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5

    There are[属于两个人]情人节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95.html

      There are
      ──只属於两个人
      
      
      管它是There are还是There be,总之,这是一篇现代架空文,没错,是乐之声的另外的一个版本,乐队版。因为情人节到了,某两只也该好好地甜蜜一番,所以忍不住写了这个。
      >_<所以,不管是There are还是There be,都只是属於他们两个人的……独一无二的默契。
      
      
      乌苏13
      
      
      在单曲发行後,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电视台电台活动,连平时避之唯恐不及的综艺娱乐节目也不得不参加,OP里负责表演的四人在经纪人宣布接下来的行程後大声地哀嚎起来。
      可经纪人娜美之所以被称为女王并非只是她长得漂亮身材魔鬼抓钱能力一流,如此而已,二话不说一人一个拳头,额头爆出青筋地说道:“你们这群混蛋还不快点准备出发了!”
      “啊~~~~~发怒的娜美桑也好可爱~~~~~”某个无节操的黄毛立马就投降了,双眼红心地扭动,一边二话不说地整理东西,顺便地踢了踢某两个背靠背假装什麽都没有听到睡觉的家夥,“给我起来两个混蛋家夥!没听到娜美小姐的吩咐吗?”
      不得已正坐起来的某个黑发红T恤的少年抓了抓散乱的头发,然後很严肃正经地说道:“我是负责人,所有的事务都应该我说了算!今天晚上就大肆地庆祝好了──”
      剩下的话被娜美一拳头打断,长相清丽的矩发少女一脸的黑暗,“你说什麽?负责人路飞大人?!”
      “马上就出发前往S电视台参加综艺宣传节目!”路飞捂著头顶的包包,正经严肃地回答。
      另外一边的绿发青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脸的“我还没有睡醒”地揉了揉眼睛,下一秒他却径自地提起了吉他和贝斯往门口走去。
      “喂!索隆!你一个人去哪?”长鼻子卷发的乌索普看到了连忙问。
      “不是说去S电视台参加综艺宣传节目吗?”被问到的那个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索隆你等一下,大家一起走!”娜美马上就从教训路飞中出来,对索隆说道,一边碎碎念,“你一个人走的话我们今天就什麽节目都不用上了。”
      “不用说了,那个家夥对他没有反向感这件事完全没有自觉的。”乌索普摆摆手,吐槽道。
      
      於是,在大家都在一团忙碌的时候,容作者我来插入一下有点无趣的题外话。
      OP是间演艺公司事务所的名字没错,它有点迷你,因为全部的工作人员加起来也不过是九个人。负责一切运作正事杂事的布鲁克先生和罗宾小姐、负责录音等一切方面的弗兰奇先生、经纪人娜美、营养师乔巴;负责唱歌的路飞──也就是这间事务所的名义上的老板大人、负责作曲的索隆──吉他手贝司手、负责全部人夥食的香吉士──钢琴手,以及负责写词的鼓手乌索普。他们四人组成的演出的乐队名称叫草帽乐团,一听就觉得……啊,那是什麽。
      然而自从一年前,草帽乐团在地下音乐世界第一次冒头演出之後,在九个月前出了第一张唱片後,再也没有人敢这麽想这个乐团。
      那真是了不得的乐队啊……变成了这样的评价。
      OP事务所在Greadline大街上一百五十八号,最繁华的一条街上,占地面积不广,设备却是应有尽有,同时配备员工宿舍。草帽乐团目前已经出了五张唱片,正是当红的炸子鸡。
      
      “咚咚”,吵闹的房门被敲了一下,然後门自动自发由外向里推开,黑发的优雅女子罗宾轻轻地拍了下手,“好了,车子已经备好了,各位出发吧!”
      “谢啦!”
      一行人鱼贯而出,路飞走出去後又退回来,“罗宾,晚上没有庆祝活动吗?”
      ”路飞才问完,脖子上就出现了一只手,那只手圈住路飞的脖子将他往外带,“好啦你小子,等节目完了我煮大餐给你吃!
      “真的吗?”眼睛闪闪发亮中。
      “真的真的。”
      “好!马上把节目参加完!”非常有干劲地冲到了最前面,冲到电梯旁,按下下楼键。
      “哼!”
      “绿藻头,你有什麽意见就说啊……”某个黄毛优雅地吞云吐雾,顺便不冷不热地说一句。
      某个被称为“绿藻头”的家夥却难得地没有跟那个“圈圈眉毛”斗嘴,而是听而不闻地走过去,跟上路飞。
      
      “哎呀,索隆那个家夥看起来好像心情不错啊。”掩上门,也跟著出来的罗宾笑眯眯地对走在她身边的娜美说道。
      “那是当然,因为今天要去参加的节目有哪个活动啊……”
      优雅的黑发女子顿时明了地微微笑起来,“是呢。”
      
      
      
      
      
      所谓的那个节目,就那种──背对著看板,由对面的人比划看板上的词语,由背对的那个人说出来的比赛。这些在整个娱乐界都算是有点名气了,因为──两点,草帽团的这两个人实
      
      在是太无厘头了,第二点就是那从来没有被打败过的记录。
      
      在开场的表演过後,照例进入了白痴的提问时间──这个时候就全权交给香吉士和乌索普了。路飞在旁边捣捣乱什麽的,索隆那个家夥又开始困了。
      
      而那一边花痴的女主持人在这个时候却插花一句:“不知道索隆先生在平日里有什麽喜好呢?”
      
      那边路飞欢乐地举手,“是睡觉!”
      
      香吉士与乌索普同时扶额,提醒道:“路飞,还没有到那个游戏环节啦!”
      
      路飞嘻嘻一笑,“啊……那又有什麽关系。”
      
      [看起来似乎是没有什麽关系啊……但是,路飞,你确定要在这一次把草帽海贼团的全部底全部形象都弄没了吗?那等下的……那个环节,草帽海贼团还剩下什麽可以给你毁的……]──>这是香吉士如今的内心活动没错,[不过,他看起来也太无聊了,既然想玩那就玩一玩吧……]
      
      “其实索隆平时最大的爱好是练习。”乌索普忍不住出声,顺便地撞了下正在激烈内心交战的香吉士,让他注意到站在幕後门口的一脸“敢让这次宣传活动变成幻灭形象就试试看──”的娜美。
      
      香吉士马上荡漾起温柔的笑,对著女主持人放电,“与其把视线放在那种完全没有品味气质的绿藻头上,不如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是说到这次大受欢迎的《HS》主题曲MV拍摄的……”
      
      乌索普偷偷地比出了个“V”,顺便瞪了路飞一眼──总之不老实的话晚上会没饭吃你自己考虑吧──
      
      
      
      这麽看起来的话,这一对根本就没有在上节目的架势啊──另外被暂时忽略的主持人之二──男性,在内心里如此吐槽道。不过,又不是第一次请草帽团来,本来每次都是自己掌握节奏,最後总是被他们牵著鼻子走──这样的经验,怎麽说都没办法忘记吧。
      
      
      
      “下面就让我们进入观众最喜欢的草帽团特别必备节目──默契大考验!对了,井口先生,为什麽这个节目是草帽团特别必备的节目呢?”
      
      “阪口小姐也还记得吧,草帽团第一次来参加我们节目的情形。”
      
      “没错呢,那一次可是大开眼界呢,想忘都忘记不了。”女主持笑得牙不见眼的。
      
      “因为主唱路飞先生和贝斯手索隆先生实在是太难搞了,总是不配合我们的工作……”
      
      “那一次,内心了可是有非常大的火气呢。”
      
      “没错,说起来,我们今天特别坦率呢,因为生气所以把之前没有准备过的,要拿来耍人的环节拿出来了──”
      
      “就是默契大考验!最强的版本!”
      
      “击鼓传花什麽都已经过时了,现在是模仿的时代啊──所以,在隔板里安排了下面的观众朋友,还有草帽团被打散了──接著,出了一个母鸡清早起来很开心地跳舞,之後就下了一个鸡蛋,这种无厘头的题目──”
      
      “实在是非常的无厘头呢,然後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没有被打散的路飞与索隆两个人──没错,当时就是特意不分开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人的默契实在好到让人觉得──”
      
      “他们绝对有奸情……”
      
      “不,不是,是非常非常好,好到不行的兄弟呢。”
      
      “所以──”
      
      “所以,我们今天来点简单的。”
      
      “之所以说简单,是因为,今天就是──单纯地拿索隆与路飞出来──”
      
      “没错!就是他们两个,因为许多的女观众都要求只看他们两个人的互动──”
      
      “现在就让我们马上进入这个环节!索隆路飞面对面──你猜我猜猜猜猜──”主持人两个人齐声地说道,伴随著音乐声,锵锵锵锵!!!
      
      
      
      【鳗鱼。】
      
      主持人将看板上的蒙版撕掉了。
      
      “昨晚想吃却没吃成的。“路飞脱口而出。
      
      “鳗鱼。”
      
      【抱枕。】
      
      “……索隆的腰……”这次路飞迟疑了一下,才皱著眉头说。
      
      “………………抱枕。”索隆的脸有点黑。
      
      底下的观众呼啦呼啦地欢呼起来──主持人也偷偷地笑了,还开始发问,“索隆的腰……是怎麽跟抱枕联系起来的呢?乌索普先生知道怎麽回事吗?”
      
      “那个啊……我想是跟某次连续坐车三天三夜有关吧。当时,路飞就说了句,索隆的腰很好抱,很像抱枕……”
      
      这下欢呼声更大了。
      
      “啊啊啊──草帽团的特产啊──又开始了。”
      
      说起来,之前大家还觉得那是宣传的手段啊之类的,不过那两个白痴笨蛋是完全没有那个感觉吧。
      
      【撒娇。】
      
      “索隆~~~~~索隆~~~~~~”
      
      “撒娇。”
      
      又是一阵欢呼声,几乎要将电视台的录制间给喊爆炸了。
      
      本色的演出,加上一个平时软趴趴的可爱得不得了,偏偏在唱歌的时候──那个家夥,握住了话筒,那个姿势,仿佛紧紧抓住不放的姿势。眼神是锐利的,姿态凌厉到不行啊。真是让人──顿时就拜倒在之下的,了不得的歌者。而另外一个家夥,话少,总是练习啊练习啊──生怕拖了谁的後腿一样。
      
      
      
      【花期未至。】
      
      歪头,“好奇怪啊……不可思议啊……”歪头状似思考,突然一击拳,“啊!我知道了──去年,春天的时候,去看樱。嗯,四个字,文艺的……”
      
      “花期未至。”
      
      那两个笨蛋啊,说什麽要去看樱花,可是二月哪里来的樱花啊……两个人在光秃秃的树下坐了一天,吃吃喝喝,还歪头歪脑地倒成一团就睡著了。
      
      总之一切就很顺利地进行了。
      
      关於默契大考验什麽的。
      
      
      
      当然,偶尔也会发生,比如看板上的是“索隆”两个大字,於是,路飞就很顺口说出:“比动物还不如。”对面的那个人脱口而出:“索隆。”之後脸色阴沈,几乎随便拿起什麽就开始追杀路飞的令人哭笑不得的状况发生。
      
      嘛,那又有什麽关系。
      
      都是只属於他们两个人。
      
      
      
      ──fin──
      
      
      
      
      於是,想说的话,都在文里了。
      
      眯眼笑。
      
      笨蛋,情人节快乐。──啊,好想写口工啊……但是,这一对笨蛋的话……哈烟……就这麽笨蛋下去吧。







    分享到:

    评论



  • 回复澄净之湖:哦哦哦,口工,就是字母多少来着的那个的别称啦…………


    = =



  • 非常有默契的两只笨蛋,好象看他们第一次上节目的实况呢,这个也可以发展成系列文吧!(请大大自行想象乔巴的星星眼。)



    早就想问了,这个“口工”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