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8

    [云纲]红蔷薇(上)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08.html

      红蔷薇[云纲]
      
      
      乌苏13
      
      十年设定。
      性格有崩坏,气氛偏沈重,算悲向,慎入。
      
      
      
      要说一辈子都不可能适应更不可能接受的事情,就是不把人的生命不当回事地随意收割吧。
      那种沈重感,不知不觉让精神变得越来越差、越来越差,就快要到达临界点。
      
      
      最後一次见面,两个人去了英国。
      是隔了三个月之久的再一次见面,两个人闹腾到半夜,你却没有一点睡意,在他开口询问你的时候,你突兀地说:“我们……离开这里吧。”
      他紧紧地抱著你,你们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挡,可以感受他偏低的体温以及自己偏高的体温明显的对比。他听到了你的话,张开了眼,尽管没有开灯,也锐利无比,熠熠地看过来,良久才问:“去哪里?”
      “哪里都好。”你急急地说道,感觉他的视线锋利,又不太好意思地结结巴巴地说 “就……就是……”
      “嗯?”他抓著你的头发玩,然後又有些嫌弃地丢在一边。
      他不喜欢你的长发,但是一直是短发的话就要抹上厚厚的发油变成包包头你一点都不想那样,而他也不想看到那副场景,算是默认了你的长发。
      “就是想两个人啦!”你恼恨他的气定神闲甚至不为所动,可是你也完全对他无可奈何。
      他因为你的大声而皱了皱眉,但最终干脆地放开了你,赤裸著身体去浴室。
      三年前,不,至少五年前,你不会理解他这个动作的含义只会独自地伤心难过然後被他打击,现在你知道这是他同意了的意思,你也要快点收拾,趁著天没亮就离开。
      你一边忍著腰酸背疼去另外一间浴室,还一边微微笑起来。
      
      ──啊啊啊,恋爱真好啊。
      这样的愉悦。
      
      
      
      下了飞机,看到浓浓的灰色雾气弥漫的城市,是英国,天还没有大亮。还有好一会儿的恍惚。就那麽一迟疑,就只看到男人的背影钻到了一辆黑色的车里,之後更是不耐烦的鸣笛声响起。
      你顿时苦笑,连忙快步地走过去,结果发现司机居然是好久不见的草壁学长。
      “你好。”过了十年都依旧对草茎很有爱好的飞机头学长探头过来打招呼。
      “学长……你也好。”过了十年都依旧还是笨拙不会掩饰的自己也连忙地躬身回应。
      “哼。”坐在身边的男人冷冷地哼声,看样子是十分不悦。
      你不好意思地对著前面的人笑笑,抓住了那个爱生气的男人的手。
      他单手撑在半开车窗上,漫不经心又透出闲适的优雅。
      你一边看得发呆,一边在心里暗暗叹息: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性感了,而自己的迷恋根本就是显而易见……
      
      ──所以说,分手到底要怎麽说出口?
      
      一直心不在焉的结果就是,最後到底到了一个什麽地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很困倦,可两个人独处了,又忍不住想要……比如,爬到他的身上去,咬他的肩膀胳膊什麽的,虽然最後会被说“要是挑逗的话可不可以等我睡醒再说?”、“再诱惑我就咬杀你”,但还是乐此不疲。
      最後他被你闹得发怒了,直接将你就地正法,之後摸著你的头发,将你死死地按压在他的怀里,“泽田纲吉,睡觉。”
      你小声地“嗯”了一声,闭上眼睛。
      
      
      你自己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开始,闭上眼就开始做噩梦,每每都是惊吓地醒过来,等发觉的时候,已经是被关心:“十代目,工作量太多了,我来为你处理一些,请先好好休息吧!”
      你笑著答应,在看到狱寺担忧的目光後更是觉得不太好意思,安慰地说了几句“果然是工作太多了,那麽,就拜托狱寺君了”之类的话,转身却不知道要露出怎样的表情才好。
      云雀恭弥回来之後,总是因为太累没有办法奉陪到最後,而睡死过去,第二天起来倒是有难得的好精神。
      也是因为这样,本来十分不满“单独属於云雀恭弥”这个事实的其他人,把那不满转移到了“干嘛总是不在十代目身边”上了。
      
      ──你知道,最近有人且不止一个人在对身边的这个男人以强制的口气说,要留下来,这件事情。
      尤其是,目前的形势那样坏。
      
      
      
      ++++++++++++++++++++++++++++++++++++
      
      悲向文果然不适合我,这篇写得很辛苦。
      在第二跟第三人称里转来转去,最後也没能找到更好的感觉,不得已,还是用了第二人称……
      
      然後,说,五月的话。
      
      嗯。五月五日,真XD的好日子啊。
      路飞君生日啦。
      委员长生日啦……(扶额,怎麽凑到一起了。)
      冈君(猎人里的又翻译为小杰)生日了……(才是新欢啊,为毛啊你就生日了)
      
      总之,五月,有很多的生贺。
      主打就是生贺。
      除了生贺之外,应该就只有生贺了吧……T_T
      
      另外,欢迎,就生贺点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