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7

    乐之声之初遇篇 - [乐之声[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802.html

      乐之声
      
      乌苏13
      
      索隆是钢琴手。
      帝北音乐学院连续换掉三个导师的不良大学生,独自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的一栋旧公寓楼里的第三层,304室。
      房子老旧了,扶手是木质的,螺丝钉松动了,扶上去就会歪一下,带动螺丝钉轻轻响一声。
      索隆每次回来都是扶著楼梯的扶手上去,一路听著那不算刺耳的吱咯声响,竟在别人眼中成为“不可理喻”的怪癖。
      另外,他每天都在家里练习超过五个小时,之所以除了第一次外没有人来抗议,根本原因在於他长了一张凶恶的脸。
      尽管长著一张凶恶的脸,以至於连附近的流氓都绕道走,可并不妨碍他每天三点一线的单纯日子。学校──酒吧──公寓。如果忽视掉中间那个看似不良名词──酒吧,索隆真的是一个洁白得不得了的大学一年级生。
      这天,他照旧背著电子琴往酒吧而去。
      
      “踏踏踏踏──”一个火红色的身影从他旁边大踏步地经过。
      [你的钢琴太过於注重技巧了,完全不行!完全不行!]
      切~~~~臭老头知道些什麽……
      “踏踏踏踏──”又是火红色的身影从对面而来擦身而过。
      [要柔软些……索隆,你也许可以去谈一场恋爱。]
      该死的臭老头,这算是什麽建议啊──
      “踏踏踏踏──”火红色的身影──
      “喂!”鬼使神差,真的是鬼使神差,索隆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臂。
      如果在当时,索隆有预见因为他这“一抓”而使他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且从此以後麻烦不断差点变成某个人的保姆的话,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进行那“一抓”的。
      当然这时的索隆并没有预见未来的惨状,相反,他还算得上热情,也许该说是莫名的兴奋(?),总之,他说:“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那个人倒是一个奇异的人,被抓著手臂,身体往後倒,脚下却往蹭地往前走──
      然後,在索隆问出那句话後,被他砰地压跌在了地上。
      
      “对不起。”
      嘴里说著抱歉的话,却一脸的笑容,还好奇地四处张望,恼怒得索隆差点又是一拳往他的脑门上而去。但是,索隆最终忍住了,还一本正经地问:“说吧,你找我什麽事?”
      面前的明显是一个高中生少年,一头黑色的利落的短发,看起来就觉得很柔软顺滑。大大的眼睛没心没肺的笑容,奇异的是他左眼下居然有三道痕迹,看起来像是刀伤。那个家夥跌在他身上就算了,他居然就那麽坐在他的肚皮上,“啊咧?啊咧?这里是哪里?刚刚我怎麽了?”地自言自语起来,真是气死他了,起身就是一拳下去。
      被揍的人却抱著脑袋惊叫起来,“啊!绿色头发!三个耳环!绿色的电子琴包──罗罗诺亚•索隆!原来你在这里啊?!害我找半天……”
      刚刚是谁三番两次地经过啊喂!
      弄不清楚他找自己有什麽事情,但是立在大街上也不是个办法,反正打工的时间快到了索性就带他到了打工的场所──
      当然,没有预知能力的索隆并不知道这是他翻的第二个不可挽回的错误,从此他的人生朝向另外一条道路的转折点之二。
      “哇哇──好厉害啊!!!!”
      一抬眼,那个家夥就蹲在吧台前看著这里的调酒师正在进行的花式调酒。索隆只觉得一头黑线垂挂而下,嘛,随他去了。
      天色渐暗,人们开始走进这间酒吧,索隆把酒杯往吧台上一放,提著电子琴往靠右侧的小小舞台而去。
      
      那上面已经有四个人,主唱是一个留著短发染成蓝色的女孩子,今天依旧穿著露出一截腹部的短袖T恤,画著很浓的烟熏妆,耳朵上挂著一整排的耳环。她还弹得一手好吉他,队伍里还有一个吉他手,一个鼓手,另外还有一个贝司手。三个都是男的,算不上十分叛逆,因为头发没有染得五颜六色。
      他们见到索隆过来,也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而後由离他最近的鼓手递了一叠的谱过来。他将电子琴拿出来摆在架子上,开始试音。
      演出十分锺後开始。
      
      说起来,索隆的第一志向并非钢琴。
      好像是其他的比如武术方面的梦想来著,隔壁家的女孩子古伊娜整天叮叮咚咚地吵闹,让他生气地去找她单挑。
      古伊娜说好,然後又说要比就比钢琴,打架什麽的她可不擅长。
      索隆当然说不出他完全不知道什麽是钢琴这种话,约定了一个星期後比赛,输了的人就闭上嘴。
      没有悬念,尽管闹著母亲带著他去学了钢琴,但是一个星期的成果就是──被打败得落花流水。
      索隆小小的男子汉自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不就是钢琴嘛,他一定可以打败古伊娜的!
      然而,还没有等到他打败她,她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之後的之後,就是索隆考上了音乐学院。
      
      那麽想的时候,一个恍神,手底下就错了一个音。
      但是没人察觉。
      只不过是错了一个音而已。
      唱歌的继续唱著歇斯底里的歌词,吉他音还在继续,鼓手也没有停止。而舞台下面,人们依旧热闹著。
      
      中场休息点歌的时候,索隆有些意兴阑珊,而後眼前出现了一杯酒。那杯子,的确是他上台之前丢在吧台上的没错,红衣黑发的少年眯眼笑出洁白的牙齿。
      索隆错愕了一瞬,面无表情地接过酒杯喝,下一秒锺,酒被喷射出来。
      那个家夥笑得一脸灿烂地说:“刚刚转调的时候错了一个音啊,索隆。”完全是一副“你也太不应该了吧”的架势。
      “你会弹钢琴?”
      “不会啊!”少年干脆地回答。
      “为什麽你对你不会的东西说得那麽自然和肯定啊!”
      “喂!索隆,你来做我的夥伴吧!”完全就是肯定句啊!
      
      当下索隆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他的,然後,那个人开始自我介绍,“我是蒙奇•D•路飞,是发誓要成为世界一流指挥家的男人!”然後双眼放光,“索隆的钢琴真是不错啊!索隆的梦想是什麽?”
      “世界一流的钢琴家。”
      索隆後来想,他的梦想什麽的有必要告诉这个家夥吗?而且,在那个家夥问:“你的电子琴很不错,一直有好好保养吧?”
      “当然,那可是我最重要的物品。”马上就这麽回答了。
      “哦~~~~这样啊!”
      当时的索隆并没有意识到那个笑得牙齿洁白非常灿烂的家夥拖长的那一声“哦~~~~~”意味实在深长,因为他马上就开始第二场的演出了。
      这一次,不知道为什麽,他下意识里就尽了全力。
      全心全意地弹钢琴。
      在这个,也许就只有一个人在认真听的喧闹的酒吧里。
      
      因为沈浸在这种莫名奇妙的情绪中间,索隆自然也不知道,在他专心致志弹著曲子的时候,那个叫蒙奇•D•路飞的少年用他单纯的脑袋瓜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那就是,绑架索隆的重要的电子琴。如果他不答应成为他的夥伴,就不把那电子琴还给他。
      路飞为自己想到了这麽好的一个主意而嘿嘿嘿嘿地笑起来。
      
      酒吧是四点打烊,他们乐队的演出到12点为止,因为索隆第二天学校还有课。
      “呐呐,索隆,做我的夥伴吧?”一路上,那个少年还不停地聒噪。
      索隆径自沈默不语。
      这一路说一边走,不知不觉就到了一处颇为幽暗之处。
      “好吧,我决定了。”
      索隆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决定?决定啥?就听得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不过数秒时间,两个人就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团团围住。
      然後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阴影里缓慢地走出来,手里巨大的斧头十分吓人。
      索隆倒是笑起来,颇为邪气,“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前些日子落荒而逃的斧头兄弟啊……”
      这句话顿时让对面本来有些得意之色的人,脸色阴沈得难看起来。
      
      说起蒙卡与索隆之间的仇怨,铺垫什麽的就要延续到索隆还没有冲上去跟古伊娜挑战之前。
      而在说这些之前,就必须得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恶人脸其实是天生的。於是,在恶人脸还很小的时候,他是经常被──那些看不惯或者说看不爽他这张恶人脸的人──欺负。
      索隆年纪小小便在他们那个小区打出了名气,也不过就是打架照三餐,没事干就加餐,一天五六顿,这样子得来的。
      小的时候,大家都用拳头说话,长大了有的人用刀子,索隆也不甘受制地拿起了……棒球棍。那棍子跟电子琴放在一起,斜背在背上。要用的时候,抽出来,极为方便。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用品……啊,扯远了,拉回来。
      总之,就是前些天,具体是前多少天索隆已经不记得了,那天晚上他表演完毕一个人走回家,走了半天还没有到家,结果还走饿了。正巧,有看到三更半夜还没收摊的面粉店,坐下就喊了一句:“老板,来三碗大碗牛肉粉!”
      店铺里一片寂静,然後,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小子!别多管闲事!”
      索隆抬头一看,店铺里站著七八个一看就是流氓样的家夥,为首的显然是那个正抓著人家小姑娘下巴的……斧头男。至於那架势到底是什麽架势,索隆没有时间细想,因为他实在是太饿了。今天怎麽走了那麽久还没有走到家……这样的疑惑一闪而过,他问那个女孩子,“喂!你会煮粉吧?”
      那个女孩子瑟缩地点了点头。
      “那就行了!”索隆轻轻地把装著电子琴的绿包包放在桌子底下,伸脚把椅子踢过来挡住,“不要妨碍我吃饭啊!”
      
      虽然说见义勇为那种词语离索隆还是比较远的,那天晚上的行为估计也是可以用这个词语来形容的。当然,索隆自己的解释是──实在饿得不行了的人总会作出那麽一件两件奇怪的事情。
      而在他回想的过程中,身边那个突然就变得沈默的少年突然就开口说了 一句:“大叔!我说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原来你搬来这边了啊!”笑容很灿烂,非常的灿烂。
      然後,索隆就看到对面的斧头男的脸色可以用地狱十八层的黑暗来说,咬牙切齿的声音:“蒙奇•D•路飞!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
      “哈哈……有趣!”
      在那群人人人都拿出刀子来,扑上来的时候,索隆听到身边的那个家夥这麽说道。
      到底哪里有趣了啊混蛋!
      紧接著,就眼睁睁地看著他面对面地冲入了那群持刀的人群里,索隆咒骂了一句,护住了他的後背。
      
      後来的时候,不小心路过且看完全场打架的胆小鬼长鼻子乌索普曾经这样子跳脚地吐槽:“打架的那一次你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吧绝对是第一次见面吧?”
      索隆也暗暗吃惊自己与对方合作的默契程度,而在对方回头嘻嘻一笑的时候,也忍不住就是一个笑容。那笑容里,颇有得意的味道。
      这场打斗没持续多久,没剩下几个人了,斧头男也才冲入了战团,路飞跟他打得很开心,嘻嘻哈哈地灵敏地躲闪,结果眼角余光就看到之前被打倒在地的某个家夥恰巧醒过来,举著刀就往索隆的背上砍去。
      路飞在那一瞬间就没有再想到他正在跟斧头男打,而是一拳将那人击飞,硬生生地挨了斧头男一拳──斧头男的斧头早被路飞踢飞不知道何处了。
      当然,如果只是这一点,索隆相信他只会是觉得欠了这个小子一个人情,有机会还上便是了。
      除了这一个危机,还有一个危机,那就是索隆背上来不及放置到安全地方的电子琴差点被最开始参战进来的斧头男劈一斧头,就是那一下,路飞用力地将斧头踢飞出去的。
      代价是──腿上被划了一个口子,血瞬间就将衣服给弄湿了。
      “白痴啊你!”
      “那可是你重要的物品。”
      那句话,几乎在索隆的一生里不停地回响著。
      
      因为打败了斧头男一行人,在熟识──路飞熟识的医生乔巴的细心包扎後,两个人决定要开展一场庆祝会。
      地点── “我家离这里不远。”索隆如此说。
      於是两个人欢乐,不对,是路飞很欢乐地勾搭上了比他高一个头的索隆的肩膀,哼著不知名的且调子乱七八糟的歌曲往索隆的家进发了。
      
      一个人大口大口地吃肉吃青菜吞面吞饺子等等等等食物,另外一个大口大口地喝酒,好像是到中途的时候,那个话题开始。
      “那电子琴其实我好朋友古伊娜的。”
      “嗯嗯。”在吞咽的同时,头拼命地点著。
      “那个家夥的梦想就是成为世界一流的钢琴家,然後到世界各地演奏。”索隆停顿了一下,“那个家夥现在却住在天国……”
      他原本可没有去酒吧之类的表演,参加钢琴大赛什麽,得到的评语永远都是──技术娴熟,感情不足。乐团什麽的,不过是一群自命清高的家夥喧嚣吵闹的地方。
      後来之所以答应了邀请,也不过是──反正都这样了,不如打发下时间。
      这边说著,那边就剧烈地咳嗽起来,手忙脚乱地抓起一个杯子就灌下去,下一秒就叫起来:“这是什麽啊!味道那麽奇怪──索隆你这个家夥,那不会是酒吧──这下──”
      索隆几乎是好笑地看著他。
      那个少年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後朝他走过来。
      
      那实在是说不上好看甚至唯美的画面,但是那一幕却一直停留在索隆的记忆里。
      因为喝了酒,脸颊稍显得红润的少年,一脚深一脚浅地向他走来。
      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凑近来。
      然後就是轻语的一句。
      “知道吗?能用双手弹出来的音乐,就是奇迹。”
      
      不过是一杯酒而已,那个笨蛋家夥就这麽软趴趴地倒下来。
      索隆顿时有些目瞪口呆,“喂喂”地叫了两声,结果得到了对方的呼噜声,实在有些无奈地将他一把抱起,走进卧室。手臂间的分量,出乎意料之外的轻,索隆的动作也越发的轻柔,盖上被子後,他并没有马上走开。
      “能用双手弹出来的音乐……就是奇迹吗?”他摸著路飞柔软的黑发,笑了声,“什麽逻辑嘛。”
      
      可他的神色那麽温柔。
      当然,第二天以面无表情地答应路飞的“成为我的夥伴”的邀请後,第二件事是,“我说,其他人在哪里?”
      “不知道。”
      他脸上的青筋可真是运动了个够。
      
      ──乐之声初遇篇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