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1

    [云纲]双轨(上)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97.html

      双轨[云纲]
      
      
      乌苏13
      
      
      穿越十年设定。(注意这个啊喂)
      
      
      
      那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推理,带来的是不可思议的结论。
      比如,我们并未交集,但是我们在一起。
      
      其实那一天再见面之前的每一个空闲时刻,泽田纲吉都在泪流满面地想,为什麽为什麽是这个时候被炸到十年後还不能回去啊啊啊啊,是说到底要怎麽办啊前天,不对,是十年前的前天,他对云雀恭弥这个人的告白之後要怎麽办啊?
      虽然他自己也在怀疑那一天,他到底把“云雀学长,我喜欢你”这句话说出来了没有。
      也许通通是他的幻觉也不一定,因为月色太过於美丽的缘故。
      
      事情的起因,说到底,都怪reborn半夜三更了还叫他出门买饮料啦,什麽大家都在玩桥牌,只有你有空就麻烦你去买这玩普通桥牌的惩罚用品好了,之前放在冰箱里的全部都用光了。
      ──我说,你们喝那麽多可乐晚上不会睡不著一直上厕所吗?
      被枪指著的人没有资格抱怨,他只好乖乖地去穿外出的衣服,快要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来,“Reborn,你没有给我钱啊──”
      话音刚落,就看到子弹的轨迹从自己的脸颊边而过,什麽怨言都吞进肚子里了,泽田纲吉举高双手喊著:“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出就是了……”内心里海带泪滑落,一边往外走,眼神示意“枪可以放下了吧”。
      就这样,对著钱包流淌下血泪的泽田纲吉在这个本来非常和平的秋日夜晚出了门。
      
      
      八点左右,月亮却已经升起来了,弯弯的好像在眯眼笑。路灯一盏一盏地错落延伸过去,附近的人家偶尔传来一两声细微的猫叫声和犬吠声。没有什麽人,那个少年开始还慢慢地走,渐渐地奔跑起来,特别是阴影深厚的地方,移动的速度更加快了。
      说起来,他本来就是胆小的人,从以前开始,只要是入夜了,他就不敢出门,哪怕是有很多人一起。
      
      ──现在可只有他一个人啊啊啊啊啊!恶魔!Reborn那个大魔王!
      
      他一边在内心里如此咬牙切齿地咒骂以分散注意力,一边用渴望的目光望著前方──期待著便利店突然瞬间移动到他面前──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明明是这样的集中力,也还是没有看到转角过来的那个人,甚至直直撞上去了,泽田纲吉擅於吐槽的脑内剧场也不知道该如此吐槽自己了,因为吐槽点实在太多了。
      被撞的对象非常结实,而且反射神经非一般的灵敏,眼角余光注意到那红色的一角内心警铃大响“完了”的时候,银色的拐子已经将自己拐飞了出去。
      被训练到这个程度,躲不开是事实,但是缓冲那股完全不留余地的打击力,泽田纲吉还是做得到的。
      但是他知道事情不会到此为止。
      
      
      向後翻空两次,单膝著地,完美落地,之後,泽田纲吉双膝跪地,软弱地,“万分抱歉,我没有注意到你过来了,撞到你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所以云雀学长请一定不要咬杀我──
      这样的话还没有出口,脖子上就架了一根亮闪闪的拐子,逼近的人眼神锐利,嘴角挂著兴味的笑容。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那是见到猎物的欢喜笑容啊!我宁愿我现在的记忆出错了。T_T
      
      “泽、田、纲、吉。”
      ──拜托请不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念我的名字,我觉得很恐惧啊!
      
      “半夜三更还在外游荡,破坏风纪的现行犯啊。”
      “对、对不起,我现在马上……”话说到一半,脑海里就出现了Reborn大魔王一脸阴沈,笑眯眯地把枪对著自己脑袋的情形,少年的额头顿时滑落冷汗无数滴,“Reborn要我出门买饮料……”所以,拜托现在放过我好不好──
      
      “哦,买饮料啊。”
      云雀恭弥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还是要咬杀!”
      拐子落下。
      
      
      数分锺之後,泽田纲吉顶著一个大大的黑色眼圈──被拐子拐的──面无表情心内淌血泪地出现在便利店门口,飞快地拿好Reborn大魔王想要的饮料以及站在门口说著“一分锺”的云雀鸟王轻描淡写一句“我渴了”要求的草莓味道的果汁,结账,奔出门外。
      “一分三十秒,不及格。”
      少年瞬间垮下了肩膀,除了沮丧之外就认命。
      云雀恭弥很轻易地从少年抱著的一堆饮料里拿出自己想要的,打开喝了一口,心情莫名有些愉快地迈开步伐。
      “你还站在哪里做什麽?想被咬杀吗?”
      “是……对不起。”听到他这样的句子突然就好像活了过来一样,漾开了单纯愉悦的笑容,因为抱著一堆饮料的缘故笨拙地跑了过来。
      
      
      泽田纲吉自己也很清楚,把那样其实根本没什麽的画面当作记忆里珍贵得不得了的东西藏起来,那种事情实在很可悲。
      不过是,云雀学长站在离自己有些远的地方,不耐烦地催促自己,而自己奔跑向他罢了。
      可是,就算是不耐烦,他也在等著自己过去,一直没有走开。
      只是因为这样,就觉得开心到了不行。
      
      他走得确实有些远了,站在了路灯之下,灯光从上面泼洒下来,淋了他一身的橘色光芒。他似乎是在笑著的,整个人的轮廓非常的柔和而温暖。暖色之外,是冷冷照耀的月光,也是十分优美地迤逦了一地。
      他就在那样温柔而美丽的画面里,看著自己朝他跑过去,在等待著自己。
      突然,内心里就涨满了不知名的感动,几乎要落下泪来。
      
      
      终於,少年跑到了那个人身边,两个人一前一後地往少年的家的方向走。
      一路上,少年因为内心的感动而说不出话来,那个人却是一向少话,所以沈默了一路。快要到泽田家的时候,云雀恭弥停住了脚步,转身要去往另外一个方向。
      少年因为这样的变故有一会儿没有反应,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冲了出去,对著走出不远距离的人大声地说著:“云雀学长,谢谢你送我回来。”
      那个人并未停下脚步,甚至连停顿都没有。
      然後,他喊出了那句话:“我喜欢你,云雀学长。云雀学长,我喜欢你。”话出口的瞬间,就感觉到有什麽东西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知道自己大概是流泪了,顿时有些尴尬的难堪。觉得没有办法再呆下去,他就那麽转身恍惚逃跑一样,逃回了自己的家里。
      
      然後,还在假期的缘故,第二天没有见面。
      泽田纲吉是猜不透云雀恭弥的心思的,这根本就是个下定义的句子,没有丝毫疑惑。
      
      “打起精神来啊。加油!”这样给自己鼓气加油,想著,怎麽样也要去见那个人一面,也不是确定什麽,就是想见见他,知道那个人是什麽态度就好了。
      尽管他是那麽胆小懦弱的人,还明明害怕得要被恐惧这种情绪淹没了,也咬著牙想要见见那个人。
      结果,他来到了十年後。
      而後在这一天,他与拉尔穿越过丛生的灌木丛,探出头去,就看到──变大了的云雀恭弥斜睨一眼过来,口气不屑:“你去干什麽了?泽田纲吉。”
      
      心鼓胀地跳动,一下一下,全都是疼痛。
      
      
      +++++++++++++++++++++++++++++++++++
      
        大概是,委员长的生贺吧……T_T

         去YACA结果排队俩小时都没进去,算了。

         就那么回来了……

        然后发现墙头副长也是5.5生日……………………………………………………我,我,我,我……………………T_T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回复鬼變了:非……非常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其实昨晚上就写好了……T_T”


    我觉得我大概会赶不及委员长的生日生贺了,所以希望能凑数(扶额



    路飞君、委员长、土方十四郎、冈,全部都是5月5日生日啊,撞墙。= =《双轨》下……写得我卡住了T_T我果然原著向无能吗……


    下、下次还是继续架空吧……远目下。



  • 我来了我来了,阿~真的写了真的写了~~~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