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3

    薄暮里的光[云纲]上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17.html

    薄暮里的光

    乌苏13

    那不是一件好事,你自己也清清楚楚地知道,那种每天醒来睡去甚至在稍微有空的间隙里,把一个人翻来覆去地想念那种事情。
      有时候,像个变态。
      ──所以说赶紧停止这种行为啊,泽田纲吉!
      
      
      
      好像做过不少现在回想起来微不足道但那时足够用疯狂来形容的事情。
      比如曾经在半夜的时候再也睡不著就呆呆地抱著棉被坐到四点,悄悄地一个人从二楼滑下楼去,背著书包一个人穿越半个城市,去爬差不多五百米高的山──其实根本没那麽力气真的到达山顶,就在半山腰喘著粗气,双手撑著膝盖,然後自暴自弃地对著山谷喊:“云雀恭弥去死去死一百遍一万遍──”
      而後,山谷很忠实地把你的那些话回音效果倒回来。
      你瞪大了眼睛,想到这座山还是有不少晨练的人,就怕得要死地连滚带爬地远离犯罪现场。
      不过就算如此,你还是一样遭受了惩罚,上学迟到,自然就被直接咬杀了。
      [真亏得你那个时候的真的把那句话给喊出来了。]多年以後的你,一脸抽搐状地扭头阴暗地想。
      ──那现在为什麽连句“云雀学长是个大混蛋”都说不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十四岁的泽田纲吉你借点勇气给我吧。
      
      
      
      十四岁的你也没有勇敢到哪里去,安静并且废材就是全部的形容词。不过,其实你也没有什麽不满,虽然老爹经常不出现你一直以为他死了什麽的,母亲温柔可亲,对於你的成绩也不是很计较。
      总体而言,你认为你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虽然没有同龄的好友,现在还悲惨地喜欢上了一个同龄同性别并且如果暗地里喜欢他并且悄悄地幻想了这又幻想了那被对方知道的话自己肯定就会被杀掉……
      说起来,新年许愿去神社里跪拜什麽的,往年的愿望一般而言是──请让我的成绩变得更好吧、请让那些不良少年看不见我吧、上课的时候老师忽略我也没有关系请一定不要让他叫我起来回答问题──从今年开始,愿望就变成了──至少要跟对方说上一句话;不,至少让对方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不是总是草食动物、草食动物地跟其他人没什麽分别……
      你是那麽怕冷的体质,新年许愿完了以後,笑著跟母亲撒谎,说跟朋友约好了先去逛街然後再去祭典看烟花,结果只是一个人──因为穿得很厚,白色的羽绒服里面套了两件毛衣、厚厚的长围巾围了两圈、还有帽子还有耳套,所以很笨拙地陷进厚厚的白雪里只能尽力又拔出来地在街上到处走──因为想著,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的话,那个人说不定会出来咬杀群聚的捣乱分子。
      而就当你为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暂时爬不起来的时候,你所期待出现的那个人还真的出现了。
      
      “哇哦~~你……是在表演特技吗?”
      听到那已经被你记住并且可以条件反射的声音,你下意识地抬头,直接对上对方饶有兴味的眼,只觉得有一把火轰地烧了起来。
      ──他绝对看到了!绝对、肯定、没错、没有疑惑地从头看到尾了!关於你刚刚爬起来又摔倒爬起来又摔倒继续爬起来又摔倒了……的过程……T_T
      “对……对不起。”你羞愧得连脸也不敢露出来。
      “你是并盛的学生吧?我好像看到过你。”
      ──咦咦咦咦咦?云雀学长的心情好像很好啊……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百年难得一遇的chance?
      
      “是,我是并盛的学生,是一年A班的泽田纲吉。”这句话,你是抱著觉悟喊出来的,很大声,并且没有结巴!喊完以後,你几乎是泪流满面地夸奖自己──干得好~!泽田纲吉!
      然後你就真的泪流满面地发现与你说话的对象并没有听你说话,他已经由蹲在你面前站了起来。
      四周不知道何时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绝对是社会青年──说不定是黑社会的人!这麽说来,云雀学长之所以那麽好心情,肯定就是因为不久前才咬杀了一顿……那麽现在这种状况……
      “召集同样软弱的生物倒是挺快的啊!希望你们能够让我稍微地享受一番。”
      你就眼睁睁地看著那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双拐,愉悦地笑著,为了即将来临的咬杀活动。
      ──云雀学长果然最喜欢咬杀了。
      “那麽,开始了哟~~!”这样愉快地宣布後,云雀学长就冲进了对方的阵营里,所到之处,势不可当。
      你还来不及赞叹他的英姿,就被人捏住後颈的衣服从之前一直爬不起来的雪地里提了起来,“这个家夥怎麽办?”
      “碍事的家夥丢出去就行了,云雀恭弥可不会管那麽多!”
      於是,你就那麽被丢了出去,摔出老远。
      
      你也百思不得其解,关於你居然冲上去这件事。
      穿得太厚了,棍棒打在身上也不太疼,你脚下又不稳,一头撞上去,就哗啦啦哗啦啦地撞翻了两三个人。
      整个人是昏头昏脑的,不停地在那群人中间撞来撞去,都看到星星了,一圈又一圈地在你脑袋上方打转。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你终於累得软跌在地上,双手抱头地缩著。
      ──所以说,泽田纲吉你到底在做什麽啊?肯定要被揍到住院了到时候要怎麽安慰妈妈啊?!
      然後,就听到了那个声音。
      “表现得还挺不错的嘛,泽田纲吉。”
      你的心脏怦怦乱跳,也分不清到底是“啊啊啊啊啊妈妈我打人了现在该怎麽办啊啊啊”还是背景是小花在飘整个人也在云端上飘地“云雀学长记住我的名字了──他记住我的名字了、记住了、记住了……”(无限回音)或者是“刚刚我好像保护了云雀学长呢”这样又骄傲又窃喜的心情之中的哪一种……
      总之,等你回神过来,就只有你在皑皑白雪地上,周围是背景化路人甲乙丙丁等等。另外一个主角早已扬长而去,不见踪影。
      然後你莫名地想到了一句话:爱使人勇敢。
      顿时,你打了个大大的寒战,缩著肩膀低著脑袋尽量不引人瞩目地爬起来继续笨拙地……这次是回家。


    TBC。

    分享到:

    评论



  • 回复澜本伽蓝:扶额。乃回复得还真多。关于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的碎碎念俺无视了。然后,亲的夸奖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被西红柿砸中)。


    然后,说云纲吧,呃,有空的话就去发好了^^



  • [真亏得你那个时候的真的把那句话给喊出来了。]多年以後的你,一脸抽搐状地扭头阴暗地想。
      ──那现在为什麽连句“云雀学长是个大混蛋”都说不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十四岁的泽田纲吉你借点勇气给我吧。
    真是可爱爆了~~·大心,支持亲继续写噶~~· 觉得亲写的都很和谐,看有的文心都纠结了,有的写得太走了说,而且希望亲发到云纲吧里,有点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