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4

    薄暮里的光[云纲]下(完)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13.html

      薄暮里的光(下)
      
      
      
      如果之前的见面次数的增加是奖励的话,那麽现在的情况,你也不明白到底是什麽──甜蜜的负担?顿时,你额头落下黑线无数。
      中午下课铃声响起,你拿起便当照例想去操场的某个角落里去,广播没有预兆地响起:“一年A班的泽田纲吉请在一分锺内到接待室!一年A班的泽田纲吉请在一分锺内到接待室──”
      哦,是学校的播音员啊,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甜美哪。你无意识地想,好像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幻听了吧。才抬出一只脚,就看到原本还慢悠悠地收拾书本的同班同学们都用见了鬼的眼神齐刷刷地看著自己,视线里充满了──“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这样的不知道是同情还是什麽其他的。
      慢两拍地将刚刚的话吸收完毕,你甚至来不及尖叫,就抱著便当盒开始狂奔。
      
      
      到达飞机头──这个时候还记得吐槽真是不错啊──总部接待室,你除了大口喘气,腿脚无力以外,还头昏眼花,过度紧张让你几乎要昏倒,可是昏倒的话下场说不定更惨才勉强支撑著。
      你吞咽了多次口水,依旧阻止不了狂乱的心跳失序的大脑,同手同脚地上前敲门,听到冷冷的一声:“进来”,就视死如归地踏了进去。
      说起来,你见过稳健又挺直地掠过你身边以及咬杀之外的形象,也有见过他坐在天台最高处,黑色的制服随著风往後哗啦啦地翻飞的模糊景象,而此时他坐在办公桌後面,面前一堆文件,他低头很认真地看,侧脸美好。
      你进去以後,就不知道要做啥,他在忙,你就站在门口,呆呆地看他。
      “把门关上。”他没抬头,丢下一句。
      你迅速地转身关门又转回来,立正站好。
      “坐这里。”他点了点他旁边的椅子。
      “啊?”本来心跳消停了些,现在又开始过山车一样地跳动了。
      锐利的眼眸不耐地一扫。
      “……是。”你再也不敢迟疑,同手同脚地奔过去,真的坐下了──没敢坐实,保证可以随时跳起来──至於为什麽这麽做,你也不明白,下意识就这麽做了。
      “这一堆、这一堆……还有这个……”云雀恭弥的话总是简洁而直接,没一会儿,你就抱著文件来来回回,忙到死了。
      等你忙完,你想著终於可以吃饭了,然而──“云雀学长,刚刚我放在这里的便当为什麽只剩下便当盒了饭菜呢?”你看著云雀恭弥姿态闲适地单手支颔,似乎很愉悦的样子,你怎麽也不敢把那句话问出口啊。你欲哭无泪地准备告辞,下午的课还有二十分锺才开始,但是会社里的面包肯定早就没有了,下午没办法只能饿著肚子了。
      “那个,你的午饭。”正要退出去的时候,他随便地指了指某个华丽的盒子。
      咦咦咦咦咦咦──内心里的惊涛骇浪你完全表现在脸上,马上就看到了他皱了眉,你连忙抱起那个盒子连同自己的便当盒,说了谢谢以後夺门而出。
      
      
      那个时候的你,完全是以为云雀恭弥这个人是一时兴起,而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去搬公文,传达指令──这样根本就是风纪委员们的工作,你一干就是一整年,而某次你想著不带便当过去──其实之前也没想过带著便当一起过去,只是当时太紧张了顺手就把便当抱过去了──结果遭到了他的咬杀,以此开始了交换便当的生活,同样也是整整一年。
      这一年里,你比以往的任何一年都要忙碌。
      什麽成绩太差,干脆由我来好好指导你吧,每天都咬杀无数次终於能够考到二十分实在是太感谢了。
      什麽运动都不及格看样子是太懈怠了所以每天由我来监督跑了三十圈吧,托您的福现在我的体育课可以满分了真是太感谢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二三四的突如其来的跑腿工作,因为如此,结果我认识了非常多的ABCD君,交友面变广了实在太好了!
      以上全部都是口胡!
      暴君!霸主!没人性!冷血!
      这些词语之外,你完全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个人了。每天回到家里──连假期都不例外,打盹地吃饭完,洗澡完毕──作业什麽在回家之前就被斯巴达地要求做完了──之後就直接睡死到第二天,忙得连思想开小差都没有了,顶多每天吐槽暗自腹诽造成这种情况的那个家夥。
      
      
      在很久之後的後来,你才想清楚一件事。
      如果对一个人不在意,那个人是怎麽也不可能会主动地与另外一个人发生长达十多年以上的交集的。更何况,在那个人眼里,两个人也等於群聚。哦,忘了说,他自己不适用这一法则。
      虽然最後还是不明白那个人在想些什麽,但是他有在意你这一点还是稍微地可以肯定的没错。
      
      
      
      “新的学期,也要加油!”
      於是,你搬著很多很重的新课本从二楼跑去一楼所在班级的教室。当然,与你一起去搬书的人也有,说著“剩下的就拜托了哦”,就轻松地下楼去了。那些书还真多,你想偷懒,就一次性地全部抱著了,叠得高高的挡住了视线。
      下楼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踏错一步,摔了不打紧,书要是掉得七零八落的捡回来又得费好大的工夫。
      可那样小心翼翼,在拐角的时候却撞上了人书自然也就如想象中的那样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了。
      “不管看几次,都觉得你实在是笨。拿著。”说著,就将捡起来的书本往他的手上放,眼神居然是柔和的。
      你本来吓得都不知道要做什麽好,本来之前还每天见面一起忙碌──其实就是你在忙而他在看而已──突然就没有了消息,你又没有勇气电话过去──自从某天某人找不到你就直接给了你一个手机号码──曾经因为不在家没有接到电话,而在回去後在门口被咬杀的事情──所以也不敢动不动就往外跑──感觉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的人,就那麽出现在你面前,心情似乎很好地在笑,你哪里还能有其他的反应,连基本的“对不起”都忘记了。(这段话好长……= =)
      只能呆呆地目不转睛地看著他。
      “拿好了。”
      他一个指令你一个动作。
      “头抬起来,抬高点。”
      刚这麽做了,就感觉略微冰凉的手指抓住了自己的下颔,而嘴唇也被咬住了。
      书再一次地哗啦啦、哗啦啦从自己的手里跌了下去。
      有巨大的声响砰地在心里炸开。
      
      
      
      一吻结束後,他轻笑著把伸手擦去你嘴唇边因为这样激烈的动作而溢出来的口水,表情完全不色情说不定还可以用正直来形容,不对,其实还有点邪恶。
      你根本还处在“天啊地震了世界灭亡了不是吧其实我做梦还是其他的什麽吧”,宛如有五百只大象踏著整齐的步子哗啦啦地从你脑袋里碾过去,你除了呆滞傻愣之外什麽也不会做了。
      他抬起你的下巴,凑上来,直接咬了下去。
      你吃痛地缩了一下,但还是直直地看著他,这回有了焦距。看著他墨黑的眼眸就在眼前,眸里闪烁著兴味的光。他的手指略微冰凉,不,也许是你的脸颊太热了,总而言之,就是他的手指触上来感觉极好。
      “泽田纲吉。”
      他故意停顿了下,像是很欣赏你此刻的呆傻以及乖顺。
      “你让我兴奋莫名哪。”
      然後他笑了。
      很愉快的样子。
      “你就一直把视线停留在我身上好了。”
      宣告完,他就带著那样可以解释为满足的笑,站起来,继续前行了。
      
      
      你看著他那样的笑容,呆滞了好久好久,最後保持著跌倒在地的姿势,摸著嘴唇也笑了。
      那大概是,恋爱了的意思。
      
      ──Fin──
      
      嗯,这个写起来也不算辛苦吧,也确实就那麽结束了。
      关於云雀恭弥,我觉得那是个难以猜测的对象,所以就选择了暗恋的形式,第二人称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但也谢谢你看到了最後。
      最後关於,云雀恭弥为什麽突然就kiss了过去,还那麽激烈的问题,扶额,我也无法解答。因为之前云雀恭弥消失过一阵子,而且我也觉得,该是一个结束了。这样的解释就算是不满意,也只能解释到此为止了。
      
      




    分享到:

    评论



  • 泽田纲吉。”


    他故意停顿了下,像是很欣赏你此刻的呆傻以及乖顺。


    “你让我兴奋莫名哪。”


    然后他笑了。


    很愉快的样子。


    “你就一直把视线停留在我身上好了。”--扶额。。修成正果,但委员长你的告白也太。。。



  • 什么运动都不及格看样子是太懈怠了所以每天由我来监督跑了三十圈吧,托您的福现在我的体育课可以满分了真是太感谢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二三四的突如其来的跑腿工作,因为如此,结果我认识了非常多的ABCD君,交友面变广了实在太好了!以上全部都是口胡!<?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暴君!霸主!没人性!冷血!   ----吐槽的小兔子最可爱咯~支持桑~希望亲继续写,某只会爬来支持的



  • KISS小兔子肯定成红烧兔子了。。这文里小兔子你终于有进展了



  • 继续碎碎念。。。第三人称最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