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3

    【原创言情】中意他(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32.html

    4.

    >>>

    关澜是通过自己的青梅竹马盛世杰认识言世勋的。

    算是一次相亲的聚会吧,学名叫“联谊”。

    关澜已经大三,而且目前已是第二个学期了,却还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简直就像是受保护的珍惜动物一样。

    盛世杰不止一次用鄙视的眼光上下地打量了她,正是冬天,关澜整个人都捂得死死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那样很暖和,而盛世杰的评价就是“老气”,老让她打扮下自己,穿个短裙长靴之类的。更是找了很多借口拖着她出去玩儿,想着法子给她介绍男朋友,关澜都一一推辞了。那一次盛世杰发火了,数落了她一通之后,声音又放柔了。

    “我哥们要来,给你介绍下,那可是我最好的哥们,跟亲生的一样。”

    都已经十一月底了,外面的冷风干巴巴地刮着,打在脸上生疼生疼。出门一趟,不仅要毛衣大衣,而且围巾帽子手套都要一应俱全,实在是笨重得很。关澜宁愿缩在被窝里,上个网,画个画,看看动画打发时光也不愿意出门去。

    可盛世杰的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她不去后果肯定十分严重,不得已才从被窝里爬起来,拾掇出门。

    盛世杰定的地方是在关澜所在学校跟他自己所在学校的中心地段,是一家KTV,名字叫“音漫漫”。因为价格公道,自助餐的分量和菜式都很足,环境也雅致,在学生群里口碑极好。

    是跳下公车后,看到那个人的。

    一头松软蓬起来的发尾微卷的黑发,黑色的长风衣外套,一条很长很长的直垂到差不多膝盖部位的红色围巾,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仰头看着,风扬起了他的发丝跟他的围巾,而他的嘴角噙着笑,非常温柔的样子。

    关澜只觉得有些脸红心跳,装作不在意地匆匆而过,打开手机看盛世杰发来的地点短信,念叨着“三零三室”,慢慢地爬楼梯。最开始走错了方向,正要转到另外一个方向时,与刚刚在楼下见到的那人遇上了。

    关澜至今都还记得,那走廊上的灯是昏黄的,映着复古的壁纸,恍惚里,就觉得有些不小心就跌入了另外一个时空里。

    那个人似乎注意到了她在看他,便微微笑了一笑,关澜下意识地也回了一个微笑。

    老实说,那还真的是极其平常的情景,但关澜就是忍不住脸开始发热,归根究底就是因为那个人实在是超出常规之外了。

    距离不远,可以看到那个人皮肤是极好的,白皙得宛如上得的瓷器,一双凤眸明明该是锐利的,却因为微笑垂下眼睑而显得非常温柔,优美的脸部弧形,漆黑如墨的带笑眸子,就是、就是——那卷发稍显得困扰了。

    如果是直发的话,说不定会更加的亮眼。

    很在意这样的事情,脑海里不停地勾勒出这个人直发的样子,学习美术就是有这样的陋习,记忆力好并且还非常希望能够美丽更上一层楼。

    “关澜!你总算来了!”突然一个爽朗的嗓门把她拉回了现实世界,抬头就看到比自己要高上两个头的同年青梅竹马盛世杰,他只穿了件黑色的毛线马甲里面是白色的衬衫,挽高了袖子,就那么朝她走过来。

    “嗯。”关澜点头。

    但是盛世杰走到一半,就换了路线,几乎是跳着过去抓住了那个人的肩膀,用力地把那个夹在腋下,哈哈大笑起来。

    “啊啊啊,你小子也来了啊!兄弟我实在是太高兴了——”说着,还一边拿手握拳地按在那个人的头顶上磨蹭。

    关澜是一阵错愕又一阵想打人的冲动。

    然后,那个时候,盛世杰嬉皮笑脸地抱着那个她觉得直发更好的青年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架势,得意地介绍他:“我是盛世杰,这个是我哥们言世勋,一个是世杰,一个是世勋,一个班,住在一间宿舍,又是上下铺。怎么样?够有缘的吧?”

    仿佛是回应他的话一般,隔壁的包厢里传出激烈的“锵锵锵”锣鼓声响,同时言世勋伸出手来,“你好。”

    关澜连忙也伸出手去握,边介绍自己:“你好,我是关澜。”

    “好了好了,不要站在门口了,赶紧进去吧。对了,晚来的人,要罚酒三杯,三杯哦!”盛世杰一手拖一个,推着往包厢里面走。

    很久以后回想,关澜有些确定又有些不太确定,她对言世勋的感情,到底是不是一见钟情?只是,确实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有些不能从这个人身上移开视线。

    *               *             *

    包厢里约莫有七八个人,都是男性,关澜看着都昏头了。

    开门一进去,盛世杰就殷勤地给她介绍这个人又介绍那个人的,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家伙的意图,恼怒地绷紧了面皮。包厢里灯光不甚明亮,有人坐在高脚椅上正对着电视机屏幕唱歌,非常摇滚的一首歌,而显得有些吵闹。

    所以,最后一圈下来,关澜连谁是谁都没搞清楚,怏怏地坐下后,就被塞了果汁。

    但接下来的发展却让她有些目瞪口呆。

    那边已经摆开了架势,一连三个杯,满满的啤酒还在外溢,一字排开。关澜看着那一堆就觉得脸都要青了,因为那不是普通的杯子,而是比普通杯子要大上三倍以上的超级杯子。全部灌下去,还是一口气,会、会——死人的吧?

    言世勋看起来也颇为困扰,但还是拿起了杯子,三杯下肚,顿死包厢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紧接着,唱歌的继续唱歌,玩色子的继续玩色子,打麻将的继续搓麻将,然后,言世勋慢吞吞地移动脚步坐到了关澜的旁边。

    “你还好吧?”关澜心有不忍,把手上没有喝过的果汁递给他。

    言世勋极其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又慢慢地伸出手来去接她手中的杯子,速度可以比蜗牛地喝了一口,“谢……谢,我很好。”也不是说话结巴不利索,就是语速很慢。

    关澜有些囧囧的,“完全看不出来很好的样子。”

    言世勋又眨了眨眼睛,慢慢地笑了。

    >>>>

    写到这里就卡住了,那种6万字的长征要到什么时候?什么,月底交稿?

    挖耳朵,我什么也没有听见哦……

    嗯,就是这么回事没错。T_T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