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4

    妄想[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33.html

      共同生活之妄想[索路]
      
      
      乌苏13
      
      
      
      呃,先说,此文1827乱入,人物性格有崩坏注意。
      然後说,两人年龄偏大注意。
      慎入。
      
      
      
      说起来,索隆会注意到那一对情侣,理由也蛮简单的。
      
      那个男人一身名贵到不行的黑色西装,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不可靠近不可侵犯”的凛冽气势,他对面的那个人虽然也是一身西装──白色的,但不知道为什麽就是有种小孩子穿错了大人衣服的喜感存在,褐色的长发几乎到腰际,比他对面的那个男人矮了一个头差不多。
      两个人在对峙,原因不明。
      
      当然,索隆也不会对那种事情究根探底。
      
      只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在散发杀气,而这条街上除了他以外没有第二个人,让他对那个人散发出来的杀气有了反应罢了。
      
      ──那个人,很强大。
      
      然後,就是──不知道打一架会怎麽样。
      
      可接下来的事情,只让索隆目瞪口呆。
      
      首先是,那个褐色长发的家夥闭著眼,还颤抖著,却视死如归地喊了一句:“云雀学长你是个大笨蛋!”
      
      说完以後,索隆仿佛看到那个家夥好像被石化了一样,而且还在那个男人眯起眼,杀气愈浓的情况下,开裂了。
      
      那个男人轻轻地笑了,嗓音低沈,说不出来的勾引味道。
      
      再然後,在索隆目瞪口呆里,那个人男人低头,按压住那个褐发的家夥,然後,啃了上去。不,那个动作有个学名,叫做“亲吻”。动作分解开来的话,就是,嘴唇对著嘴唇,深入就是,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里,吸吮嬉戏。通常是发生在两个相爱的人身上,一般来说,是一男一女。
      
      那两个人亲了半天,索隆才反应过来──哦,那两个人是情侣,就跟自己与路飞一样。
      
      反应过来以後,索隆就开始有点呆。
      
      现在是,光天化日下没错吧,是在大街上没错吧,虽然没什麽人但是这两个前提还在没错吧……
      
      下午还不到五点时候,阳光还很好很有精力,当然暮秋的风也很有精力地吹拂,将太阳散发的热力稍微吹散了一些些。没什麽人的街道,偶尔传来一两声猫叫。确实莫名地适合,情侣们的时间啊。
      
      索隆最後有些神游地继续走他的路了。
      
      
      
      虽然是难得的提早下班,本来心情也非常愉悦,也与路飞约好去外面用餐,应该最近一直忙碌的生活里一次会不错的约会。明天是周末,用餐完毕後,两个人去爱情旅馆也没有什麽。
      但是现在他是在沮丧没错。
      
      在路飞还没有大学毕业之时,索隆曾经为了他要去做什麽工作而烦恼了一番。那个家夥天真可爱,还有点让人啼笑皆非的小任性,完全拒绝了回去香克斯公司的提议,要是真的出去──总之,那个时候是被安慰了说:“没事的,索隆。”(──>话说,这个就是安慰了啊,索隆你的要求还真低)
      
      即使有担心也说不出口,那个家夥也一定是这样的。
      
      自己选择了建筑师的工作,最开始时很忙,也很累,一大堆的事情全部凑上来,真恨不得有七八只手才够用,每天回到家里就什麽话也不想说了,只想倒头就睡。
      
      那个时候,路飞也只是在抱著自己的腰,仰头笑著说:“我知道索隆一定没有关系。”
      
      不过,那个不是安慰,而是相信。
      
      路飞虽然有些小孩子性子,但是自己也该信任他。
      
      是路飞的话一定没有关系。──尽管这麽说服自己,可还是很忧愁。
      
      如今路飞已经工作快要满半年了,某些在前段时间内有些忽视的东西就在今天这个下午被显示出来了。
      
      “哈哈,没有想到斯摩卡大叔是那样有趣的人,今天的业务也很顺利地谈成了。”在吃饭的中间,路飞说著工作上的事情,一脸兴奋,双眼放光,是真的因为工作的事情在高兴著。
      索隆有一句没一句地应和著,显得意兴阑珊。
      
      路飞是销售人员,目前的状态是如鱼得水。他口里的斯摩卡大叔,这次已经是第三次听他提起了。那个家夥是他第三单的业务,非常难搞的一个家夥。但最後还是被路飞搞定了,之後的合作也很顺利,虽然每次都会出难题刁难路飞,但总体而言──
      
      总体而言,就是一个完全可恨的家夥!
      
      索隆面无表情地喝掉杯中的酒。
      
      
      
      吃完以後,两个人肩并肩地走在街上。街灯已经亮起来,一盏一盏地延伸开去,错落混乱却意外的好看。街上有不少行人,汽车声人声交汇,有些嘈杂。
      
      走到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路飞突然伸手抓住了索隆的手臂,认真地看著他。
      
      “索隆想打架吗?”
      
      “啊?”索隆一脸不明所以地回看。
      
      路飞COS了下索隆现在的表情,拧著眉,眼神凶狠,“索隆的表情就是很想打架的样子。”
      
      “……”有那麽明显吗?
      
      “索隆要打架的话,我奉陪哦。”
      
      “……”索隆无言地叹气,扯著路飞的胳膊,“过马路了。”
      
      
      
      要他怎麽说出口嘛,对他工作以後……不对,就算是没有工作之前,人脉的广泛,对其他人的稍微亲密就会不爽。
      
      尽管知道那是必须必然以及……
      
      他就是会觉得不安和不高兴啊。
      
      而且,工作以後,两个人的相处时间越来越少了。两个人都很疲惫的话,就什麽也做不了,那个家夥还经常出差。
      
      如果,这个家夥可以像今天看到的那个褐发的家夥一样,就好了。
      
      
      
      本来是直走,路飞突然要转弯,索隆也随他去。
      
      那一条道路,树木长得稍微繁茂了些,路灯都有些透不下来,只有零零散散的橘色光斑。
      
      才没走一会儿,路飞就停住了,然後腰被从後面抱住了。
      
      “索隆。”挑著眼睛看过来的时候,那个家夥亮亮的,仿佛在说著“亲亲我心情就好了哦。”
      
      那是以前那个家夥经常拿来安抚自己的行为。
      
      索隆忍不住就松了面部神经,笑著捏了捏他的鼻子。
      
      这个家夥一直都是那麽可爱,所以才会担心。只是,每次都好像是白担心了。就算知道这样的事实,也还是担心。
      
      那个家夥就嘻嘻笑著扯下了他的脖颈,凑上来,亲了他一下。
      
       索隆抱著那个家夥,忍不住就回吻了过去。
      
      
      
      其实什麽路飞像今天见到的那个家夥那样就好了,什麽的那样的心情到底是什麽样的心情呢。
      
      路飞只要是路飞就好了。
      
      不过,果然还是有点想──这个家夥,摆出那样可爱的表情,喊著“索隆你是这个大笨蛋!”这句话啊。
      
      不行,稍微幻想下就觉得可爱到不行了。
      
      
      
      呐。是说,索隆你的妄想好无聊。
      
      
      
      ──Fin──
      
      
      ……其实,果然,最无聊的人是我吧……扶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嗯。 2009-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