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05

    若月色0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27.html

    ——继续上帝视角一下——

    “要去跟朋友告别……呵~”黑发的女子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手托着下巴,轻轻地笑着,“真是好呢。”
    朋友……
    曾几何时也曾经有过呢……
    弗兰奇……


    ————这里是无趣的正文的分割线——————

    那实在是一个混乱的夜晚,吃到一半,突然桌子被掀翻了,明晃晃的刀还有刺耳的子弹声。几乎是下意识地,抽出了藏在手腕处的小刀飞射出去,而那个袭击者却更快地攻击了过来,从来也未曾顾及过平民百姓地扫射。

    姐姐已经先行一步将现场能够迷倒的人都弄晕了在地,抓住我的手往空地逃去。至于路飞那个家伙,愣住了一秒钟之后,便是怒气勃发,直接冲上去,赤手空拳地跟袭击者之一打了起来。

    袭击者之一用刀,我只匆匆一瞥间,人已经被带出去很远。

    等我们解决掉袭击者之二再次回到那个现场之时,路飞趴在索隆的怀里,见到我们来微微抬了头嘻嘻一笑,手臂上有明显的伤口跟血迹被胡乱地包扎了,是索隆按住他没有让他乱动。

    “回去吧。”索隆神色不是十分的好,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与那错对看了一眼,彼此都有些无奈。原本以为,罗宾师傅的到来只是警告。我们一直搞不明白她的立场与心思,没想到那些人会来得这样快。我们从来都是躲藏,一次也没有正面与他们对上过,这一次——


    但凡一般的超过五人以上的结构严密的组织都有名字,我所在的组织也有,名字就是组织。与政府的关系密切,在政府的默许下,进行暗杀窃取情报等等工作同时有高额的报酬。这个组织的成员一般都是从婴儿开始培养,强大的精神洗礼之后的控制,就是为了组织生为了组织死毫无怨言没有自我……

    我与那错知晓彼此是姐妹是在我六岁,姐姐八岁那年,某次检测里。

    “哎呀呀,真是奇葩呢,居然是亲生姐妹。”那个黑色的女子眯眼笑起来的时候,妩媚极了,总有股谜一样的氤氲味道环绕左右,“可惜的是,都要死在这里了呢。”

    就是在那一刻里,我生出了要逃跑的念头。

    因为有了血缘关系的依仗,因为不是一个人所以没有办法无所谓。

    而逃跑者,因为知道的东西太多,必须被抹杀。从一开始就明白了,也许有一天就会死在组织里其他人手里,但是还是想着自由地去死。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颠簸,也过了那么些年算起来还可以的生活。

    只是,如今这种日子要到头了吧。



    “就是有人要杀死你们不让你们活着就是了!”路飞一口下结论。

    “呃……是这样没错。”我有些迟疑。

    “我可不想若林死,也不想那错死。那么,就只好把对方揍飞
    了!”

    “可是路飞你没听明白我说的话吗?对方可是政府默许的可以杀人的组织!怎么可以……”虽然路飞的话让我很暖很窝心,但是,绝对不可以!之前也抱了侥幸的心态,结果居然牵扯了无辜的路飞,就知道那里完全没有变化。明明知道,但还是期待着,这样的自己也还真是不干不脆。

    “那又有什么关系!那种地方根本没有必要存在!”

    “路飞!你不要冲动!”我急了,站起来,尖声叫道,手甚至还拍在了桌子上。放在桌上的果盘晃动,一个红苹果滴溜溜地掉了下去滚了出去。

    有那么一段时间的静默。

    “若林有若林的想法,但是,我也有想要做的事情呢。”那个家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苹果,随便地在衣服上擦了擦,咔嚓咔嚓地啃起来。略低着头,只看到光在他脸上滑下深深的阴影,他说这话的语气让我顿时觉得空气凝滞起来,“我要把那个家伙揍飞!”

    “走了,索隆。”

    “嗯。”一直沉默不语的三刀流剑客应道,很自然地跟在率先走出去并且一边做着准备活动的家伙身后。

    被越过去的时候,我清晰地听到了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清亮清亮的。有许多许多的画面刷地迎面而来,又拖曳着尾巴离去。我的眼睛越睁越大,瞪到眼角几乎裂开。有许多许多的奇怪的情绪涌上来,在那一瞬间里,我突然明白了路飞的想法,也明白,那是不可阻止的。

    “路飞!”我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朝那个家伙吼道。

    “嗯?”那个家伙停住了脚步,微侧了头。

    “我们……”我努力的压抑自己,结果声音还是变得沙哑,“我们……我们是朋友吗?路飞。”

    “啊嗯。”

    “那么、那么……拜托你了,请让我们一起战斗!”
    虽然不赞同,但是也不想你一个人去冒险。你这个笨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可是那么认真——


    虽然结成了战时联盟,实际上完全没有头绪,便作出了先好好地大吃大喝一顿后再去到那总BOSS的老巢,干脆点搅个天翻地覆。
    那错与路飞欢天喜地地围着香吉士的烤炉,吃得学得很开心。

    在那些热闹里,我端着杯子拿着装满食物的盘子,有些近乎无措的情绪在蔓延,让我忍不住要一个人在角落里。

    “喂!”有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是索隆。

    我努力地笑了笑。猛然地想起,是多久以前与蒙奇•D•路飞的初遇的那个晚上,我那样笑着,一切都不在心上。而如今,却再也没有办法露出那样没有任何含义的笑。

    “你其实也是用剑的吧。”那个家伙却完全没有在意我内心里复杂得让我异样的情绪,径直开口问道,直接得很。

    不过也对,走直路都会迷路的家伙你能期待他婉转还不如期待明天太阳从西边出来。

    “你不会想帮我们的不是吗?”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因为那个家伙想帮你们。”他以非常轻描淡写的态度说出这样生死相随的话,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然后苦笑。

    “没错,我是用剑的。一刀流,鬼岚。”

    他提了提剑柄,猛然地笑了一笑,“有机会好好打一场!”

    老实说,他笑起来的时候,比起不笑的时候真的相差很多。不笑的时候很像鬼,或者与“鬼”意思相近的名词。生人勿近,近了必死。就是这种感觉。但是,在路飞身边的他,那种冰冷气息全部不见,放松得很,不经意间就会有温柔样的错觉笑容出现。但是,那种笑容从未给予过其他人,也不算,是不曾给我与那错过,对乌索普、对香吉士、对艾斯他们,他的神情也较为放松,虽然还是不太笑,但是至少比较像个人。

    在我怔愣之时,索隆已经走开去,离那一团吵闹更加近的距离范围里,安静地喝酒。

    我猛地拿手捂住了嘴,“就算、就算是因为路飞的缘故,我也不会感激你而接受你的混蛋家伙!什么因为他想帮你们,我就知道你对路飞心怀不轨!绝对是心怀不轨!”其实是已经确定了,只是不甘心而已!

    可是、可是——好喜悦呢。

    ++++++++++++++++++++++++++++++++++++++++++++

    请大家一定要相信,其实小乌我……因为被加班折磨得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不知道啊哈哈……

    >_<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