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8

    [云纲]红蔷薇(下)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703.html

      红蔷薇(下)
      
      
      
      第二天,意外的,上了车以後,车子是往城市外飞驰而去的。
      他似乎对於这样的旅途很不耐烦,只单手撑著下巴看了没一会儿,就直直地躺下来安稳地睡在自己的腿上了。
      你的心跳在瞬间漏跳了好几拍,然後苦笑。
      
      ──无论过去了多少年,自己对这个人,果然是一点防备能力都没有。
      
      
      还在日本,甚至还在并盛中学的时候,两个人确定了恋爱的关系,但也不曾做出超出平日关系之外的行为。
      说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整天都在担心,其实是在做梦或者根本就是幻想过头了才会觉得两个人好像有了恋爱关系,因为另外一个人明显不是这麽回事。
      沮丧过头了,有一天你就任性地翘了课,在街道上走了一阵子,结果就听到了狱寺和山本找过来的声音。不愿意被看到自己那样软弱的难看样,当机立断之下,拐进了一家老旧的电影院。
      正前方不大的屏幕上演著七十年代的爱情故事,是英文的,字幕因为你坐在最後一排的缘故看不真切,只听得懵懵懂懂的,猜测剧情,看著上面的人遇见了相爱了又分开了再见了──再见的时候是一个傍晚,夕阳非常漂亮,在广场上,下了雨,空气里应该是湿润而清新的,穿著长裙的女主角跳下马车,似乎本来是要去附近的商店什麽的,但是她一下车就看到了男主。男主本来因为下班又不想回家,便在这里散步著,享受著这样美好的下午。然後他们再见了,拥抱了。
      明明什麽也不明白,你也觉得很高兴,笑著笑著就哭起来。
      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那麽多的难过积压起来,你的眼眶很痛,最终流下眼泪,不能止息。
      这一场电影之後是一部奥特曼,看著看著,你又兴奋起来,很热血地为主角加油,看他那麽忙碌地拯救地球,与怪物做斗争。
      一直都,英勇无比。
      每次都不是一开始就非常顺利就能打败怪物,总要经历一番苦斗,看得人担心得揪心起来,最後英雄一鼓作气总算得到了胜利,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明明就不是治愈系的,但你还是得到了安慰。
      加油努力不放弃,就会成功的。就算是怪兽,也还是会被打倒的,无论它有多麽强大。
      很久之後,你发现它果然是一部童话故事,专门骗天真的小孩子的。
      因为这个世界不可能被打倒的怪兽有很多很多。
      
      
      那天,你是被云雀恭弥抓到的。你从电影院出去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一走出去,就看到了云雀恭弥标志的黑色制服红色的袖章。他靠在墙壁上,神色冰冷,直接导致了他方圆十米内都没有人。你顿时腿脚打颤,完全不敢上前去。
      可他直直地看过来,表明了“你还不过来就咬杀”,你不得不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拖著磨著往他那边行走。
      他不耐烦起来,走过来抓著就走。
      步伐跨得很大,你有些不稳地跟著他走,只看得到他没有任何情绪符号的侧脸。你的手被他紧紧地抓住,他带著你走,让你害怕之余又生出了“如果能一直走下去也很好”的柔软心情。
      
      那天的结果并非是被咬杀,而是你们的关系真正上到了另外一个台阶。
      你去了他的公寓,你们拥抱在一个被窝里,他将你按在他的怀抱里,说著:“泽田纲吉,睡觉。”
      你不安,心跳加速,明明什麽都没做却好像做了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紧张到不行。
      
      那天之後,你们偶尔会一起吃午饭,交换便当,甚至到最後发展为你为他准备便当,以及在睡觉的时候完全不排斥有一个你,光明正大地占据你的大腿睡得很好。
      你们之间的对话不多,偶尔他心情好的时候,会毫无预兆地亲吻过来,餍足了就走开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但是你们始终是在一起,升了高中上了大学,都一直在一起。
      不咸也不淡著。
      一直到不得不来到意大利,到这个男人直接地表示他不会呆在同一个地方,开始在世界各地旅行,那种相处的模式才改变。
      
      
      “到了。”草壁学长停了车,就一个人离开了。
      你跟他站在怒放的仿佛连接到天际的红色玫瑰花田面前,他不出声,你是目瞪口呆。
      但云雀恭弥下一秒就迈开了步伐,你连忙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一整天,在玫瑰花丛里穿梭,去到附近的民宿里住下来,品尝乡间里特有的粗糙奶茶和烤面包。甚至还帮助店主去采摘花朵,预备傍晚的时候送到城里贩卖。
      老实说,云雀恭弥那个人居然会带著你做这些事情,本身就足够让你惊奇了,更何况他还真的与你一起去将花朵一朵一朵地剪下来。当下就吓得你以为,世界要崩坏了。
      ──这个人的一举一动,无论是什麽,都对你的心脏超不好的。你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但还是觉得刺激过大,有一天你会心脏衰竭而死。
      
      
      傍晚的时候,你和他沿著花田往山坡上散步。
      “泽田纲吉。”
      “嗯。”你在专心地跟随他的步伐,在让两个人提起落下的节奏变得一样。
      “你不是有话要说?”
      你茫然抬头,却落入了一双洞悉一切的眸子,不由得微微叹息。
      “云雀学长……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意大利。”他完全没有犹豫地回答了,意思就是要留在意大利了。
      你不敢看他,只微笑著。
      “最近我一直有不好的预感,九代也催促著我要回日本去……云雀学长,我想我果然还是太任性了……”之後又断断续续地说了很多,关於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想法,敌对家族的侵略行为,目前彭格列的形势,以及自己的计划。其他的全部人都可以轻易地说服,连计划的内容都不必告之,唯有这个人。
      只有这个人不同。
      
      他一直站在自己身边,不发一言地听著,然而那种压迫感一直在增强,直压得你要弯下腰去,要软弱得哭泣起来。但你没有哭,甚至连微笑都没有改变,把想要说的全部都说完了。
      “要我走是吧?泽田纲吉,你胆子大了嘛!”他冷冷地看过来,压迫感惊人。
      你错愕地张大了眸子,下意识地要去捕捉他说这话时的表情。
      他逆光站著,什麽也看不清楚,只有那双眸子,锐利而充满杀气。
      “是……是的。”你迎向那种目光,颤抖而坚定地肯定。
      “哼。”他短促而极冷地笑了声,在你假装镇定和勇敢的视线里,俯身。
      
      
      他凑近过来,在你的脸颊上重重地咬了一口。那一口真的是重极了,疼得你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勾起嘴角冷冷地笑,麽指在你脸颊上移动,盯著你的眼睛让你无法动弹,然後他说了一句话。
      “泽田纲吉,今天,请你也一定要快乐。”
      之後,大概是那个男人一生里只会出现一次的长篇大论。
      “人生根本就是变幻无常,而你大部分时间都在期待安稳,想著一直就这麽过,至於悲伤也好难过也好不确定也好……那些事情,本来就难以掌握。如果可以的话,一定不要想那麽多。”
      你似乎可以听到最初的那一句话随著他话音刚落地接了上去:“泽田纲吉,今天,请你也一定要快乐。”可是,你一直都不快乐。不要想太多,要快乐。这就是这个一向隐藏自己的男人要表达的话。
      他直直地看著你,目光锐利令你无从遁形,说出来的话宛如晴天霹雳。
      他说:“我走了。”表情平淡,语气薄凉。
      那薄凉让你全身冷得发抖起来,你渴望地看著他,却没有出声,因为你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他。
      
      
      其实你到最後也没能明白,自己到底是要毁灭这在累累尸骨之上的彭格列,还是要怎麽样。
      
      ──只是保护自己身边的人,那样的念头,真的是自私又残忍。
      ──可是你已经保护不了所有的人。
      
      你站在一条绷直了的钢丝线上,随时都有坠落然後粉身碎骨的可能。
      子弹射过来的时候,你是有感觉的。但那一瞬间,“也许死了更好死了就什麽也不用想了”这样的懦弱想法占据了上风,也让你的动作滞後了半秒。
      只是半秒。
      听说人在死之前,会回想起自己的一生。你不知道泽田纲吉所代表的一生是什麽,你只是想起了某个人以及某个夜晚。然後,你遗憾地叹了口气。
      
      
      那天之後,那个人真的就那麽干脆地走掉了。
      没有任何的音讯。也没有再回来。
      
      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某个夜里,你突然地醒了过来,窗外的月光冷冷地透过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照射进来,一层雪一样的白。
      “今天,也请你一定要快乐。”低沈冰冷的声音,却带有奇异的温柔,那种温柔过於不可思议而不被自己相信。
      他早就看透了自己,而自己却一直在假装。他明明一直在等待自己敞开心扉什麽的好好地依赖他什麽的,可自己却坚持地缩在自己一点都不坚硬的壳後面。
      “泽田纲吉,今天,也请你一定要快乐。”那个声音再一次地响起,近在耳畔。
      你迅速地转头,身边却空无一人。
      那种巨大的空落感让你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最终捂著脸泪流满面。
      
      
      ──Fin──
      
      
      附注:蔷薇的花语代表爱情和爱的思念。
      
      
      辅助阅读:
      
      纲吉说的太任性了,是指毁掉彭格列指环的事情,因为没有指环,所以在战斗中落後了,造成了牺牲。
      计划自然就是後来的穿越时空让十年前有指环的人们来战斗的事情。因为天野妈也没写具体是怎麽回事,所以我也不好展开了,就含糊地带过了。反正,重点也不是这个。= =
      ……应该没有其他的要说明了的吧。
      文章的构架也被我弄得乱七八糟的了,最後,感谢阅读到最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