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1

    [云纲]双轨(下)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95.html

      双轨(下)
      
      
      接下来?
      所以说接下来要怎麽做啊?
      
      “有云雀学长在就安心了,什麽也不用害怕了”、“突然感动得就要泪流满面了,可是太高兴了连话也说不好了,要是真的就这麽掉眼泪会不会太难看”、“云雀学长好像变了很多的样子,变得好亲切好亲近”之类的情绪在翻滚,泽田纲吉想,再见到云雀学长是他从过去来到未来遇见的最好的一件事了。
      太过於放松的结果,就是──直接被咬杀了,以非常不耐烦之态。T_T
      亏……亏他还那麽高兴那麽期待的说……
      ──但是,云雀学长没有变化还真的是……太好了呢。
      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泽田纲吉拿手覆盖上了被咬杀的眼睛部位──啊啊啊,又是这个位置啊,十年前──什麽十年前啊喂,明明还是前天的事情,那个人也是这样不耐烦地就拐杀了自己──忍不住就那样微微笑起来。
      ──只是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麽感觉很寂寞呢。果然,不管过了几年几十年,云雀学长还是云雀学长,而泽田纲吉……
      
      
      
      日式和风的庭院,假山清水,竹节筒一截一截地敲击著,发出节奏的“咚咚声”。男人站在回廊上,双手环胸地望著外面,听到门被拉开的细微声音,稍微侧了侧头。
      “恭先生。”
      草壁哲失微微躬下身体,将关於他走了之後与泽田纲吉之间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哼,他有那个胆量直接来问我吗?”男人不发一言地听著,最後冷冷地嗤道。草壁哲失没有办法回答,空间里一下子就陷入了寂静状态,只有“咚咚声”一直持续著。
      “关於恭先生就与彭格列在一起的事情……”
      本来因为忍受不了这样憋闷的气氛才提起的话只说到一半,就没有办法再继续了,身体感受到那个人毫不掩饰的杀气,草壁禁不住额头滴下冷汗无数,噤了声。谁也没有办法琢磨透的恭先生,只有在有关泽田纲吉的事情上才会显出一点半点山水,毫不掩饰的兴味、独占欲以及得知那位大人被杀之後隐忍不住的杀气……
      如果可以妄加揣度,云雀恭弥大概对泽田纲吉很不满,不满到恨不得干脆在他被杀之前就先自己杀了他的地步。
      这种猜测是不能够说出来的。
      “云雀恭弥。”
      男人抬头,纸门刷地一声由两边被拉开,依旧穿著白色太空服的Reborn走了进来。
      “哟,小婴儿。”
      原本一直面无表情的男人在此刻终於露出了极淡的笑,并且,那笑在听取了对面的小婴儿说的建议以後,加深了。
      “真是让人心动的提议呢,那麽,就这麽约定好了。”
      男人觉得血液又开始沸腾了起来,咬杀泽田纲吉──不,咬杀彭格列的泽田纲吉,那一直是让他兴奋的事情。特别是,他现在的的确确是想杀了那个家夥没错。
      “自以为是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才能啊,泽田纲吉。”这麽呢喃了一句,男人举高燃起紫色火焰环绕的双拐,嗜血地笑了。
      ──那是久违了的见到令他欢喜满意的猎物时的笑容。
      “那麽,就让我来激发出你的另外一种才能好了。”
      
      
      
      在最开始动手之时,还是故意地放慢了速度和攻击的力道──真要一开始就动真格的,就算是十年後的泽田纲吉也只够陪自己玩个把小时,实际上,他们比较少交手。
      跟那人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因为那个人全心全意的注视而显得分外的安然,兴致好的时候就干脆地拖过那个人压倒之,餍足了就更想睡觉了。
      不过,那个人也经常惹自己生气就是了,这个时候就直接咬杀,最开始几年他都是乖乖地让自己咬杀,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样子,明明就有变得厉害但动手不能,让他十分火大。
      最後一次见面,两个人直接就动上了手,还浪费了不少时间。
      
      ──早有死的觉悟,这样的态度展示出来,莫名地就让人火大。
      云雀恭弥微笑地看著匣兵器制造出来的密闭球形体将那个让人火大的家夥关闭起来,手指一轻,那是戒指受不了他的火焰波动粉碎掉了。
      “不快点出来的话,会死哦。”
      
      ──如果就这样死掉,死在我的手上,说不定会更好哦,泽田纲吉。
      最後一次见面打斗之後,那个人受伤严重,当然自己也受了点小伤,自己抱著他去医疗室治疗,那时他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手,说著“拜托了”这样的话。
      搞得好像要继承他的意志一样,将所有的事务真的导向他所期待的那个结果去。
      ──如果这个十年前的你就这麽死掉,那就轻松多了。
      他其实是知道的,事情真的会如那个已经一个人死掉的家夥所预料的一样发展,虽然很不满,但那个人也唯有这一点值得称赞。
      不过,他是不可能简单地就如他所愿的。
      
      
      
      泽田纲吉举手握拳,迸发出的橙色火焰顿时将整个视界占满。他抬头看向云雀恭弥的方向,高兴得意之外,还有一点点的期待那个人的赞赏。
      不过云雀恭弥注意力从来不在哪里,他确实赞叹似的说了一声:“哇哦。”之後更是有一句:“你跟小婴儿一样都让我很兴奋。”但接下来的一句:“接下去随便我怎麽做都行吧?小婴儿?”明里是在问Reborn,视线却一直没有从自己身上移开,那种如被蛇盯的毛骨悚然感,以及之後直接释放杀气的冲击力,充分地证明了他的直觉没有出错。
      赢或者死,这样的选择题,答案不言而喻。
      一开始,泽田纲吉就展开了全力。
      躲过去了?糟糕,停不下来。
      第一回合,泽田纲吉,进攻失败。
      
      
      “我是不会再让你撒娇的。”身形交错之际,一拳击向自己腹部的男人凑上来,低沈而冰冷地说了一句。
      泽田纲吉因为那样毫不留情的力道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位了一般疼痛,嘴一张就吐出一口血来。
      ──云雀学长是认真的!但是撒娇什麽的到底是什麽啊?!
      已经容不得他再胡思乱想什麽了,火焰完全不受控制,而那个人──真的会被那个人杀掉的!
      第二回合,泽田纲吉,再次进攻,完败。
      
      
      嘴里的血顺著嘴角流了下来,身体也到处都在痛,透过纯度的橙色火焰,泽田纲吉看著对面那个游刃有余的男人。
      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十年後如此糟糕的时候,他的大部分精力都在懊恼自己对这个个人的告白结果到底会如何。在看到十年後的云雀恭弥,气度、气势等等全部都增长了不知道多少阶段,面对自己的态度也完全没有改变,隐约也猜到了──十年前的那次告白,应该是被忽略过去了吧。
      完全不在意,没有放在心上,那样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之类的,真的是超打击人的。
      如果可以,他也想真的就如草壁学长提议的那样,有什麽事情直接去问云雀恭弥,说不定会得到答案。可他没有那个胆子,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是胆小的人,连阴影过深的小巷子也不敢去。
      不过,他可没有空闲时间再想东想西了,带著大家一起回去才是最正经的。
      ──撒、撒娇?
      
      “喂,你。还记得我说的话麽?”
      泽田纲吉迎面直视云雀恭弥兴味的笑眼,“只能赢,不是吗?”
      
      ──是被忽略的心情也好,被无视的心情也罢,面对著这个人,自己确实总有办法变出一个连自己也不认识的自己。
      ──所以,就算是单方面,一直都单方面下去都好,唯一不想的就是现在就去死。
      ──那麽,只能赢。
      
      
      当橙色的火焰对上紫色的火焰,那两团火焰在空中激烈的对撞,泽田纲吉看到了云雀恭弥微勾起了嘴角,那是在笑。
      火焰的光芒从上面泼洒下来,落了他一身,显得有些模糊了。在笑,他整个人的轮廓都因此而变得柔和而温暖。
      无论是大空的火焰还是云属性的火焰,看起来好像很漂亮,但实际上却能摧毁很多的东西,只是此刻,那样会带来毁坏的火焰也确实是美丽的。
      那个人就在那样的光芒之下,承认了你。
      
      
      听说,双轨里的第一轨迹与第二轨迹相交之处非常微妙,并且难分彼此。
      大概是在说,永远不要看著表面就以为那是真实,或者是看到了另外一面就看到了全部。
      
      ──Fin──
      
      扶额。
      这个文我到底是要写什麽啊。…………我也无力了。总之,就是酱紫吧。我这个原著向无能的家夥T_T
      
           果然,生贺还是要另外写的吧……至少要滚个床单之类的啊。抱头。

    辅助阅读:

    1,双轨是有两条轨迹的,第一条轨迹是,十年前,纲吉对云雀学长告白了,然后不久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并且在一起了十年。不过,去到十年后的纲吉不知道这么回事,只看到了表面。

    2,十年后的纲吉不顾一切的意愿要实施那个计划,因此与云雀学长打了一架,没赢,但是也没输。云雀学长本来是打算杀死十年前的纲吉的,因为不信任十年前的纲吉,但是最后他承认了他是可以跟十年后——渐渐地在他心里占有很大分量的十年后纲吉相等的。

    因此,双轨就到此结束了。

    ——我说,上面的这个我不说就没人看得出来吧……泪飞。(你到底在写什么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云雀你还真……泽田你也太……



    我到底想说什么来着……



  • 回复鬼變了:抱歉……因为写完了之后刚好朋友来找……就忘记把辅助阅读也写好了才发上来了T_T



    不是没完,而是确实已经完了。



  • 这个……是没有写完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