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5

    乐之声(默契篇)下 - [乐之声[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60.html

    说起来,乌索普最开始还是有点害怕得双腿打颤的,后来猛地想到在他身边的这两个人某个晚上的表现,突然就挺直了背脊,骄傲地反手用大拇指指着自己,大言不惭地道:光天化日之下,在发现犯罪行为的时候,自然就由我乌索普大爷出马为社会除害了啊哈哈哈——”

    然而,在对方那个名叫赞高的家伙拿出一个圆形空心的物品晃动,并说着:睡吧睡吧之后,乌索普就完全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一转头,吓得眼珠子都跳出来了,你们什么时候睡着了?!

    那个叫索隆的青年抱着手臂吐着泡泡,而那个叫路飞的家伙瘫软在桌子上,也在吐着泡泡。

    他再一转头,眼珠子再次地被吓出来,靠!怎么连这个家伙也睡着了?没错,连那个叫赞高的人也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在吐着泡泡。

    可其他人没事,已经围上来了,狰狞地笑着。

    既然被听到了,自然……嘿嘿嘿嘿……”

    今日黄历说不宜出门!我要马上回家去了,再见!乌索普三秒钟地说完这一串话,脚已经朝门口奔去,然后撞到了一个人,被撞飞了出去。好半天,乌索普都觉得好多星星在围着他跳舞。

    等他摇晃着晕眩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门口的那个人时,大吃一惊:克洛管家!

    那人身着严谨的黑西装打着严正的红色领结,戴了黑框的眼镜,闻言,拿手往上推了推眼镜。

    而乌索普身后的那群狰狞的人却惊叫起来:“老大!”

    “因为是喜欢的对象,所以必须要保护。”这样的理由根本就说不出来,也并非是心爱的人,但是看到对方受伤自己就会很难过,那个少女跟自己一样,失去了最亲爱的父母,所以没有办法放下。

    “反正每天都在说着谎言,那就让一切都变成谎言吧。”抱着这样觉悟的乌索普,第一次,勇敢地站了起来。

    不过,那些所谓的勇敢的行为,在后来某位少女的讲述中,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完全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总之,你还是保持遇事就逃跑的态度吧”。其实,那位少女根本就不在现场。

    因为身后的那群小喽啰那样叫唤,乌索普额头上的汗滴刷地淌下来,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了,那些人口中的绑架“富家少女”里那个少女是谁,就是每天都要见面的对象,可雅。

    “哎呀,被认识的人知道了呢。”当克洛管家再次拿手推了推眼镜时,如此柔声地说道。

    乌索普知道,他没有猜错。

    打架那种事情对每天都在练习小提琴以及说谎的乌索普来说,完全是不擅长的。在乌索普第九次冲上去,第九次被打飞出去的时候,好巧不巧,他跌在了路飞身上,把那个家伙给砸醒了。

    局势终于朝最近出门都不吉利的少年乌索普倒去了。

    在后来,被说“你的双手最好三个月内都不要动”,然后又被怜悯的语气说“这样的话,就不能拉小提琴参加比赛了”,浑身都缠满绷带的长鼻子乌索普神气地一笑,深沉地说道:“你不懂,乔巴,男人总有一些战争是不能避免的。”

    那天的乱斗,最终以蒙奇·D·路飞为首的索隆和他取得了胜利,之所以说是以蒙奇·D·路飞为首,正是因为打败克洛管家的男人就是他。

    克洛管家相当粗暴,攻击根本没有任何章法,说着“我本来就想过普通平凡的生活,不料却被这一群人找上了门来,索性一口气将他们全部投入监狱好了“,这样冷漠无情的话语,一边将挡在前面的人打飞。

    正是因为这样,惹怒了那个少年,蒙奇·D·路飞,具体的打架情况,乌索普是不知道的,一团乱之际,温和淡雅的少女可雅抱着衣服出现在一片狼藉的小店门口,吃惊地尖叫:“你们——”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巴,那是不知道何时已经醒过来的催眠师赞高。

    而真正的大乱斗正式开始。

    “你不跟可雅解释什么吗?”医生乔巴这样问开始埋头看传奇书籍的长鼻子先生。

    那天的情形,乔巴还是记得很清楚的,浑身是伤,主要是肋骨断了几根,手掌因为无谋的“空手夺白刃”而造成的深刻伤痕,跟随而来的少女可雅,十分焦急,焦急之外,却还有着奇异的冷静。

    在乌索普伤势处理完毕后,少女可雅开口询问的第一句话是:“你为什么会跟克洛管家以及他的朋友们……发生冲突?”

    少女什么都不知道,她信任着自从父母死后就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管家,他带来的朋友们也给自己带来不少的欢乐。

    少女知道乌索普从来都说谎,他说的故事都是很惊险刺激的,但是她知道那些都是故事而已。

    后来,在得知克洛管家一行人离开了这座城市时,少女甚至跑来抓住乌索普的手质问:“你……以及你那些个奇怪的朋友做了什么?”

    长鼻子的少年一直什么话都没有说,而在不久后,隔壁城市发出了对克洛一行人的通缉令,号召广大市民注意,少女就猜到了隐约的真相。那个时候,乌索普已经在音乐之都开始欢乐的音乐之旅。可雅赶到时,他与路飞一团正在演出。看完全部演出的可雅到了后台,饱含热泪地拥抱了长鼻子的少年,夸奖道:“你的演出真棒!”

    不过,在当时,面对无言的乌索普,少女可雅是甩掉门跑掉的。

    选拨的决赛,乌索普当然没有办法参加,不过他去看了,坐在观众席上。

    这一次,剩下的人不到两百人,比赛的全部时间是三天。

    第三天乌索普看到了那个绿发的索隆,他坐在洁白的钢琴后面,是一首李斯特,《匈牙利狂想曲》其中的一曲。

    难度A 级,技巧跟情绪表达考验彻底。堂而皇之的前奏,快板般的弹奏,如急雨落下,G小调穿插。整个气氛肃穆庄严,又带有些些的小调皮,一时间,宛如置身热闹的祭典之上,奔放的舞女跳着热辣的舞蹈,人们欢声笑语。演奏细致,带着温柔,而后又转回堂而皇之的前奏,大气地结束。

    一曲既毕,索隆起身谢礼。

    同时,雷鸣般的掌声喝彩声响起。

    乌索普震惊得目瞪口呆,扭头,忍不住内心吐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是钢琴手,弹得还马马虎虎嘛。”

    之后,果然是全日本都瞩目的由著名指挥家香克斯指挥的交响乐盛宴,然而最受关注的最后一场演奏,上场指挥的不是那个因为喝多了酒而显得有点神志不清的香克斯,而是他的弟子,蒙奇·D·路飞。

    与细致平稳,又充满气势的香克斯的指挥方式完全不同,这一位的指挥显得过于热闹了。

    将乐曲里热情的部分大胆地表达出来,连忧伤都显得很热闹,听之让人激荡不已。明明该是一个人对着月亮流水悲伤,被他那么一表达,就是痛痛快快地哭泣,爽爽快快,淋漓尽致。

    这一场音乐后以后,就是学院的期末测评。

    乌索普依旧选择了《万福玛利亚》来演奏,却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伴奏的人,而那时,黑发的少年从窗户那边探头,“喂!乌索普,下个星期一起去音乐之都吧!”

    而长鼻子乌索普的反应是:“你怎么知道我准备去音乐之都?”

    “嘻嘻……”黑发的少年路飞只是笑。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绿发少年索隆,露出牙齿地笑,十分邪恶的样子,“因为那个家伙说,你已经是伙伴了!”

    在那一瞬间,长鼻子乌索普扭开了头,用手指搓着鼻子,假装自己一点都不感动。

    “什么嘛~~~这样的话,我要做首席!”

    “要做首席还早了一百年不止啊!”马上就遭到了在演奏会中担任钢琴首席的索隆的鄙视。

    “哈哈……哈哈……”

    后来的后来。

    他想,他是有些羡慕跟嫉妒那两个人的。

    比如他们的随心所欲,比如他们的强大无以伦比,再比如——

    那个少年嘻嘻一笑,指挥棒在乐谱上敲击两下,一个眼神递出,而后钢琴起声。

    当然,还有其他人的合奏。

    在指挥上,一向嘻嘻哈哈好像从来没个正经样的少年,却专注帅气得让人想尖叫和惊叹。

    而另外一个人,从来都把少年想要表达的东西表现得一次比一次完美。

    指挥家与首席的默契。

    嗯,是说,有一天,也要成为首席,与指挥家有如此的默契。

    ——乐之声·默契篇完——

    PS

    大概是某天吃饱喝足之后的醉言醉语,好像是在问路飞,如果索隆惹你生气了会怎么做?

    那个家伙歪头状似思考了半天,然后嘻嘻一笑,那还不简单啊!下次的演出选择他很不擅长的曲目就好了。

    乌索普心有戚戚焉,幸好他还没有让他生气过。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家伙知道什么叫生气吗?总是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笑。

    他为自己这样的念头而嘿嘿嘿嘿笑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