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4

    [云纲]我想触碰你(委员长生贺)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77.html

      想触碰[云纲](委员长生贺)
      
      
      
      乌苏13
      
      
      偏原著向(某人原著向无能,所以一定要慎入。)
      性格有崩,继续慎入。
      ……H有,纯洁的孩子,慎入。(其实作者H无能啊标什麽慎入啊──)
      
      
      
      天已经全黑了,街道上没什麽人,灯光倒依旧红了又绿绿了又蓝地轮换。
      毕竟已经秋天了,只穿著薄薄的外套在外面行走,还有点凉。泽田纲吉抱著手臂,搓了搓,继续往前走。行进的方向只有一个,并盛中学。
      虽然那个密鲁菲奥雷家族的BOSS白兰说过,这十天都不会派人盯著,部队也会撤掉,但还不能掉以轻心。因此,纲吉的动作显得利落而隐秘。
      说到底,刚刚还在自己的基地里面进行大联欢,进行了全力战斗的身体完全不行了,都爬到床上去了到底为什麽还要借口说去上厕所结果还真的就这麽跑到外面来了啊啊啊啊啊──都那个家夥的错啦!明明大家一起从地下出来的,怎麽突然就不见了啊啊啊啊──
      
      ──云雀恭弥个大混蛋绝对没有错的啊!
      这句话,纲吉当然只能在内心里喊,真的说出口了,说不定那个家夥会从不知名的地方冒出来,然後咬杀一顿之类的。
      
      ──如果真的能那样出现在面前就好了。
      纲吉有些落寞地想。
      明明被炸到十年後这麽久了,再一次见面不欣喜也就算了,为什麽……纲吉忍不住拿手捂住了脸,难道就只有自己想念对方到不行吗?明明就在交往中的说……
      
      ──太悲哀了。
      尽管这样,还控制不了脚步向并盛中学去。那个人,应该会在那里没错,在那个最喜欢的地方。
      
      
      
      放学後的学校,简直寂静到了可怕的程度。纲吉一边为居然翻墙进来了这样的行为而吃惊又後怕不已,一边蹑手蹑脚地往教学楼去。
      
      ──就不知道云雀学长会在哪里,又不能像平时找人一样大声地喊对方的名字。
      烦恼著到底要怎麽办,又对任性地跑到这里来,结果现在不知所措还一无所获的自己生出了厌恶感,纲吉垂著肩膀,在转了教学楼一圈以後,决定──还先回去好了。
      才那麽想,就有一道劲风由上而下直直飞来。
      纲吉跳跃著躲开的同时,视线往上去,顿时惊叫起来:“云云、云雀学长──”
      云雀恭弥本人没错,站在楼梯口,背光的缘故根本看不清楚表情,但依照轮廓身形,还有现在被钉入墙壁里的那银色拐子,足以证明那里的那个人就云雀恭弥没错。
      那个人没出声。
      
      “云雀学长心情不好吗?”纲吉等了一会儿,终於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口。
      “泽田纲吉,为何在这里?”那个人缓缓地走下来,慢慢地逼近。
      “因为……因为……”脸蹭地一下就红了,视线四处?img src=http://209.133.27.106//image/columnist/swb2.gif align=bottom style=margin-bottom:-2px;>疲 耙膊恢 栏萌绾谓酉氯ァ?BR>  “因为什麽?”
      那个人凑得太近了,近得只要有细微的动作就可以戳碰到,全身都被云雀恭弥的气息包围著,脑袋还开始不好使了。
      “嗯?”
      脖子上因为迟疑了没有回答,顿时就被架上了冰冷的拐子,而且那拐子直接地逼过去。被勒得都不能呼吸了,纲吉又委屈又气愤,“都因为云雀学长这个大混蛋什麽都不说就不见了啦──”
      压迫感顿时散去,纲吉闭著眼,颤抖著,但脑袋开始恢复运转,心下也在松了口气。
      
      ──等等。刚刚说了什麽?──云雀学长这个……大混蛋……
      
      要、要、要死了,居然把真心话给说出来了啊啊啊啊!现在该怎麽办啊?绝对、肯定会被秒杀的啊啊啊!
      不过,下一秒,纲吉就呆住不能动了。
      
      
      “纲吉。”那个人这样唤了一声,在看过来的时候,向上挑起的凤眸微微眯了一下,伸手就将捞了过去,嘴唇也欺近来。
      十年後也就算了,身高差也就认了,像抱著小孩子一样的现在到底怎麽回事啊?
      但这样的吐槽在某双略显得冰凉的手掌贴在腰部的时候顿止了。那双手探进了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嘴唇也在自己的後颈移动,就在温热的舌头舔上耳廓的时候,纲吉再也站立不稳地软倒在了抱著的人身上。
      “云……云雀学长……”话语变得支离破碎,声音在颤抖。
      话刚出口,嘴唇就被堵住了。舌头被勾住,吸吮啃咬,仿佛被按著贴著似的亲吻著,再靠近一点,再近一点。恨不能,两个人就这麽揉成一个人就好了。
      手要怎麽放?抓住那个人的手,还推开那个人的手?又或者反身抱住那个人?被抓住往对方的身体上放,手指碰到对方的肌肤,一瞬间像被烫到一样。明明略低的体温,此刻却烧起了大火。纲吉也不知道要怎麽办,只好犹犹豫豫地把手放在那个人的手臂上。
      亲吻仿佛不会停止,两个人面对面,因为身高的差距而被迫仰起头来。纲吉脑袋里一片混乱,只觉得浑身都好热好热。那个人的手指明明略微冰凉的,可所到之处却燃起了火焰。
      什麽时候衣服被脱了去,又什麽时候变成了自己跨坐在那个人的身上,手按在那个人的胸膛上这样的情况,纲吉一点印象都没有。记忆里一直锐利而迫人的眼眸此刻只有自己的倒影存在,而那样……脸红著接受这一切的那个人,真的自己吗?
      
      ──只要云雀学长就没有关系。
      
      下一秒就因为疼痛而溢出呻吟来,手指忍不住用力地抓住了什麽,腰部被单手抱住,嘴唇凑上来,细密地亲吻著自己,另外一只手似乎闲不住地在自己的身体上到处游走。动作激烈起来,被抓著按著,也不觉得疼痛,反倒心里满溢得好像要炸开了。
      “云雀……学长……云雀学长……云雀学长……”想要抱紧这个人,明明已经很亲密了可还想要更亲密一些,不停地呼唤这个人的名字。
      然後,手指就被紧扣住了。那个人以强悍的姿势表达了自己的存在,再一次地吻到不能喘息,无法喘息的地步。
      
      ──就在这里。就在这里。
      
      
      ──没、没、没脸见人了啦!!
      实在太不敢相信了,两个人就……就……就这麽地在学校的走廊上……[哗──]了。身上盖著云雀学长的制服外套,脸死死地埋入正抱著自己行走的云雀学长本人的怀里,泽田纲吉有在想,干脆这麽把自己憋死算了。
      “啧!”
      感觉到抱著自己的那个人停住了脚步,打开了一扇门,然後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纲吉有小小好奇地悄悄地掀开制服的一角,就看到以前学校接待室的位置的门打开著。
      突然就感觉到视线过来了,纲吉连忙又缩了回去。
      被放置在沙发上,还没来得及看十年後的接待室到底怎样的,特意抓上来蒙住脑袋的衣服就被抓了丢开去,然後又被亲吻住了。
      迅速地撬开的嘴唇,攻占的一切,再一次被吻到呼吸不能,全身无力,在对方转移阵地移到脖子和胸口的时候,纲吉下意识地就想瞪那个人一眼。
      那个人似乎感觉到了的视线,抬头,凑上来吻了的眼角一下。
      纲吉顿时愣住了。
      
      
      想触碰
      这句话没有说出来,也被充分地表达了。
      纲吉脸红地反手抱住了那个正在亲吻自己胸口的人,在对方稍显得错愕地抬头来看时,闭眼亲了上去。
      [也想要触碰。]
      还有。
      [好久不见,很想。]
      
      未被说出口的,不被表达的,接下来的一切,就全部交给身体来诉说吧。
      
      
      ──Fin──
      
      
      虽然无比……囧的题目,但,看正直的脸。
      嗯,委员长的生贺完毕了。
      扭头,虽然上面的没什麽内容,企图写得火辣一点也……根本不可能,但,好歹碗肉,委员长笑纳笑纳了……
      
      虽然最开始只墙头,後来又变成喜欢的人,总得来说,对於纲吉的爱好像比对的爱要少那麽一点点,但们在一起的时候最爱了。
      委员长,生日快乐。
      
      
      (别、别随便拿出拐子来啊啊啊──)



          没有把稿子从公司拿回来……有乱码T_T

           抱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05-04

    评论



  • 哦呜呜呜呜~9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