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2

    若月色0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18.html

    ————我是为了讲故事而不得不产生的分割线————


    “路飞,他们有点不对。”

    一群又一群从他们冲进来后,就不停地出现,眼神呆滞,动作算得上利落,仔细看又会发觉有点僵硬。

    “嗯。”又打飞一人,路飞的声音有点低沉。

    “怎么没完没了!”索隆又是一个“三十六烦恼风”,瞬时,那些蜂拥上来的人飞溅出去,隐约见了血,起身,一句:“用刀背砍的,死不了人。”

    “啊啊啊啊啊——果然还是揍飞那个混蛋啊!”路飞突然叫了一句,一个拳头过后,一下子飞奔走掉了。

    一滴汗从索隆额头滑下,索隆上前将那些人缠住,内心里还是忍不住念了一句:“混蛋你走那么快知道方向么?!”——索隆,
    原来你也晓得方向这回事啊。

    而飞奔出去的路飞正走入一个小房间里,他把手掌搭在额头,“这里是哪里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左手拳!!!!”

    “哎呀呀——”路飞就地一滚,“吓死我了,这一拳可真够呛的!”路飞一边从碎片堆里爬出来,一边表情很无所谓地说道。

    “小子身手还蛮灵活的啊!”

    路飞转头,下巴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啊!变态!”眼前的人,身高达两米,飞机头,蓝色的,花衬衫没扣扣子,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

    那个人伸手将戴着的墨镜推开一点,笑出洁白的牙齿,“小子你眼光不错嘛!知道我是变态!”

    “我又没有夸奖你。”

    “你小子不是这里的人吧?”那个家伙选择性地忽略路飞的话,径直问道。

    “不是。”路飞边说边往外走。

    “喂!你小子,要是撞见了一个叫妮可•罗宾的女人,记得不能动手!”

    路飞已经拐个弯,转出去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听到没有。

    而这一厢,变态的飞机头捂着肚子坐下了,“真TMD混蛋,老子闹得时间太长了。”的确是有点长,一天一夜了。

    而一个人偷跑的那错童鞋,她原本是看到路飞冲进去了,索隆跟进去了,于是她也忍不住跟了进来,但是——

    “那两个家伙也太嚣张了吧!居然这么大摇大摆,还专门往守卫做多的地方去。”

    于是,她摇了摇头,先去其他的地方把守卫放倒先。

    然而她刚转身,一道黑色的影子到了她的身后,冰凉的触感贴住了她的脖子。有人轻轻地笑着,“欢迎回来,毒姐姐。听说,你们带来了很不错的客人呢。”


    ————————我是摸鱼摸不下去的分割线——————

    正文感觉上越来越无聊啊啊……
    >_<~~~

    “什么嘛~”我嘟囔了一句,却没有再说下去地靠在一侧。乌索普的伤,是因为直面那一拳而造成的,丢着他一个人在某处,终究不太安稳,可带着他前行又过于冒险——总之,现在只能停在这里了。

    被香吉士踢飞出去的变态,很快地爬了起来,是在妮可•罗宾缚住香吉士之时。在我警戒的时候,飞机头变态一蹦而起地朝暗处的人去,居然就这么地追着师傅去了。

    “妮可•罗宾!!!!”

    我倒是松了一口气。

    香吉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一旁,点了一支烟,呼出一口气,“若林小姐,女人的什么行为都是可以原谅的呢。”

    “我不是那种会纠缠不放的女人呢。”我如此地吐槽道。

    闻言,他轻轻地笑起来。

    而乌索普在四十分钟后醒了过来,二话不说地继续向前——老实说,他是吧在香吉士的大腿上往前奔的。香吉士一边怒吼:“死开!长鼻子!!!”实际上却是随他去了。

    而另外一边。

    “那错!!!”

    索隆的表情冷凝,一身的血,宛如修罗。

    “哈哈哈哈——蒙奇•D•路飞!来吧,为了你的同伴,成为我的筹码吧!!!!”

    “混蛋!!!”骂着,就这么冲了进去。

    此时,他们二人已经到了地下第二层。

    留下来的索隆,瞪着前面一片的黑暗,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来。(千万别觉得突兀啊,这个可是现代文!!!)

    画面转回来。

    “喂!若林。”

    “什么?”我们仍旧在第一层,目前是穿过无数倒在地上的人的
    身体,往前而行。

    “那错小姐被抓了。”

    我愣了一下,突然笑了,“放心,姐姐不是不会反抗的人。”


    那件事情过去了大约一个星期,蒙奇家突然来了两位客人。那会儿,恰巧快要到期末考试。路飞是完全无所谓啦——考试什么的,是什么呢?——这样的态度。

    乌索普就很认真了,他受伤在蒙奇家的期间,他的漂亮女朋友来过一次。隔着窗子,远远地看了一眼。

    因为其他人都不擅长应付女孩子的缘故,香吉士则去弄晚餐了,所以由我来招呼她。我以为她是要看乌索普的,正准备带着她推门而入,她却阻止了我,还让我轻声些。

    “他会不高兴的。”对于我疑惑的眼神,她这样子就算是解释了。

    可雅真是个温柔的女孩子,乌索普那个家伙,也就这一点最让人嫉妒了。

    之后,香吉士得知可雅来过,这样子说道,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在注意着大吃大喝的路飞。

    那另外的不速之客,是我的师父妮可•罗宾,还有飞机头变态,他说他的名字是弗兰奇,机械改造师,是什么都能改造,最能改造的是武器的改造师。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呢。”师傅在喝着咖啡的时候,如此笑着说道。

    话说的很是轻描淡写,确实没有任何死亡,但是损伤是很难免的。我肩上受了一枪,因为被偷袭。到底是刀比枪快地拿下了。姐姐果然是佯装被擒,她毁了地下第三层,电脑全部中毒扫光。研究室什么的训练室什么的,全部都弄毁了。香吉士与那错一组,乌索普则拼命地活命。我与索隆路飞是战斗员,与第二层与BOSS打。

    姐姐的感情比我更为强烈,虽然平时嘻嘻哈哈,但是我知道那只是表象罢了。

    不过,现在的她可是真正地无忧无虑地笑着了,我也很高兴。

    那一战里——

    让我记忆深刻到现在的是——

    路飞与总教官的打斗。

    那时,我到达的时候,路飞已经受伤。



    “路飞!!!!!!”
    我怒极,当下刀出鞘便冲上去,然而有人比我更快地进行一个大斩杀。是索隆!一口气干掉那个家伙!我抱着这样的念头,脚下不停地往目标而去,却被人挡住。鲜血从肩头滑落流了一身,直到此时我才惊觉——这个家伙,他好单薄!
    “别妨碍索隆,若林。”

    他的声音低沉而冷,我不由得一僵,几乎忍不住要骂出声来。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到底在讲究什么?
    ——别妨碍索隆,若林。——
    我终究是,退在了一侧,盯着正在打斗的两人。
    咬牙切齿的同时,心中一片苦涩。

    “基本上处理好了,但是伤口的范围太大,长时间内,都没法动弹了吧。”
    拉门被拉开,高大得近乎猩猩的家伙——蒙奇家的私人医生之首,托尼托尼•乔巴——他走了出来,这么对等在外面的我说道。
    “谢谢。”
    “你不进去?”他看着我,好奇地问道。
    我有些疲惫,透过门缝,可以看到路飞那个家伙就睡在里面,与索隆一起。那个家伙的伤也不轻,非要两个人一起。我按了按眉心,“不用了。”
    “好好休息吧,你身上的伤虽然不重,但还是伤患。”
    “知道了,乔巴医生。”

    尾声

    那些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如今我已经大学三年级,而路飞也进入了大学一年级。我总是想,那个家伙什么时候会走,然后为这种想法莫名地不高兴起来。

    索隆因为伤势过重而修养了整整三个月,而后,再次地进入了魔
    鬼训练。

    蒙奇•D•路飞不是普通人,他不可能普普通通地过完这一生。作为最接近他的人,自然——

    我摇摇头,展开手指。厚茧还在,然而指甲被修成了漂亮的椭圆,还涂上了粉色的指甲油。如今的我,与其他任何一个普通大学女生没有什么不同。

    那错也开始进入社会,开始打工。她最喜欢饭店了,可惜别人只想让她去做公关,气得她差点让一饭店的人拉肚子个一天一夜之类的,但最后作罢了。

    “总会有那么一点半点不如意,赖在家里确实能安全地过,但是会错过很多好玩的东西。冒险什么的,就是有危险有挑战才好玩。”

    那天之后,那错这么跟我说。

    受影响最深的,就是她了。路飞那个家伙,真的是——影响力太大了。

    不过,我自己不也是。

    想到这里,我轻轻地笑了起来,猛然听到身侧传来细细的声响,抬头侧看去,乌索普那个家伙站在楼下挥舞着双手跳跃着。我也举起了手,正要示意,突然——

    “若林~!若林~~~!下来啊!若林~~~~~!”某个大嗓门朝着这栋楼喊着,那声音大得都有回音了。

    = =///////

    好了,我啥也不用做了。


    等到了蒙奇家,我才发现,原来大家都在。那错、索隆、香吉士、罗宾、弗兰奇、娜美、甚至连乔巴都在。

    见到我进来,那错起身,却又坐下了。

    其他人倒是一副笑意盎然的样子,除了索隆的样子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我才好奇地开口问,在我后面的路飞已经从我身后一奔而出,没等他开口,香吉士就笑眯眯地捧出一盘饼干递给
    他,同时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准备去旅行了。”

    “旅行?”

    “是啊!我们要去环游世界!若林,你要不要一起来?”路飞那个家伙啃着饼干,同时问我。

    环游世界……跟大家一起?

    我顿时茫然了起来,下意识地看向那错。那错却以同样的眼神回应我,我又看向其他人。

    他们在吃吃喝喝,甚至开始讨论环游世界的时候要做些什么,玩些什么了。

    “什么时候走?”

    “啊,吃完这一顿就走。混蛋!不要吃那么快!先喝奶茶。”香
    吉士拍飞路飞继续拿饼干的手,塞给他一杯奶茶,回头笑着对我
    说道。


    “怎么……怎么这么快?”

    胸口一下子变得空荡荡,我一时不能适应地弯下了腰。

    “嗯啊,既然都决定了,而且哥哥跟香克斯都没有反对,自然就马上出发了!”是路飞那个家伙,非常兴高采烈的声音。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发觉喉咙好像堵了什么一样,梗得我发不出声音来,只是点了点头。

    “先坐下来,喝杯奶茶吧。”香吉士似乎看出了什么,这样建议道。

    也没有别的什么了……虽然早就知道这么一天会到来,可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我却发现——很难受,很不能接受。

    “呐,路飞。”我叫了一声,察觉到他视线扫过来,才继续说道:“我从小就没有过普通的生活,然后,梦想就是,从此像个平凡一样过完这一辈子。我一直觉得,家里有父母有姐妹们,吵吵闹闹什么的,还有朋友们一起逛街什么的,偶尔有吵架,但是很快地道歉和好,那样的人生,才是人生。”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了,周围忽然变得很安静,安静到我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在空气传播着。

    我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说着,听着自己放大了的呼吸声,觉得有什么压着压着,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离开什么的,分离什么的,从此再也不见什么的——

    我脑袋一团糟糕,但是,我还是缓慢地把我要表达的想法说出来了,然后,像等待最后的审判般屏住了呼吸。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路飞拿手在我头上压了一压,然后抬头对着我灿然一笑,露出洁白洁白的牙齿,“那以后你经常来找我们玩就是了!”

    原本是没想哭的,抱着“这大约就是最后的见面了”的念头的我,一直没有想哭的,但是在他说出这句话后,我的眼泪刷地一下落了下来。我捂住嘴,用力地点头,“嗯嗯。”

    以后、以后——

    ——还能见面呢——



    那之后的第三年,听说他们在某雪之国停留,似乎要停一个月这个样子。那错听到这个消息后很高兴地跑来找我,“呐呐,若林~工作丢一边嘛~我们去找路飞。”

    此时的一切都很正常,我留了长头发,还弄卷了,当然没有上妆——我觉得,那还是不太适合我——我向来喜欢干净利落些的。那错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对着镜子整理衣领,准备上班。听到她这样说,我突然很想念那个笑得一脸没心没肺的家伙,于是也笑着回答道:“好啊!”

    我们首先见到了香吉士、娜美、乌索普、乔巴以及罗宾弗兰奇夫妇。在深夜,朴素但温馨的小旅馆里,桌子上仍旧摆放着冒着热气的饭菜。香吉士靠着熊熊燃着的火的壁炉旁边,吸烟。侧着脸,看不清楚表情。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头来,挑眉而笑。

    “哟~那错小姐!若林小姐!你们来了!”

    我露出笑容,“好久不见了,香吉士。”

    那错也笑着招手,然后奔到餐桌边上,盛汤喝一口,然后竖起大拇指,“赞~!”

    “小姐们的行李就由我带到楼上去了。”香吉士捻熄了烟,走过来,接过我们的行李,“小姐们慢用。另外,你们的房间在606室。”

    我环顾了一周,没有看到大家,便问:“他们睡了?”

    “嗯。”香吉士回头笑了笑,便上了楼。

    我与那错相视对看了一眼,突然齐齐皱了皱鼻子,齐声道:“这么多食物——还这么安静!我敢就这么下结论,路飞那小子肯定不在!”再对看一眼,又齐声道:“所以,香吉士寂寞了啊哈哈~!”

    之后,在香吉士的口中,我们得知某个笨蛋,以及笨蛋之二两个笨蛋家伙去这里最高的雪山找雪人去了。

    我的脑海里立马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路飞一脸兴奋,“索隆!听说雪山上有雪人!是真正的会说话会走动的雪人哦!好厉害啊!我们一起去找雪人吧!”

    索隆一脸无奈,“哈?那种东西只是传说而已吧。”

    路飞那个家伙一脸坚定,“绝对有雪人!大叔说有就是有!”

    大眼睛瞪小眼睛,然后小眼睛认输了。

    “知道了,还不快走。”

    然后,大概毫无悬念地,两个人都迷路了吧——



    再之后,等了一日,等不下去了,我们一行人分方向上山找人。
    我与那错在半山腰之下的山谷里的大树下找到了他们。两个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深紫色的那一位将大衣敞开将红色的那一位抱在怀里,紧紧箍住,靠在树干上,睡得很安然。

    那时,已近中午,太阳却似刚升起来般,斜斜地映照着这一方。
    阳光落在他们身上,很美好,一如既往。



    ——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若月色后记 2009-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