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7

    妄想[云纲](完)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28.html

    妄想[云纲]

    乌苏13

    那是一种病,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但是他阻止不了也痊愈不了。

    下午六点半左右,跟母亲说要出门散步,在她温柔的叮咛声里,泽田纲吉穿好鞋子出门。

    沿街走上差不多一千米就会来到一个小公园,通常这个时候是没什么人的。夕阳沉下去了,暮色渐渐弥漫。再过半个小时,街灯就会亮起来。而在那之前,可以屏住呼吸躲在灌木丛后面,等待着。

    不是去散步,而是每天每天地来到这个地方,等待那个人。

    自从一个月前偶然发现了那个人回来到这里以后,根本无法抑制地躲在这里只为了能够见到他。

    路上偶遇什么的,擦肩而过什么的,又或者能够打个招呼说说话什么的,他都不敢妄想,只是在每天放学后能在见一面。

    只是见到面就好了。

    然而,今天似乎有些意外,路灯渐次亮起来,他还没有看到那个人。蹲在灌木丛后,双手抱住膝盖,这样的姿势维持久了,会感觉到腿脚麻木起来,还隐隐作痛。他却没有动,仿佛自虐一样保持那样的动作。

    天更黑些的时候,沮丧到不行的泽田纲吉忽然听到了细细的猫叫声。

    一抬头,就看到一只圆滚滚的白色小猫从灌木丛的间隙里爬了出来,尾巴甩了甩,似乎要甩去之前在灌木丛挤过来的束缚感。

    咦咦咦?

    那个小家伙感觉到了他,慢吞吞地迈着步子过来,在他伸出手的时候,舔了舔他的手掌心。

    “呀,好痒,饿了吗?不行哟,我的手掌不是可以吃的。”

    琥珀色的眼眸,直直地抬头看他,嘴里发出细细的声音,尾巴甩甩地滑过他的手腕,非常柔软的触感。

    “抱歉呢,我身上没有吃的东西。”他的声音落寞,“啊,对了,你愿意等等我吗?我去买个牛奶……”

    “喂,你。”

    在正要起身的时候,冷冷的嗓音传来,顺利地将泽田纲吉的背脊拉成一条又直又僵的冰棍子。

    “是并盛的学生吧?这么晚了为什么还在这里?”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啊?明明都已经死心了的说。

    腿脚因为蹲得太久了完全没有办法移动,抬头什么的他根本就不敢,喉咙里堵了什么东西一样完全说不出话来,现在该怎么办啊?

    还没想好该怎么办,就看到那个小东西晃晃悠悠地将脚掌踩上了那个冷冰冰问话的人脚上。

    ——会、会被杀的啊!!!!

    泽田纲吉也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胆子,一个箭步上前把那只可爱的猫咪抓到了怀里,低着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回去了!”

    说完,就蒙头地往旁边跑。下一秒就被银色的光给拦住,一把就抵在了树干上,被迫眼睛直视到他的眼。那双锐利幽深的凤眸近在眼前,他的心一颤,不由自主地移开视线。

    “猫留下,你可以走了。”视线往下,不耐烦地丢下这一句话。

    “诶诶诶诶?!”

    “还是……你想被咬杀?”

    不,不想被咬杀?但是把这个家伙丢下的话它绝对会被咬杀!泽田纲吉下意识地用力抱紧那个小家伙,也不管它不舒服一爪子就抓在他的手臂上。

    “哼。”睥睨的一眼,看样子是完全没有兴趣咬杀自己,“草食动物。”说完,收起了拐子,两根手指就把那只猫给揪过去了。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破坏风纪吗?”转身离去之前,那个人如此说道。

    “那个……云雀学长!”

    “……”杀气满满。

    泽田纲吉忍不住往后退缩,吞咽了好几口口水,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只小白猫顺着那个人的手臂爬到了那个人的肩膀上,而后窝在颈窝处没动了。

    “那只猫……是云雀学长的?”

    “……”再度被不爽地一瞪,那个人打了大大的一个呵欠,就这么走远了。

    ——好、好不和谐的一幕……啊。

    云雀学长跟猫。

    但是、但是——

    啊啊啊啊啊,羡慕一只猫是不对的争气点泽田纲吉!!!

    但果然还是羡慕到不行了啊。

      在後来的某一天里,大概是沮丧到不行了,一个人就跑去喝酒,偏偏酒量又差到不行,不过是水果酒罢了却还是醉得一塌糊涂。
      那个时候,特意一个人。
      摇摇晃晃地走在没什麽人的街道上,已经是半夜了,灯泡看起来都很黯淡。要是在平日里,肯定会吓得不敢动,马上跑到有人的地方去才会安心。但那天因为喝了酒,胆子也大了起来,居然毫不在意地哼著歌儿,大摇大摆地走著。
      明明是昏昏沈沈,又觉得意识很清楚。
      可是後来,看到了路中央──後来才知道,那根本就是公园里──孤零零的电话亭,也不知道为什麽就走了进去,关上了门,靠在了亭子上,双手抱著膝盖难过起来。
      酒意涌上来,打了个嗝,酒气涌上来。
      肚子里,胸口都很不舒服。
      脸颊也是热热烫烫的,後来就开始胡思乱想。
      
      比如啊,为什麽会喜欢云雀恭弥呢。
      你看他那麽凶恶,毫不留情,简直就是冷血人一个。
      就算是长得帅,也不能单单看脸啊。
      
      然後又很难过地抿了抿嘴,却没法子忍住眼泪的下落。
      然後又自嘲地笑自己,什麽啊,不过是一直单恋罢了,为什麽会那麽难过啊。
      
      云雀恭弥其实跟其他人没有什麽不同,会生气、会不爽、有喜欢的东西、有厌恶的东西。
      那个人,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太强大了,那种强大支持著他的无比任性无比自我。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就绝对不会存在有疑惑或者其他的什麽了,因为他一直是那样直直地走著,目的地明确,并且绝不斜视完全不歪曲不会妥协。
      就算如此,云雀恭弥也是个普通人。
      甚至,对一只猫会很温柔、很温柔。
      
      回忆就那样地转回了那只白色的小猫咪上。
      第二天一大清早,泽田纲吉就又再见了那只小猫咪。
      泽田纲吉的清晨,不用说都是一团乱的,匆匆忙忙地爬起来,看著指针上没多少格就预示著迟到,慌乱地洗漱套好衣服,抓著书包跟早餐就那麽奔跑出了门。又没有什麽运动神经,经常在路上跌跌撞撞的。幸好,家与学校的距离不远,这才没有让跌倒的伤一层又一层。
      在拐弯要跌倒的时候,就看到了前面慢悠悠踏著步子的小白猫。
      第一感觉就是──啊,是云雀学长的那一只。
      第二感觉就是──不好,要跌在它身上了──
      硬生生地将身体转了个方面,灰头土脸地摔了以後,匆忙抬头看时,就看到了那个小家夥骄傲地立在墙头,甩著尾巴,然後又跳下墙,慢悠悠地不见了。
      那时,泽田纲吉的心情可谓是复杂得很。
      还没等他从“居然连一只猫都不如”的打击里恢复过来,另外一个打击又跟著来了。
      “喂!并盛中的学生是吧?这麽晚了还在这里磨蹭什麽?咬杀你哦!”
      “对……对不起!”他马上爬起来道歉,却等了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抬头的时候,就看到黑色的制服衣摆从墙角边消失的情景。
      ──大概是没有咬杀的价值,而且,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的意思吧。
      虽然没有被咬杀很幸运,但是意识到了後面的事情,就觉得悲哀起来。
      
      名为泽田纲吉的少年的日子,还是一成不变。成绩一塌糊涂、运动一塌糊涂、被人欺负得一塌糊涂。
      直到後来某一天,某个叫里包恩的小婴儿来到了他们家,将他的人生改变。
      他才稍微变得有些勇敢起来。
      还在某一天,对著拥有最强守护者称号,依旧一言不发就咬杀──并且力道和程度都上了不知道多少阶段的男人,告白了。
      呃──而且,还是中了死气弹的情况下──拼死也要告白──告白完,死了也无所谓……什麽的。
      但是被告白的对象并没有如他所料般将他咬杀,而只是微微挑起了堇色的凤眸,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我对现在的你没有兴趣。”
      当时的自己,居然还反问了一句:“那对什麽时候的我有兴趣?”这样後来一回想,就好想“干脆”就这麽把自己给埋了算了的问句。
      只是,那个时候的云雀恭弥,也只是单手喝著清酒,微微笑了而已。
      
      那样类似纵容的微笑。
      他是很有印象的,因为曾经嫉妒过很长时间,对那个微笑的对象──那一只猫咪。
      他後来依旧偷偷地去那个公园,甚至偷偷摸摸地跟踪他,像一个有偷窥癖的家夥──那种病症,他清楚地知道,也明白完全治愈不了。
      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不被他发现。
      而後,那只猫不止一次地出现在视线里,以各种姿态攀爬在云雀恭弥的身上。
      
      呆在电话亭里,一直看著天好像快要亮了,才摇摇摆摆地站起来,往应该是目的地的地方走。
      他知道,应该不过多久,就会有人来接他。
      他可以对那些人说著不算抱歉的道歉,享受那小小的温暖的被包容的感觉,可以小小地任性一把。
      
      至今也不太明白,好像已经要过去十年,告白了也差不多五年。
      他也不太明白,最後云雀恭弥的笑容代表了什麽意思。
      偶尔的时候也会想,自己果然还是太嫩了。
      因为还是年少所以才会那麽肆意地把大把的时间挥霍,喜欢一个人,心心念念里都是他,无法自拔。
      但是。
      如果可以。
      带著小小的任性,在那个人所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撒娇那样的事情。
      存在的话,就好了。
      
      呵。
      那一切不过是他的妄想罢了。
      戒掉不能。
      
      ──Fin──
      
      扶额。
      这篇文,写到最後我也不知道在写啥了。
      简直乱七八糟……
      = =
      总之,感谢你看完。

    分享到:

    评论



  • 回复腐の黑蔷薇:啊咧?这个……打算搬此文……唔。《妄想》哦,那么,随意你搬。然后记得保留我所有权利就是了。


    这样。




  • 亲~


    于是~因为云纲俱乐部人气一直不高,所以,打算搬此文到云纲俱乐部


    http://tieba.baidu.com/club/7860648


    ↑↑↑↑


    以上是云纲俱乐部传送门


    恩,这算是征求同意么= =...


    谢谢....



  • 来回复。。懒死千年回一次 恩恩,亲的1827很有爱,大家都比较艾6827OR5927.。扶额 希望亲继续写1827说~~支持个 ,某只本命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