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3

    [云纲]寂(完)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83.html

      寂[云纲]
      
      
      乌苏13
      
      
      崩坏注意。
      狗血注意。
      好吧,慎入。(一定要注意啊啊啊啊──)
      
      
      
      泽田纲吉一个撑著黑色的伞走在街道上。
      星期三的上午,因为他那一身学校制服,引人瞩目的程度几乎到了只要是看到他的人都会注视过来。
      但他本人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低垂著头,缓慢地在雨幕中移动。
      那把伞足够大,完全可以将他整个人都遮住,但注意看的话,就可以看到少年脸上湿漉漉的,被雨打湿了似的。
      偶尔注意到了的人露出了了然的神情,匆匆地从他身边经过。
      
      
      泽田纲吉虽然胆小又懦弱,实际上他是不太喜欢哭的。
      ──也不是特别难过,只是被欺负了而已;只是摔倒了而已;只是被抢了钱而已;只是不被人看重而已……
      ──下次好好努力加油,说不定这些全部都克服掉了。所以,一定要好好加油努力。
      他一直这样乐观地想。
      
      可是感情不一样,不是说自己喜欢别人就能得到别人的喜欢。还有,人也是会骗人的,明明说了在一起结果却只是在开玩笑。
      什麽“我只是觉得那个孩子很有趣而已”,漫不经心地笑著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种“我只是把他当作消遣”的口气,只要一想到,眼泪就掉得更凶了。
      “不喜欢就不喜欢好了,讨厌就咬杀好了,这样暧昧不明你到底还是不是云雀恭弥?!”内心里这样吼著质问,但天性软弱,他又怎麽可能真的把那句话吼出来,只是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而且先说出“我们交往吧”这样的人,明明就是对方,为什麽现在自己会那麽凄惨到绝望?
      他是喜欢云雀恭弥的。
      不是对那个人帅气的脸孔一见锺情,或者因为对方的态度高傲强大仿佛能支撑任何的突发状况,有他在就一切安心之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云雀恭弥这个人什麽地方,但看到就会觉得很开心,就算被咬杀了也觉得暗自欢喜,等发现的时候,眼睛已经离不开那个人,恨不得把眼睛都丢到云雀恭弥身上去。
      ──已经不可自拔了,偏偏那个人还丢出一句:“我们交往吧。”这样的炸弹,他连挣扎都没有,就哭著点头了。
      
      说到底,现在越陷越深到根本不可能离开那个人这种程度,完全是因为对方说出了这样的话的缘故。
      而且,两个人,真的有好好在交往。
      放学会送自己回家,早上会叫自己起床──明明就有起床气,每次电话响超过了三次就会挂掉,不久之後就会从二楼的窗户跳进来,将自己咬杀起来。
      中午的时候也会一起吃饭,偶尔交换便当。
      已经三个月了,约会也有几次。对方是很讨厌人群的,结果也带著自己去逛了街──虽然最後一般会演变为他在收保护费而自己在边上等著的情况,或者是他将群聚的人咬杀完毕,而自己只能坐在一边看著还不跑掉,这样让人无语到吐血的情况。
      但是现在突然说出 “我只是觉得那个孩子很有趣而已” 那种话,明明知道自己就在里面,还故意在门外对另外一个人这麽说,是连亲自对自己说都不屑吗?
      
      
      公园里,因为雨越下越大,根本没有人。
      泽田纲吉提了提背上沈重的书包,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腿实在是抬不起来了,拖著步子也不管露天的座椅是湿的就那麽坐了上去。
      反正都这麽狼狈了,就把伞拿开吧。
      自暴自弃地想著,真的把伞丢在一边了。仰头的时候,雨水直接掉到眼睛里,汹涌无比。
      衣服很快就湿透了,又重又凉。发质松软,平日里都是蓬松起来,此刻也垂直下来,贴在脸颊上。全身都黏答答的,很不舒服。
      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此刻的自己是狼狈到不行了,而雨一直没停,倒是天开始变暗了,夜幕即将降临。
      就这样回家的话,母亲肯定会担心得哭起来的。
      这麽想以後,第一反应就是去云雀学长的公寓先收拾一下,反正换洗的衣服也有拿过去。
      ──不过,现在过去到底算什麽呢?
      
      
      视线里突然就出现一张人脸,锐利的眼眸,黑色的发,制服白衬衫,别有风纪两个大字的袖章。
      泽田纲吉默默地与那人对视了几秒锺,沈默地别开了视线。
      那个人也跟著移动的视线走,面无表情地看著你。
      泽田纲吉坐直坐正了,不再仰望天空。
      那个人便走过来,正对著,依旧面无表情地看。
      泽田纲吉垂下了头,手指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头,尽量让自己什麽都不想,保持脑袋一片空白。内心里,升起了的小小喜悦也要努力地忽视掉。
      
      “那话是故意说给你听的。”那个人突然开了口,“我当然也这麽认为,不过,你好像会错了意。”
      泽田纲吉错愕地抬头,却发现怎麽也看不清楚就在对面的人的表情。他开口说话了,而且直中中心,委屈一下子就决了堤。
      “你从来没表示过,一直以来都是顺从地接受,心有不满就这麽做了。”顿了一顿,“下次不会了。”
      好像是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明明走到了绝路,可是编剧突然来一个“其实之前都是误会”接下来就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了。
      泽田纲吉的眼泪掉得更凶,还站起来就要走。
      但是,他还没有迈开两步就被云雀恭弥挡住了。
      
      
      那个人伸手将他抓过去抱住,神色似乎有些不太耐烦,但至少口气还算平淡,“算了,只是这种程度的撒娇,我就接受了。”
      纲吉完全不明白这句话是什麽意思地抬起头来,整个视界里是云雀恭弥放大的脸,呆怔地看著完全不知道反应,嘴唇上传来重重的啃咬也不能动摇他此刻僵硬的姿态。
      他看到云雀恭弥眼睛眯起来,很是不满,当下就吓得闭上了眼。几乎是同时,他感觉到抱著他的那个人也放柔了动作,继续亲吻。
      纲吉呆呆地回应,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是梦一样。
      
      
      雨一直在下,隔绝出来一个小小的世界。
      这个小小的世界那样安静,只有他跟他相拥著,亲吻著,那画面似乎一下子就到了永恒。
      
      
      ──Fin──
      
      抓墙。
      上面的到底是啥是啥是啥是啥……回音一百遍啊一百遍!俺、俺、俺……也不知道(海带泪)
      貌似还挺好懂的,就是一个片段。
      嗯,就是一个片段,就是这麽回事没错。(强调催眠中……)



    分享到:

    评论



  • 回复乌苏13:还让你特意给我解释,谢谢阿!!最喜欢你了!!



  • 回复鬼變了:让你想起了不好的回忆真是抱歉了。


    = =其实这个文,云雀恭弥并非是不喜欢纲吉,相反是因为在意到不行了,而且纲吉一直很顺从地接受并未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所以才会酱紫(说到底就是不想让你讨厌那个家伙啦)


    ——但是,写出这样的云雀恭弥来,我自己也觉得很抱歉。


    写崩坏了。


    然后还狗血了……(抓墙)



  • 我讨厌这样子耍别人的云雀恭弥,很讨厌!


    真抱歉,并不是对你的文存在不满,可能你写得太传神了,所以才会招致我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吧……


    总之,抱歉了!


    这样胡说八道的我……


    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