往两个方向去了——


    ++++++++++++++++++++++++++++++
    啊哈哈……
    我本来是想拥抱的,结果亲上去了啊哈哈……………………

    得意地狂笑三声,忍不住先把这段发出来!!!!!

    俺去磨叽下结尾先……

    ————————————我是没有骗人的结尾线——————————

    晚餐。餐桌上。
    一般来说,草帽一团的位置是这样的,路飞坐在中间,他的右手边一定是索隆——方便他从索隆的盘子里拿吃的嘛~但是今天,路飞坐在餐桌的这一头,而索隆坐在餐桌的另外一头,除了香吉士奇怪地问了一句外,其他人都很有默契地默许了这种状态,并对香吉士的问题听而不闻。
    至于香吉士最后抓住了乌索普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清楚那已经是后话了,前话就是,晚餐过后,剑士先生完全忘记今天不是他守夜而率先地抱着毯子上了了望台,因为他实在是想一个人呆着。当然,当那个熟悉的“橡皮橡皮”然后一双手撑在了望台的边沿上,他才猛然记起——今天是路飞守夜,那会儿,他已经没地方跑了,从这里跳下去?
    “啊哈哈哈……”剑士先生发出了不明意义的笑声。
    “咦?索隆你怎么在这里?迷路了吗?”
    索隆扭头,一脸阴暗。谁会在船上还迷路啊——然后抓起毯子就站了起来,“你守夜吧,我回房间去了。”说着,他就准备下去,却一步也迈不出去了。因为他的船长从身后抱住了他,在他回头去看时仰头看过来,嘻嘻一笑很是灿烂,“哪,索隆,我们一起守夜吧!”

    ——因为无法继续而不得不标注的完——


    嗯。
    亲吻。
    拥抱有。
    后续……没有。

    以上。

    毛巾查收。

    ——————————我是因为食言而变肥的分界线——————————

    为了补偿进来蹲坑的亲们,因为某只泪奔地写不出下面的情节——主要确实有想法,但是连不起来,所以,暂时先放一个小小的片段文。

    关于独占欲。

    对于罗罗诺亚•索隆来说,独占欲就是,除了他的船长,其他人一概不承认在他之上。
    对于香吉士来说,独占欲就是,除了他的船长,其他人在半夜偷吃食物都会毫不留情地T杀。
    对于乌索普来说,独占欲就是,事关他的船长,就算是致死的境地他也会昂首阔步地面对。
    对于娜美来说,独占欲就是,她的船长只承认她一个航海士。
    对于乔巴来说,独占欲……他有独占欲吗?嗯,路飞是他成为男人的第一步(?)……
    对于罗宾来说,船长先生,D字家族的他,是无法替代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0 0为了找灵感而爬去看剧场版跟特别版,猛然想到的一段对话……

    ++++++++++++++++++++

    然后默默地看着楼上一堆起哄要KISS的家伙……

    同默...
    后接
    对于变态佛兰基来说,独占欲就是给了草帽全部梦想的船后为了梦想的起航.包括那只被丢来丢去的pantu
    对于鼻歌布鲁克来说,独占欲就是重生的梦想和那救赎黑暗的笑容所带来的拉布之歌.

    打滚.

    “……啊?”
    “一起守夜吧!”路飞大大的笑道,附上几片闪亮亮的效果光,“我忘带毯子了!”
    “……”索隆楞了一会,看着路飞空喇喇的手很认命的问,“你是忘了你今天守夜了吧?”
    然后被娜美给揍上来的。

    “嗯!”
    毫不犹豫的就承认了,笑得依旧是没心没肺。

    “…”被路飞的笑弄得有点失神,索隆顺着路飞笑得弯弯的眼睛一路往下,经过那道不曾消磨的伤疤,小巧得不像男儿的鼻子,直到那两片唇。于是,他很没有形象的脸红了。
    短暂的思考了一会,索隆很果断的放开了抓着毯子的手,“……既然这样,这毯子就留给你吧,我下去了。”
    然后他的衣领马上就被抓住了。
    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索隆转头。

    “我要你留下来陪我守夜。”坚定的语气说得像是不是在要求任性一样,路飞将戴在头上的草帽褪至背上,月光的阴影下,笑容有些带伤。
    想也不想的,“知道了。”索隆脱口而出,真的是脱口而出,连着回答时间都没超过千分之一秒。

    他真的是头一次想拔掉自己那根‘绝对服从路飞的命令’的神经中枢。


    放出去的话有若泼出去的水,认命的索隆只好并着路飞坐下,但是在他们之间小心翼翼的放开了一些距离。
    碰到他的话,又会想起那件事来。

    于是索隆的脸又红了。


    索隆喜欢路飞,这是天经地义天衣无缝天长地久天从人愿天伦之乐(啥 的事情了。
    他不得不承认想吻路飞已经不是一天俩天的事了,他毕竟是个男人(啥 但是万想不到这个念头竟然是在那么一次闲到死的理由之下被达成的,这让他有些不满,也有点窃喜。
    毕竟,偶然这东西是天赐的礼物。
    虽然他不信神。


    “索隆,吻我,现在,马上。”盯着索隆,路飞似乎很不满的,用鲜少用在索隆身上的命令口气说道。
    “…………”
    “……哈啊……”

    捧着路飞的脸,索隆现在在感谢自己那根“绝对服从路飞的命令”的神经中枢。


    ”……笨蛋索隆。“
    ”…………“

    只要那一句话,什么误解什么顾虑全都给我死到空岛去拜那个什么鸟神去吧。
    紧紧拥着路飞,索隆这么想。


















    ”好きだよ、早く気付けろ、バガゾロ。“







    那不过是一个很悠闲的午后和夜晚,发生了那么一点点的误解,一点点的事件,一点点的偶然。


    以及一点点的
















    爱。


    fin。
    ------------------------
    续完了啊哈哈哈-V-

    啊哈哈,多谢橘的有爱的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urt 2010-12-17
    若月色016 2008-12-17
    若月色014 2008-12-17
    若月色015 2008-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