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09

    奇谈之风诗(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24.html

      ──仅以此文来纪念那飞逝的08年──
      ──在四月的时候,天刚转热,我遇见了你。──
      
      
      一
      
      
      [他要来了……]
      就算迟钝如索隆,也感觉到了风中传来如此令人蠢蠢欲动的消息,妖怪们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争相转告这个消息,带有让他莫名的欣喜和期待。
      然而,确定这一消息却是一场意外。
      
      
      只是路过此地,而後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与盘踞称霸的名叫蒙卡的单手与斧头共生的妖怪发生了争斗,以断掉两把剑的代价换取了不必死去,却也不得不停下了旅行的脚步。
      三刀流剑客──索隆自我这麽肯定──没想外界早已为他取了个“魔兽”的称号──只有一把刀可不行,抱著这麽单纯的念头拜访了城里的工匠,并且理所当然地住在了原本是蒙卡──被索隆打败後就灰溜溜地跑了──所在的山府,等待著工匠所言一个月後刀剑完铸日的到来。
      第一天,山府门口有一堆──准确来说,是很大一堆的食物──虽然没有明言,索隆直觉地知道,那是在这一代活动的妖怪们的献礼。味道还不错,不用自己去寻找食物,便可以多很多时间修炼,索隆也就默认了这一种讨好方式。
      自身没有自觉,偏偏已经成为了既蒙卡──後来索隆才知道那是怎样一个不讨喜的家夥,而他也在那一战之後,成为了相同的存在这一令他皱眉不已的事实──之後的这一代的最强妖怪,也就是统治者。
      时间过得让人焦躁的缓慢,寒冷的空气刚过,白雪皑皑的景象攸地换上了粉色如云霞凑在枝头的繁华场景。
      索隆照例地在锻炼完後,奔向後院里的瀑布下预备来一场洗浴。
      山府不算广阔,但是很大。打理得很漂亮的花园,假山溪流还有拱桥,樱树植满了一院,以及外面精致内里奢华的和室。房屋靠著山,有一股瀑布由山上直冲而下。
      索隆走到瀑布之前就察觉到了,崖边有其他人──或者说,妖怪。小小的一只,褐色的小巧的耳朵露在此时翠绿非常的灌木丛之上,大约是透过灌木丛之间的缝隙在偷窥著自己。
      如果他一直那麽安静,索隆也就当作什麽都没看到。对方却好似特意来挑衅,在索隆站定在瀑布下,预备开始冲洗之时,一大块的石头从天而降──准头不好,落在了离他至少有七步距离之外。
      反正是小孩子的恶作剧。索隆如此想。
      砰!紧接著就是第二块大石头,这次有进步了,在距离他五步之外。
      然後是第三块,第四块,第五块。
      距离总是差了那麽三步。
      索隆朝那个方向跨了一步,正准备跨第二步。
      灌木丛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然後一张稚嫩的说不定还可以被形容为可爱的脸露了出来。那脸上有强装的镇定和凶恶,然後他握紧拳头,视死如归地吼出了一句:“你别太嚣张!他就要来了!他会为我报仇的!”
      = =/////索隆额头垂下一排黑线。
      其实,他只是想缩短距离让他砸中收工回家而已,天色已晚了。
      
      
      +++++++++++++++++++++++++++++++++
      
      
      其实我有些厌恶没有写完就放出来。只是,如果不放出来,说不定会在我的电脑里发霉然后被我遗忘。我果然是任性的人。

           ><这一次,想写阴阳师,想写得不得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