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2

    共同生活之情书前篇(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89.html

      共同生活之情书前篇[路飞君生日贺]
      
      
      乌苏13
      
      
      没有几天便是五月五日的儿童节了,这个索隆原本从未注意过的日子因为某个人的关系变得特殊起来。
      那一天,是路飞的诞生日。
      
      交往的第一个年头,索隆君单纯的脑袋里浮现了几个选项。
      食物、雕像、珍奇的物品以及索隆。
      以上全部都是路飞喜欢的。
      
      老实说,在最後一个选项上,索隆还是稍微犹豫了三秒锺,最後坦然地把自己放了上去,理直气壮之余又偷偷地有些脸红。
      因为这些选项,索隆君单纯的脑袋里又罗列了以下几个选项。
      
      食物──大吃一顿,餐厅的话还是要选择自助餐,那样子那个爱吃的家夥才会吃到饱,唯一要注意的是,不小心吃过头了,会很不舒服。照以往的情况来看,那个家夥百分之两百会吃过头,连生日也要去医院消食,那样……
      於是,第一个选项PASS。
      雕塑──马上就想起来某天两个人经过雕塑店,路飞那个家夥一脸笑眯眯兴奋得不得了地冲进去,就抱著一个比他还要大上三倍的家夥,“索隆索隆,我们把这个买回去吧!这麽大个,摆在客厅里或者阳台上,超神气的说!”本来索隆看著那个价钱,盘算著真的要买,结果路飞下一句话就是“晚上抱著一起睡觉也可以啊!”他马上就拖著路飞往外走,“白痴啊你!”虽然之後,路飞扁著嘴撒娇地喊著“不要不要啦就是要买回去啦”,索隆也没改变主意。
      所以?所以,这个选项也要直接PASS!
      珍奇的物品──那种东西要他去哪里找啊?还有最後一个选择──真的送出去的话,会不会显得很没有诚意,毕竟本来就是属於对方的……(喂
      
      
      一连好多天都在烦恼这个问题,而在这一天,就受到了隔壁女人的再一次责难。
      
      
      照常在九点之後进门,橘发的少女并未如往常一般,笑眯眯地招呼过後,等路飞端著一直保温的饭菜出来时笑著道别晚安,而是一个人生闷气一样托腮坐在一边。
      “娜美也饿了吗?”路飞似乎是感觉到奇怪如此问了一句。
      “没有,我有点事情要跟那边那个绿藻头说。”娜美一脸意兴阑珊,随便地说道。
      “哦。”路飞完全没有异议,“索隆我去帮你放洗澡水,饭菜不能马上就全部吃掉哦。”
      “知道了。”微笑著回答路飞的话,转头就是──“你说谁是绿藻头啊!”索隆额头青筋暴起,大声地吼了过去。
      “说的就是你啊。”娜美斜一眼过来,眼神里明明白白的嘲笑,“你这几天到底是怎麽回事?工作太累了?学习太累了?回家之後就一直面无表情,连路飞跟你说话都好像没听到一样。”
      索隆开始盛饭,先给路飞盛一碗满满的,再给自己随便盛一碗,又让那家等到现在,之前应该是吃过的但是都这个时候了,该是饿了。
      听到娜美的责问,索隆有一时半会的僵愣,“路飞跟你抱怨的吗?”
      “那个家夥怎麽可能会抱怨,我看他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就随口问了问,他就向我讨教让你变精神变开心的办法……我说你,就算在外面很辛苦,回来之後,也要对一直等待的恋人温柔一点吧?!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
      “对不起,娜美。”
      娜美接下来的话因为索隆如此干脆的道歉都卡在了喉咙口,“什麽嘛,这件事不是对著我道歉就可以结束的哦。”
      “是……生日礼物的事情。”
      老实说,内心也清楚绝对会被这个女人嘲笑以及要挟什麽的,所以肯定不能对这个人让步,她绝对会得了寸就进两尺以上的,但他实在是想不到好的办法了。
      “生日……是说,路飞的生日吗?”
      索隆不说话,只觉得脸很热。
      ──搞什麽啊这是!
      娜美侧开头,不被人察觉地温柔地笑了,双手撑起桌子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好像,索隆君从来没有对路飞说过甜言蜜语吧?听说,有不少人在恋人生日的那一天送上自己最真诚的心意,进行一年一次的表白什麽的呢,说不出口的话,情书也可以哦。”
      就──就是这样没错,一棍子就把索隆打入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令人哑口无言又……无法拒绝的境地。
      
      
      当天晚上,索隆就对著书桌,写了两个字:路飞。
      “索隆,还不睡吗?”
      半个小时之後,路飞探过头来,询问。
      “就来。”索隆应了一声,看著依旧只有“路飞”两个字的纸张无语,只得顺手将那叠纸收进桌子里。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心不在焉。第三节课的时候,猛然地想到──某个黄毛不是经常说甜言蜜语什麽的吗?於是,走投无路的索隆拨通了香吉士的电话,支支唔唔地将对方约了出来。
      因为有事相求,只好请对方去饭店里点菜。
      香吉士也没有要宰索隆的意思,一开始就点了支烟,奔向了主题,“电话里问你什麽事也不说,现在人在这里了,有什麽事情要拜托就赶紧说吧?真是的,以前又不是没有拜托过我,也没见你请客吃饭什麽的,今天搞什麽啊……”
      索隆面无表情,“还是先吃饭,吃完再说。”
      香吉士看著异常严肃的索隆的脸色,啧了一声,倒也没有再出声嘲笑什麽的。
      吃完了以後,索隆提议去没什麽人的地方说话。
      “索隆,你这样很奇怪耶?到底有什麽事?不会是做了什麽对不起路飞的事情要我帮忙掩饰什麽的吧──”
      “你的脑袋里装的是什麽啊混蛋!我只是想写情书给路飞又不知道该怎麽写所以想问问你情书怎麽写罢了!”听到那样的污蔑不生气根本就不可能,一生气就把实话全部都说出来了,之前还想了许多的策略──比如旁敲侧击什麽的啊。
      “啊……哈?”叼在嘴边的香烟因为香吉士大张著嘴巴不敢置信的样子而落了下去,下一秒,就传来了爆发性的大笑声。
      “脸……脸红了啊哈哈哈……绿藻头你脸红了……哈哈哈哈……”
      香吉士抱著肚子哈哈大笑,无视索隆杀人的目光,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甚至差点就在地上滚来滚去了。
      最後,他一边喷笑,一边拍著索隆的肩膀,语重心长又不小心溢出几声嗤笑,“对……对不起,这件事,我帮不上忙啊哈哈哈哈──”
      “交友不慎”四个大字从头顶重磅落下,把索隆砸成一张纸。
      
      
      拖著沮丧的步子回到家,非常意外路飞居然没有出来接,边解外套扣子,边思索莫非那个家夥不在家这样的问题,走进客厅。
      路飞恰好挂了电话。
      “谁的电话啊?”索隆随口问。
      “啊,索隆,欢迎回来。是香克斯啦!香克斯打电话来要我们五月五日那天一定要回去吃饭。”路飞一边说,一边把索隆脱下来的外套挂到柜子里去,“好奇怪啊,为什麽这一天一定要回去吃饭呢?还说不回去的话就怎麽怎麽样,香克斯最讨厌了!!!”
      索隆站在客厅里,嘴角一阵抽搐。
      
      ──这个家夥果然忘记了,那天是他的生日的事情。
      ──所以他现在到底在烦恼什麽啊?!!
      
      最後索隆有些无力地承认了,路飞不记得他的生日他不在意并不代表他也会不在意。而礼物什麽的,不管娜美那个恶魔女人说了什麽,自己不在意便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果然很在意啊!
      
      索隆抬头看了看日历,离五月五日还有两天。
      
      ──加油啊,索隆君。
      
      
      ──Fin──
      
      
      掩面地奔上来──
      让大家看到这样的……诡异(?)或者说简直没什麽内容的生贺实在是对不起了。
      但是本来我就是想著让索隆表白什麽的这样的心情才写的文,但是写的时候不晓得为什麽银他妈附身了,全篇的吐槽点太多了啊,结果我一边写一边在内心里吐槽……(扶额)结、结果……就变成酱紫了(再度捂脸)
      虽然银他妈了,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对……吐槽点太多的索隆君抱有爱。
      那麽,路飞君,生日快乐。
      你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太好了,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焦躁 201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