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4

    风云流散·朝颜(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81.html

    这个船长混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说起来,纵容这个家伙胡乱来的这一群人(包括自己)也算得上是混蛋吧。

    连剑都有点不想拔,但是为了午饭,所以干脆点所以三把剑都拔(百度)出(百度)来了,一边将人砍得飞得到处都是,索隆一边心不在焉地想。

    纵容?
    索隆冷嗤了一声。
    那个家伙软绵绵地喊一句:“不要啦,我就是要……”谁受得了?
    能不纵容吗?

    不过,纵容也分小纵容和大纵容。

    小事嘛,就无所谓了随便他了,比如厨子那个飞镖眉毛每次都明知道某个家伙在什么点会饿会去偷吃,偏偏还故意在厨房的冰箱放了煮熟的打包好的东西——这不是等着那个家伙去吃么?每次发现被偷吃了,不是偷偷笑地把那个偷吃的家伙暴打一顿?简直莫名其妙——大事可容不得他如此。——>这边这个人已经忘记了,到底是谁只是盯着看就败了马上就按照他的船长的吩咐去做的往事了,那种往事,摆出来数,可不是一件两件呢。小到最初旅行的时候去救橘发的娜美,大到二话不说就去救被抓走的罗宾,大事什么的,每次还不是为了那个家伙的船长尊严——是说,那个家伙的尊严就交给他来守护了吧!
    就是说,绿藻头跟飞镖眉,在对待他们的船长的事情上,区别是,一个是明摆着,一个是暗地里放着。

    所以?——所以现在为了午饭,索隆二话不说:“百八烦恼风——”刷地,就是一大片人飞了出去。
    喏,看吧,把那个家伙的话当作真理一样听的男人是谁呢?

    现在这个男人喝着酒,眯眼地看天边的浮云,看着它一下子变成一团带着骨头的肉,一下子又变成没有骨头的肉……搞错,这个明明是那个家伙的思维啊,不过,那个家伙现在很开心呢,吃得很开心。

    说起来,那个家伙一直很开心啊,有冒险就开心极了。

    名字为索隆的男人又眯了眯眼,突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么,他什么时候是开心的呢?

    因为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问题,索隆有三秒钟迟钝,然后嗤笑,切,真无聊。

    而那边更无聊的人们开始把筷子插在鼻孔里,跳着奇怪的舞。


    今天真的是很不错的一天,风很好,太阳很好,海很平静,很蓝很漂亮。

    刚刚打了一场胜仗,顺便地从海军的追击中逃亡出来。是说,听说草帽一团在跟某个海贼团战斗中,海军就好像一群蚂蚁看到了蜂蜜一样地蜂拥而至。

    “朝北去!”航海士已经看到了曙光,大声喊道。

    “往北往北!索隆往北!”

    某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也跟着大喊起来,才喊完就被航海士的拳头打倒。

    而才爽利战斗了一场的剑士先生确实刚好站在掌舵处,闻言,还真的要去打方向,但是,但是——

    “索隆!北边是右边右边!”长鼻子乌索普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拼命地跳起来喊道。

    “右边就右边!喊什么北边!!!”恼羞成怒的剑士先生回头就是一句怒吼。

    “炮弹飞过来了!”小小的船医在尖叫,好害怕,好害怕,都已经快要绕着全球一圈了,跟着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什么都经历过了,但看到如蝗虫过境一样飞来的炮弹还是忍不住叫囔。

    “哟嗬嗬……真不妙呢,这下要死了,虽然我已经死了很久了哟嗬嗬……”音乐家拿起绅士帽又戴回去,笑得开心。

    “来一发风来炮吧!”乌索普如此提议。

    “那还用说!可乐我已经在装了!现在就暂时先拜托你们抵挡一下了!”船工可是早有词意。

    唯有那个欢乐的船长没有反应,镜头一转,就看到那个家伙一脸感动得要死的表情,“好厉害啊!”

    “这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如此念叨着航海士顺着他的视线瞧过去,顿时吓得眼泪都出来,“哇啊啊啊啊!!!!巨型龙卷风就在前方!”

    “果然很有趣。”把冒险当作饭吃的另外一个人,历史学家罗宾右手托腮,笑容满面。
    “你们这一群——变态啊啊啊啊!!!!!!”于是,航海士终于发飚,因为注意力一直在海军和之前的海贼身上,确切地说,是在财宝身上,航海士居然犯下了如此致命的错误,实在是——不过,她飞快地奔到船头,深深呼吸,身体感受着这风,“往北!继续往北!”

    不,她没有犯下任何错误。

    从厨房的窗户往外看,黄毛的厨子嘴里叼着烟,笑得很温和。

    逃跑啊,逃跑。

    这一群欢乐的海贼们乘着船逃跑了。



    这里风平浪静,阳光大好,海贼们开始了宴会,渐渐地,太阳下去了,月亮上来了,热闹的海贼们闹够了,横七竖八地摊在甲板上睡得正香。

    剑士抱着剑靠在船舷上打盹,音乐家在给地上的人们盖被子,到索隆的时候,正巧对上剑士懒洋洋的眼神。

    “今晚我来守夜吧。”音乐家声音放低。

    剑士无所谓地点点头,低头要继续睡,眼角余光就看到他的船长翻了个身,肚皮都露出来了。他微微叹息,走过去,把毯子给他盖上。但是在被子要放下去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他的船长旁边睡得是某个黄毛的厨子,另外一边是长鼻子的乌索普,狙击手。

    他想了想,拿手抓住他的船长的胳膊,将那个睡着了就软绵绵的船长大人拖到船舷的这边丢下。当然,毯子也是裹了好几层的。

    做完这些,索隆心情很好,继续睡觉。



    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索隆醒了。

    他的手臂里有重量,某个家伙抱着他的胳膊睡得很欢,除此之外,胳膊还有点痛,没有去看都知道,昨晚上又被当作是肉被啃了,肯定又一排以上的牙齿印。

    索隆已经很习惯了。

    太阳光芒万丈啊,照射在趴在他身上睡着的家伙身上。

    不由自主地,就伸手去拨开那挡住额头的发,就看到了那个家伙睡得口水直流的画面。也许是被光照射得有点不舒服,那个家伙蠕动了一下,呢喃了一句:“肉……索隆……”地要把脸藏起来。

    索隆自然放任他,看着越来越高的太阳,拿手挡在脸上,微微笑了。


    瞧,这样就是幸福啊。


    ——Fin——


    困……于是,完结了,撒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