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1

    【原创言情】中意他(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52.html

    中意他(文/应有雪)

    1.

    >>>

    最差的情况!

    关澜被那种力道撞得稍退后了两步,勉强稳住了自己可抱在手里的刚复印好的文件就那样飞了出去。她怒气冲冲地瞪向罪魁祸首,一句“你走路怎么看路的”却硬生生地卡死在了喉咙口,下一秒她咬住了下唇,挺直了背脊。

    白色的纸张飞扬里,对面的人也露出了错愕的神情,看样子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在走廊上转角这里,居然跟自己就迎面撞上了。

    身形高大,肩膀厚实,银灰色的西装极有质感,金边眼镜,随身携带手提电脑,标准的精英形象,甚至因为那个人有一双上挑的锐利凤眸,而显得居高临下,气势咄咄逼人。比起最后一次见面,实在是差太多了。

    关澜情不自禁地回想起这个人五年前的样子,总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眼睛没有近视自然也没有戴眼镜,嘴角的弧度不是这样的似笑非笑,而是跟眼睛一起弯弯的,是可爱温柔的笑脸,爽朗又阳光。察觉到自己内心的动摇,关澜皱了眉,神色不善。

    对面的那个人也把错愕的表情收起来,拿手推了推眼镜,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他们就这么面对面地对峙,任那一堆纸散了一地。

    “关澜你复印到哪里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对面传来怒气十足的吼声,是秘书室的秘书长小姐。那人年纪已过四十,中气十足,教训起人来更是超越年纪的猛烈。关澜心下一凛,连忙蹲下开始捡地上的纸张。

    对面的人似乎也想到了他是罪魁祸首这样的事实,也帮忙一起捡。关澜头也不抬地接过那人递过来的纸,抱起来,踩着高跟鞋直直地往会议室去。走出了一段距离,她又回过身来,直直地对上他的眼。那种眼神那种气势,就跟刚出来的牛犊一样,然后她勾起嘴角笑了,冷冷的,“好久不见了,言世勋。”

    被她叫做“言世勋”的青年再一次地拿手推了推眼镜,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是过来这边工作的吗?那么就先祝你工作顺利好了。我要忙了,再见!”关澜的眼神更冷,一口气把话说完,抱着那堆资料继续前行。这一次,脚踩下去的力道比刚刚的更重,速度也快了一些,这样的姿势表明的这个人正在生气,是火大得很。

    一到会议室就被小姐扑面而来地大骂一通,不仅数落了这一次,连之前的一些什么“总是心不在焉啊上班迟到啊”等等一系列琐碎的事情全部拿出来说,最后更是教训道:“凭你这种学历,再不用心工作,真不知道你有没有呆在这里的资格。”

    关澜虽然对她把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拿来说,感到不满,但最后被那样教训完全就是自己确实不够用心的缘故,只是——果然还有言世勋的错!

    >>>

    是说,最近名叫“关澜”的这个二十六岁女人运气果然差到了极点啊!

    中午去楼下的公司食堂打饭明明看到有喜欢的糖醋排骨结果排队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没有了,只得随便地点了猪脚,坐到位置上才发现那猪脚上的毛比自己手臂上的毛还要长还要粗!

    关澜顿时没有了胃口地把餐盘推到一边,买了一罐果汁,决定去顶楼呆一会。

    C城的繁荣之处在于它的矿业、旅游业以及服装制作销售贸易,处在市中心的这栋鎏金大厦不过二十三层,看不到全市的景色,只能依着栏杆吹吹风看看灰色的天空罢了。但顶楼还是有一些绿色植物在的,设有小亭跟假山池鱼,还有石椅。

    关澜上来的时候,这里有不少的人,她随意地找了个地方呆着,拉开易拉罐,把吸管插进去叼着,开始放空思绪神游。

    是上上个周末,得到“言世勋回来了”的消息的。

    当时,她正因为夏天来了,却一直大雨倾盆没有办法晒棉被而烦恼,但是屋子还是要收拾,大衣也要拿去干洗店洗好,等太阳出来了再晒过就好了。家具也最好换个位置,窗帘也要换成翠绿的颜色,花瓶里的干花看着很烦了要换新的,冰箱也要清一清,也要去超级市场补充食物了。

    然后,在那时,电话铃响了。也不是刚才在收拾的时候碰到了它哪里,那声音尖锐得好像尖叫,吓得她下意识地就把手里的东西给扔掉了。被她拿在手里的是一碗昨晚剩下来的酱汁牛肉,碗是没碎掉,但是里面的酱汁跟牛肉摔了出来,把她白色的裙子染了一个恶心的颜色。而她的手那样一甩就打到了冰箱门上,顿时麻痹掉。

    她一边捧着手,一边心疼地看着自己去年冬季打折才买下来的长裙,扯着纸巾擦了一下又被那铃声闹得心烦得要死,只得过去将电话接起来。

    是非常非常久不见面的那个人——言世勋——的朋友,寒暄客套什么的关澜直接省掉了,在知道对方是谁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那边的人因为她这样直接而沉默了半晌,最后小心翼翼地说:“那个……我是来告诉你,言世勋回来了,今天下午四点的飞机,你要不要……”

    啪一声,关澜就挂了电话,但是电话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关澜皱着眉头二话不说地把电话线也拔了。

    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她就变得特别倒霉起来。

    什么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把拖鞋穿出来了不得不又从一楼爬回六楼来换,因此而迟到被骂;从电梯里出来结果鞋跟却陷到了门缝之间,最后不得不让保安帮忙把鞋跟锯掉才把电梯卡住的情况解决;还有其他诸如走在路上被撞或者撞到电线杆喝水被呛等等——

    今天的这种程度已经算低了。

    关澜禁不住拿手捂着脸,呻吟。

    她知道的,“言世勋回来了”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衰神降临。

    +++++++++++++++++++++++++++++++++++++++++++++++++++++

    抓墙,最近萌同人太过了……T_T嗯,写个商业稿子。

    俺要写商业稿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

    TBC。

    分享到:

    评论



  • 回复鬼變了:趴地,是原创言情。


    - -最近同人萌太多了,被抽打了,要赶稿了……嗯,有空会写同人的。



  • 这是虚构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