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2

    若月色0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33.html

    ——————以下是专门给L亲乱入的上帝视角————


    首先俺要说下哦~L亲爱裸奔嘛~于是——


    索隆有一样宝贝,那是除了和道一文字以外,不可替代之二。

    那是条项链,材质什么的他不是很清楚,他比较清楚的是,那个“L”所代表的意义。
    L,蒙奇•D•路飞,路飞,名的首字母。


    那是发生在冬日祭之前两天的事情,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环游了一圈的路飞的故人香克斯突然地又回到了京都来。

    当然,那个时候,正与路飞在街上闲晃的索隆跟路飞并不清楚,香克斯啊哈哈地拍着艾斯的肩膀,顺便地与艾斯定下了什么协议。

    当然地,他其实也不是很明白,京都这座城市路飞已经晃荡了好多年,为什么还一直没有厌倦。

    索隆是被路飞捡回去(他觉得是强制性地诱拐回去的)的,因为与之前旅行的人走散了,他一个人抱着剑很百无聊赖地随便找了处墙角睡觉。尽管是大雪天,但是,走累的人要休息,也饿了,但是口袋里连一个子都没有,暂时还不想被人“因为吃霸王餐”而被打出来,索隆单纯地想着先睡一觉有力气了再去进行这样一件事情。

    睡到朦朦胧胧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扑到身上来,当时的他下意识地跳起来,动作还算利落地抽出了和道一文字。

    下一秒,他就呵欠地收起了剑,也不去管眼角渗出来的眼泪,又颓然地坐了回去。

    “你是谁呀?”

    坐在地上的小孩子,一身鲜艳的红色,好像一团火,带着橘色的毛线帽子,露出几缕黑色到近乎墨玉般还能反射出细碎的点钻光芒的头发。他仰头看过来,笑容灿烂,还很单纯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又是谁啊?”没有别的意思,索隆这么问纯粹是很下意识地反问。

    “我?蒙奇•D•路飞,以全世界为目标的男人!”那个小孩子,看起来绝对没有超过十一岁(当时索隆自己的年龄),反手大拇指指着自己,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

    我没有要你回答啊!还有以全世界为目标那到底是什么目标啊?还男人我看你根本连小毛孩都称不上吧!!!索隆一边在内心里如此地吐槽道,一边很不屑地哼了一声。

    “哇!你的剑好帅啊!喂,你都不回家吗?”那个小孩子眼睛发亮地伸手就摸上了他的和道一文字,但是下一句话跟上一句话明显地没有任何联系。

    索隆有些无力,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剑从他的手里拽出来。

    在之后,在蒙奇•D•路飞的家里吃着香喷喷的晚饭时候,他有抽出那么一点点的空隙来想了想,然后得出结论——因为他带自己来吃到饱所以作为报答他随便地摸一下他的和道一文字也可以的。完全没有想过,之前他根本没有说要带他回家吃饭。

    那个时候,那个小孩子一直在他身边吵吵囔囔地说些什么,索隆是没怎么在意的,只是觉得很吵应该将他赶走说了好几次
    “滚”,但是这个人也没有走。

    “呐呐,你很厉害吧?”在华灯溢彩,而这一片却偏偏黑暗起来的时候,他忽然按了按帽子,这样问了一句。

    回答他的是索隆咕噜叫起来的肚子,那个小孩子毫无顾忌地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在一群黑影过来之时,甩着手臂说道:“一会请你吃饭!啊,对了,你到底是谁?”

    索隆一边拆下绑在手臂上的绿色头巾,一边将剑出鞘,“罗罗诺亚•索隆。”

    虽然才来京都没多久,但是晚上确实是一群牛鬼蛇神出没的时间,之所以选择在先前就睡觉,也是想保存精力,然后在别人来打劫他的时候把对方给劫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会留在蒙奇家,原因很简单。

    “索隆你跟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吧,还是要把这里的饭钱都结账了你一个人走?”

    那天明明是两个人在饭店里大吃特吃,谁都没带钱,确实是在吃霸王餐没错。快要结束之时跑路之前,他提着剑说要准备走了,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答复。说着,路飞咧开嘴笑了笑。

    “这个人是恶魔吧?”内心里如此地想着,索隆动摇了一下,突然发现其实他也不是很想离开。他在蒙奇家里待了一个月,两个人经常在半夜里跑出来吃喝东西,每次都是霸王然后一起跑路,而且,更多时候是路飞拽着他就跑远了才能幸免被抓住暴打一顿的结局。

    想到这里,索隆很干脆地说一句:“你绝对不能打扰到我。”

    “嘻嘻……那当然!”



    当然在那之后,被艾斯打败所以不得不听从艾斯的进入学校学习——天知道学习是什么,然后,一转眼就留在蒙奇家六年了。

    “呐呐,索隆,你很想睡觉吗?”

    走在前面很开心地左看右看的家伙,突然低头从下而上地仰望上来,一脸灿烂的笑容,一脸无辜的表情地发问。

    “哈。”

    “呐呐,索隆,我马上就十五岁了哦。”

    知道知道,我已经十八岁了。要不是我已经十八岁了说不定我还不会明白……不,那种事情,幸好现在还不是很明白。

    “过年完我们就走了吧。”某个完全不明白他现在左右上下完全不知道在飘什么的心情的家伙,一脸无所谓加非常高兴地如此说道。

    虽然他的心情还在左右上下完全不知道在飘什么,但是他的心却猛地荡漾了一下,然后稳住了。

    “嗯。”最后,他也只回答了他这么一个单音词。



    当然啦,最后,他被香克斯暴打了一顿,然后被丢去跟某个高人修行(至于是谁,他一点都不想提起),不得不与路飞分开。

    他始终只记得,香克斯在他耳旁的那句话:“虽然我认为不是很需要,但是——”然后,就是笑着很爽快地将他暴打得必须睡上三天三夜才能动弹。

    蒙奇•D•路飞,要与他一起旅行,那便是必须的。

    他是明白的。



    而启程去修行的前一夜,嘻嘻笑着的路飞推门而入,扑着抱上来,随之同时的还有这一根不知什么材质的“L”项链。



    ——————上帝视角完毕——————


    嘛~~

    L亲的乱入完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