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9

    [海贼王索路]镜像(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63.html

      镜像[索路]
      
      
      乌苏13
      
      
      
      你是映在湖面上的影,是我永不可及的恋。
      
                  ──此文,献於那苦涩激烈的青春以及过去的我们。──
      
      
      
      索隆一个人在二楼的锻炼室锻炼,死得只剩下骷髅的布鲁克也在跑步机上奋力奔跑,每只手都抓著至少五百斤的哑铃在上下浮动。  
      相比较楼下甲板上欢乐的“哇哈哈,我又钓到一条大鱼了!”、“不对,其实我钓的这条鱼比较大”、“我的才比较大!”、“比一下!”、“比就比……”沈寂了几秒锺,某个人“我是船长我说我的鱼比较大就是我的鱼比较大!”以及之後的“耍赖也要有个限度吧──”之类的大声对话,这里真的是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觉得太过於吵闹。  
      大概是到了中午,锻炼室的门外响起来乱七八糟的脚步声,门被大力地拉开,一张灿烂的笑靥出现,“索隆,布鲁克,吃饭时间到了!快点快点,去晚了可就什麽都没有了!  
      “谢谢路飞桑,特意来叫我们。“布鲁克连忙停止跑步机,把哑铃小心翼翼地放下,转头叫索隆,“索隆桑,我们走吧。”  
      索隆面无表情,“啊。”  
      布鲁克回头就看到路飞还站在门口,“路飞桑?”这次怎麽回事,特意来叫人吃饭就让人够惊奇了,现在还没有去餐厅还继续站在这里?布鲁克又看了看丝毫不为所动的索隆,又看看路飞,突然不知从哪里拿出小提琴来,“哟呵呵呵……这样好的中午,果然还是要先来一曲……哟呵呵呵呵……”说完,他真的就开始了。  
      “布鲁克,吃饭了。”索隆把剑收拢挂在腰上,边走边面无表情地提醒道。 
      “对啊,布鲁克,在这个时候,吃饭是最重要的!”  
      “咦咦?”布鲁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咦咦?”等那两个人率先走下去,才把小提琴放下,抚著胸口:“啊啊啊──吓我一跳!差点连心脏都扑通扑通跳出来了!呃……虽然我已经没有心脏了。”
      
      ──但是这种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
      
      
      
      不过,最近桑尼号上的空气都很诡异,比如现在──  
      “路飞,这些分量是你的,如果不够再叫我做。”香吉士手上五六个大型盘子,头顶上还有一份,刷拉拉地放在路飞面前,脸上也没什麽表情地说。  
      “香吉士果然最好了!“路飞马上就扑进食物堆里,欢快地吃起来。  
      其他人看著这一幕,都稍微地放下了心,也开动起来。  
      吃完了以後,路飞站起来宣布:“今晚上我来守夜!”还甩著手臂,干劲满满,精力十足。  
      “不,今天轮到索隆守夜了,路飞。”船上的女王娜美站起来很无奈的样子反驳。  
      “咦?这样啊。”路飞歪头,笑眯眯地看向索隆,“那我跟索隆一起守夜好了!”  
      索隆抬眼,没有说话。  
      那一瞬间,大家都感到了索隆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偏偏就有个家夥不知死活,笑容灿烂地自顾自地说:“那就这样决定了!守夜!守夜!守夜──”地往外走了。  
      船舱里寂静了好几秒,之後,索隆也站起身来,“我先去洗澡了。”说完,也直接走掉了。  
      船舱里继续寂静,之後,剩下的人除了布鲁克之外,全部都齐齐叹了口气,“那两个白痴笨蛋!到底这样子多久啊?!”  
      布鲁克的脑袋上顿时出现了许多的问号,“咦咦?”
      
      
      
      
      事情变成这样子源於一个星期前乔巴医生的突如其来的提议,说要给大家全面地检查一下身体。  
      尽管大家都发出了“咦?可是大家都没有生病啊、也没有不舒服啊、那为什麽要检查?”这样的疑惑,乔巴还是很坚持地要进行。  
      反正最近很闲,难得看到驯鹿医生这样男人的一面,众人心底一凛,便真的由他而去。但是那之後的结果,却是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只除了路飞,路飞那个混蛋家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不,说不定他自己早就清楚明白但是什麽也不会说,因为他就是那样无所谓。  
      海贼在出海的时候,就有死的觉悟,所以生命什麽的早就豁出去了。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但是都有些不太能接受那个“机能重组细胞出现变异抗毒以及可能会缩短生命”这样的结论。  
      不约而同的,桑尼号陷入了少有的沈寂里,并且对路飞这个人表现出了多种的情绪,宠溺但是面无表情。如果可以,就以身相代,但是那个人肯定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责怪自己在那种时刻不能分担他的压力,不能承受一点他曾经承受过的东西。怨恨自己的不够强大,并肩的能力都没有。
      
      
      
      “索隆桑对路飞是怎麽看的?”在长长的廊道里,索隆洗澡完抱著毯子看样子是要去守夜,布鲁克认真地问出了这样的话。  
      布鲁克相信,比起他这个才加入草帽一夥的新人来说,他们这一群在出海没有多久便在一起的夥伴们对路飞的感情更为复杂,更何况是离路飞最近的索隆。只是,索隆最近的表现实在是令他很担心。  
      他想起之前在锻炼室,路飞出现时,背脊刷过的凉飕飕的杀气。那种毫不掩饰,并且是无法掩饰的杀气,让他都忍不住要瑟瑟发抖起来。而且,之後,在餐厅里,在路飞说出要守夜时,这个人也是马上就忍不住杀气。  
      他是真心的对路飞起了杀意。  
      索隆与布鲁克对视,彼此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认真的坚持。

      
      许久之後。  
      “我追随那个家夥的强大无所畏惧,我也憎恨他的强大无所畏惧。”  
      索隆的脸那一刻宛如鬼神,阴沈黑暗,可说出来的话那麽柔情蜜意。  
      “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爱他。”
      
      面对布鲁克震惊的样子,索隆提了提剑柄,往了望台去,擦身而过的时候,丢下一句:“不用担心,大家都只是在生气而已,对那个家夥的任性乱来。”
      
      因为比任何人都要爱他,所以你生气到想要杀了他吗?  
      布鲁克看著索隆的身影沈入到夜色里,高大并且孤独,但他最後转身再看过来时,脸上是有笑的。
      
      
      那大概是,无论那个家夥再做什麽事情都会无条件包容并且支持的觉悟和决心。
      
      
      ──Fin──
      
      辅助阅读:
      其实这个文我就只是想表达一种情绪,对路飞不满的一种情绪,所以实质上是没有内容的。
      ……感谢你看到最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