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0

    [海贼王香路(sl)]是小别胜新婚(完) - [海贼王香路(s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61.html

      是小别胜新婚[香路]
      
      
      
      乌苏13
      
      
      这一篇产生的理由很邪恶。
      下午在跟香吉士本命的沐野君聊天,突然就聊到了关於俺最近节操不在家的事情,然後就说起了橄榄油,再说了到浴室。
      一说到浴室,话题就开始转向了18禁,就聊起了sl这一对。
      当时就开始喷鼻血又觉得有爱到不行。
      所以。
      本文有H,甜,cj的孩子慎入。
      
      
      
      
      
      
      已经快要十七天七个小时──实际上是十七天六个小时四十四分三十六秒──没有见到路飞了,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诉说想念跟渴望,生疼。
      香吉士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他爱一个人这样深,还有越来越深的趋势。
      
      >>>
      
      老实说,与那个人第一次见面什麽的,香吉士是有些不愿意回想的。
      那是“听说有专门的找麻烦的家夥在连锁餐厅里连续闹事还霸王餐”,那时还年轻气盛的香吉士当然马上就赶去处理,是连续跑了三个城市,费了很大的工夫,最後才将那个家夥逮到的。
      逮到的那个家夥在黑色的渔网里死命地挣扎,因为挣扎太厉害完全不知道长相,但那一头黑曜石一样的头发跟那橘色的草帽以及一件红色的马甲褂子一条蓝色的短裤还穿了一双拖鞋,这样的打扮──
      香吉士的脸稍微有些扭曲,“这样的家夥都能进我们的餐厅了吗?”
      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是因为那是正宗的法国菜餐厅,最早带到东方来,在这片土地上历史悠久,装潢高档,环境优雅,虽然并未要求一定要西装礼服才能进入,但至少这样完全没有正经样的家夥想也不要想能够进去吧?
      “我就是进去了。”回答香吉士的是还在继续在渔网里挣扎的家夥。
      香吉士顿时火起,冲上去就是两脚,“你给我闭嘴!”
      从x市开始,一路经过,只要有海上餐厅在就必定进去霸王餐,而且不止一次,胃口极佳,每次的餐点价值都超过万元,并且趁服务员不注意就将别桌的菜式直接端到自己的面前吃掉,这也是闹事的开始,在餐厅因为服务不周到开始乱起来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离开。
      香吉士注意到那个少年的脸非常平凡,似乎注意到香吉士在看,就灿烂地笑起来,眼珠子四处转,“这里是哪里?”
      “你是谁?”
      “我?”那个少年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他就著被网住的样子坐了起来,“我是蒙奇•D•路飞,是要攀登上世界最高峰的男人。”
       “为什麽要吃霸王餐?”香吉士在那个人面前蹲下,问。
      “因为没钱。”少年答得极为爽快。
      “没钱你还进什麽餐厅?”香吉士顿时觉得火气又上来了。
      “因为这家的饭菜特别好吃!”少年这次答话更快了,还露出洁白的牙齿嘻嘻地笑。
      香吉士再也忍不住怒气,就是一顿胖揍,“没钱你就不要进来点那麽多菜式啊?!而且你霸王餐一次就够了干吗还每一家连锁店都要进去霸王一次?你是存心挑衅是吧?故意的吧?”
      “对不起。”少年顶著一张猪头脸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啥?!(一时想不到其他的词语了= =)你现在要在这里打工还钱!这个是契约──”说著,香吉士强硬地抓住那个人的手在印泥上按了一下又啪的一下按在了那张纸上。
      这一切都做完了以後,香吉士才让人把那个人放了出来。
      那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天已经渐渐地黑了。
      香吉士让人去拿海上餐厅的服务员制服,开始对这个人说注意事项。
      “好饿啊……好饿……”那个少年先是坐直了听,接著就弯了腰,之後更是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渴望地看著自己,那真的是饿极了的眼神。
      家训是“不能冷酷地对待饥饿的人”,香吉士对著这样的眼神迟疑了。
      “好饿啊好饿啊……”那个少年抱著肚子滑到了地上,还开始在地上翻滚,声音也是软绵绵的,比起最开始那种洪亮理直气壮,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要形容的话,之前是老虎吼叫,现在是小猫喵喵。
      香吉士踌躇了。
      “饭!肉!鱼!饭!肉!鱼!”这三个单词重复重复一直重复……
      香吉士终於扯下叼在嘴边的烟,快速地去厨房炒了一盘意大利炒面,端到那个人面前。还不等他说什麽呢,那个少年就伸手快速地把那盘面塞进了肚子里,前後他发誓绝对没有超过三十秒锺。
      “你是在变魔术吗喂?”香吉士再度叼在嘴上的烟因为这个人这样的速度刷地朝地面亲密奔去。
      那个少年眼神闪亮无比地盯著香吉士,“好好吃!绝对是世界第一的美味!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厨师!”少年的脸正直,“可以再来一碗吗?”
      “你怎麽不去死啊!”香吉士起身一脚踹上,却到底是再去了厨房,这次是煎牛排。
      当然,那时香吉士可完全没有想到,会跟这个人牵扯至深,甚至於爱这个人到无法自拔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
      
      车子平稳地行驶,不时晃过倒影而来的五颜六色霓虹彩灯。香吉士坐在後座,手指不由自主地在腿上敲击,特别是在十字路口红灯亮著许久之时。
      今天的人似乎特别多,横过马路的人宛如一阵潮流缓慢地从车前经过,看得香吉士心生起烦躁来。
      他在上午十一点就从法国回来了,首要还是先回餐厅总部,十多天的工作量压在那里,餐厅即将要推出的新菜式还要多方面的进行报告,由法国带回来的新厨师也要进行介绍,好几次在空闲时刻拿起手机,最後都放下了。
      专心做完眼前的事情,再去见他,香吉士是这样下了决心的。
      只是等他忙完,已经到了晚上九点,不得已在公司吃了晚饭,现在更是已经快要十点了。
      心情是越来越焦躁了。
      视线转向窗外的景物,百货商场前的人流,巨大的霓虹招牌,促销商店里传来的音乐声,香吉士又把视线拉回来,忍耐一般地等待绿灯出现。
      之前打了他的电话,却只有接通没有被接起来,那个家夥肯定是又没有把手机带上,作出这样的结论之後,香吉士不无沮丧地挂了电话,心急如焚地往家里赶。
      所以说,这一群又一群宛如不会停止流动的人群,真的很讨厌。
      
      >>>
      
      在那之後不久,香吉士就後悔到不行了,路飞那个家夥惹事捣乱的能力比他做事的能力要强百倍,不,是万倍不止。
      正经的生意人家,怎麽能够继续留这样的人在,但最终香吉士也没能赶这个家夥走,反倒是这个家夥某一天突然就不见了踪影。
      相遇的那个时候,香吉士十九,而路飞十七。
      再见时,已经是四年过去了。
      两个好久不见的老友──当时在吃饭之前,勾肩搭背地说著这样的话的人是香吉士没错,嘻嘻哈哈应和的人是路飞没错。
      两个人在海上餐厅的二楼包厢里,边吃边聊。
      香吉士知道了蒙奇•D•路飞这些年是征服了不少高山,甚至还丢出了“摄影师”这样跟他完全不搭边的身份,简直让香吉士错愕了。
      而路飞则知道了香吉士这些年又发明了不少的菜式,喊著要吃,拾掇著他去做,欢乐地敲碗等饭吃。
      最後,两个人还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地往对方凑近。
      等香吉士惊醒过来时,他正捧著路飞的脸亲吻得正高兴呢,而被亲吻的那个人也一点厌恶感都没有地尝试回应著。
      说起来,香吉士至今都觉得那很神奇,因为就是那样,之後他们就在一起了。
      一年里面,路飞差不多是半年在家里半年在外面旅行跑动的。最开始,香吉士还有种“这样的关系不会很持久”的感觉,一年又一年地过去,相处模式也没怎麽变化,彼此的事业也都在进行中,只是“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然後,才惊觉,他们正在相爱,而且还是一直很相爱。
      
      >>>
      
      “我回来了。”
      香吉士进门,一边找出拖鞋来换,一边往里面走。客厅里没有人,卧室里也没有人,正想著那个家夥到底去哪里了,就听到了浴室里传来了水声。
      [原来是在洗澡啊。]
      香吉士想著,手指不由自主地就搭上了浴室的门锁,下意识地一扭,因为没有想居然会真的可以打开,在门开的时候,他还愣了一愣,之後眼睛都直了。
      他心心念念的家夥果然在洗澡没错,淋浴,热气腾腾的水雾弥漫了整个浴室,那个人的身影在那样的雾气里若隐若现(?)。他正在洗头发,双头举高在揉搓头发,头发上的泡沫很多,掉落下来。身体上也满是泡沫──是那个家夥的坏习惯,泡澡才会弄得全身都是泡沫,但是那个家夥就喜欢淋浴的时候也弄得全身都是泡沫,尽管被水冲一冲,那东西就七零八落的。在那泡沫和水雾其中的身体,骨架形状优美,肌肉一块一块匀称在地其上,显出力量的美,非常利落。
      香吉士看著那泡沫和著水流从路飞的背上滑下去,经过某个高耸的丘再顺著笔直修长的腿往下,只觉得口干舌燥,心也跟著那泡沫一起往下滑,咚一声之後开始剧烈的起伏。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那个人转过头来,略微吃惊的表情马上就变成灿烂的笑容,三步两步地奔过来,接近的时候更是扑上来,笑嘻嘻地用沾满泡沫的双手搂住香吉士的脖子,双腿挂上他的腰,“香吉士,你回来了!”
      香吉士因为他那样的冲劲而稍微往後退了一小步,伸手就抱住了他,入手肌肤润滑,几乎下意识地抓著他往自己身上带,心更加乱起来,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我回来了。”
      “嘻嘻……”路飞笑嘻嘻地把鼻尖贴在香吉士的鼻尖上,小小地磨蹭了一下,“欢迎回来,香吉士。”
      “嗯。”剧烈的心跳在那一刻差点要停止,之前那满满的渴望都因为这一句而得到了稍解,香吉士望著他,笑容越发温柔。
      之後,两个人就这样对视著亲吻上了。
      先是清浅的啄吻,嘴唇微一触就分开,可还没有离开又接触上了。忍不住牙齿轻咬噬路飞的唇,舌头伸到他的嘴里,勾引著对方一起起舞。他们的双手在抱著对方,越抱越紧,直恨不得融入到对方的骨血里去。嘴唇变换角度亲吻,舌头滑过对方的口腔,数过对方的牙齿,然後舌尖又纠缠在了一起。
      长长的一吻结束以後,路飞有些气息不稳,却看得出是极为愉悦的。他双手撑住香吉士的肩头,居高临下地额头碰上他的额头,轻轻地敲了两下,突然就扑哧一声笑了。
      “嘻嘻,香吉士也全身都是泡沫了。”他这麽说著,眼睛闪亮闪亮地看过去。
      香吉士直直地回看,路飞那个家夥的心思他哪里不会不了解,无奈地一笑,抱著路飞走近浴缸放下,一边已经在迫不及待地扯著领带,“那就一起洗吧。”
      回应他的是路飞大大的笑容,“好啊!”
      
      >>>
      
      因为水流和沐浴露的关系,之前又做了足够的扩充,进入变得较为容易,但在狭窄的浴缸里,两个人要动作还是显得较为困难。
      香吉士一边亲吻著路飞分散他的注意力,一边试图就这样抱著他站起来。只是这样的带动了两个人的连接部位,都不由自主地溢出呻吟声。
      “香……香吉士……”
      听到恋人那样诱人的声音,还能忍得下去才有鬼了,几乎要腿软缴械了。香吉士靠坐在浴缸里,扶正恋人的腰部,先是缓缓地动作,最後却失控地用力动作起来。
      路飞的手先是抓著香吉士的手臂,之後似乎不太能承受地靠上了他的肩,很快就被扶著亲吻著,那种仿佛都不餍足的亲吻让他越来越热。
      到底是怎麽不小心碰到了莲蓬头的开关也不知道,水流从後面喷洒过来,还是热水,一下子,整个浴室再次溢满了水雾。视线所及之处都是模糊的,但是面前这个人是清晰的,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沈迷和沈沦,那些全部都是因为自己。
      心情变得很高兴,非常高兴,抱著香吉士的脖子,路飞倾身下去,唤著他的名字,却因为呼吸不稳,动作激烈的缘故,声音变得断断续续的。他想要亲吻,却因为视线的晃动,结果只亲到了脸颊。
      香吉士本来是要抚摸路飞的脸颊,却在水喷下来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手转去抱著他躲开那直接过来的水流,免得水溅到眼睛里。
      因为这样的动作,路飞的嘴唇滑过脸颊,热热烫烫的,眼神迷蒙著,脸色红润可爱。虽然不满只亲到了脸颊,不过──他嘻嘻笑著捧住了他的脸,专注地亲吻著。轻咬,啃咬,完了之後,故意沿著嘴唇的形状舔舐一圈。
      “香吉士……”之後,更是咬字清楚地唤著他的名字,重重的一口咬在他的唇上。
      是有些疼痛的,可比不上心里满满的鼓胀感。那是种感动到不行了的心情,他几乎是膜拜地亲吻上路飞的身体,看著他转过去,手撑在浴室里一侧的半人高墙镜上,背对著自己,似乎是因为自己没有动作而回过头来,眼神示意著。
      热啊热啊,真的好热啊。恋人那种诱人的表情出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叫他去死吗?香吉士哪里再控制得了他的动作,猛烈的撞击与顺从的接受,满心满心里全部都是这个人,还要怎样才能表明──我爱你到不行了?
      “路飞……路飞……”喜欢你,爱你。
      手掌在他的身上游移,绵密的吻从脖颈一直往下,顺著脊背,一遍又一遍地亲吻著,抓住那个人的腰,忍不住就动作激烈。而那个人热切地回应著,简直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回头叫著自己的名字,手伸过来就马上抓住,凑近过去,吻上他的唇。因为那样的动作,唾液吞咽不够及时地顺著嘴角流下来,而嘴唇就那样跟著一起在脖颈处流连一会儿,再次倾身上前含住路飞的嘴唇,叼住了他的舌头。
      又重新展开新一轮的攻势,抱住他,两个人面对面,他自然而然地盘上自己的腰,亦是同样积极渴望。
      ──好爱你,好爱你,好爱好爱你。
      
      >>>
      
      水还在继续流著,浴室里的雾气越来越浓了,两个人还交叠在一起,香吉士从身後扣住路飞的十指,举到唇边一根一根地啃咬。
      路飞懒洋洋地靠在香吉士的身上,任他动作,而在清洗清理什麽的到差不多的现在,面对著香吉士这样类似挑逗的行为,他终於忍不住了,“香吉士。”
      “……嗯?”那个家夥的嗓音现在是清亮中带著沙哑,香吉士只觉得那声音性感无比,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我,饿了。”
      呆上三十秒锺,香吉士忍不住轻轻笑起来,起身去外面拿了浴衣把这个人从水里抱出来,拿浴巾抱住擦干再帮他穿好衣服,之後才关了水龙头,抱著他去客厅的沙发上坐著,之前还把垫子给他垫上。
      “香吉士,我饿了啦。”
      动作才稍微慢一点,想要帮他擦干头发就被这样撒娇地抱怨了,香吉士又无奈又无力,“我去做饭,你自己擦头发。”
      “嗯。”
      香吉士看著路飞点头保证,接过自己手里的毛巾就没动作了,不由得叹气,只得想快点去做点什麽再来给他擦干头发了。
      “香吉士。”
      没想到路飞又叫住了他。
      “嗯?”
      路飞只是看著他嘻嘻地笑。
      香吉士也微微笑了,那笑容无比温柔,然後说:“我回来了。”
      
      ──Fin──


    分享到:

    评论



  • 换模版了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