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8

    [海贼王香路(sl)]蔚蓝海岸4-5 - [海贼王香路(s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601.html

      之四
      
      
      
      烤鱼时间到。
      
      白色的石板上,鱼一条一条摆放得很整齐,做厨师的习惯随身带有一些调味品在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柴火树枝是少年在附近捡回来的,石板则是香吉士四处寻找有没有其他的新鲜的叶片可以拿来调味时发现的。
      拿石头架了火,放上石板,果然刚刚好。
      顺便拿了香蕉叶包了扒了内脏的鱼,填补上菠萝──这个是跟隔壁的菠萝地借的,再塞了其他的调味品,埋到火堆里去,海螺、虾子还有贝壳也一一处理了往石板上丢。顺便,一巴掌就把某人偷偷摸摸探过来的手给拍掉。
      “稍等稍等,等我料理完毕才可以吃。”
      “哦。”眼巴巴地瞅著,直直地瞅著,视线一瞬都稍离。
      然後,又有一只手悄悄地摸过来。
      啪!这一下比刚刚那一下要重多了,香吉士的语气也重了一些,“我说你给我等一下!”
      “哦~”少年拖长了声音,还非常委屈。
      当下就引得香吉士想吼一句“你委屈什麽啊”过去。
      
      这个家夥,之前说要去抓鱼的是这个家夥,结果等他下去以後,突然就一捧水迎面击来,泼了他一身,虽然他已经站在了水里了无所谓了,但是果然还是──
      所以,之後,自然是一来一往的激烈的水战开始了。
      打著打著,那个混蛋家夥也不知道脚下踩到了什麽,惊叫著“啊咧啊咧”地摔了,扑通地沈到水里去,再浮起来的时候,是得意洋洋地一手举著一条鱼,“哈哈哈──你看,我抓到鱼了!哦哦哦哦──烤鱼烤鱼哦──”
      “……”省略号就完全代表了香吉士的全部心情。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香吉士恨不得把省略号具体化了顶在头顶上就算是回应了这个家夥了。
      
      那个家夥欢乐地蹦到岸边,挖了一个沙滩的池塘把鱼丢进去,再奔过来的时候,“呐呐!我们来比赛谁抓到的鱼多吧!”说完,就扎了下去。
      香吉士哪里愿意落在後面,二话不说,也扎了下去。
      作为海滨城市洛杉矶沿海的有名餐厅的厨子,好吧,这个前提有点奇怪,但是,他确实是有等同於在海边长大的没错。
      这里是近海,水并不深。再远一些,深入的地方,有石化的珊瑚丛。
      等他浮出水面时,就看到那个黑发的少年也冲出了水面,用力地甩著黑色的短发,笑容灿烂得仿佛要让人拿手去抵挡那光芒。
      “哈哈!又抓到一条!”他举高了一只手,一只大虾紧紧地钳住他的另外一只手,“还有一只虾=──不过,好小──哈哈!”
      香吉士顿时也笑了起来。
      “哇哇!香吉士你也抓到了两条鱼啊!不过,我有三条鱼,还有一只虾!”少年一副我赢了得意样。
      “小子,比赛才刚刚开始呢!”
      
      最後清点战利品。
      鱼总共二十三条;虾都是钳住少年被带上来的,有十只;贝壳是香吉士捞出来的,还有海螺以及一堆乱七八糟的虫子。
      那个少年摸著下巴,面色严肃,“是我赢了。”
      香吉士伸手去摸裤子口袋里的烟,结果摸出软趴趴的烟盒,略皱了皱眉,顺手把那盒烟丢在一边晒太阳,下一秒他就抱住了那个少年的脖子,扶著他的脑袋对著那一堆战利品,“你哪只眼睛看到你赢了?”
      “两只。”少年的声音特平淡。
      “明明是我抓的比你多好不好?”
      “哦,是吗?”少年的声音依旧很平淡,在香吉士无力的时候,他突然用力地扭动起来,然後从衣服里面抓住一只乌龟。
      “哦哦哦哦──有乌龟!”少年的声音顿时兴奋了起来。
      “混蛋乌龟很难处理的,丢掉丢掉!”还有到底是你去抓鱼还是鱼来抓你啊?虾钳住你跟著上来就算了,为什麽连乌龟也……
      
      那时,香吉士没有听到少年有什麽回应,而且之後就马上开始了烤鱼前的准备工作,忙起来就以为没这件事实在是太天真了。
      石板上的鱼,烤好了。埋在火堆里的鱼也好了。虾子已经因为某个喊了无数次“可以吃了吗可以吃了吗”而不得不提前给他消灭掉了,香吉士看著已经按捺不住就抓著烤鱼往嘴里塞,却被烫得跳起来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笑容。
      然而,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摊开的香蕉叶,叶片已经变成褐色,才打开一层,就看到了那只叫他丢掉的乌龟。
      “喂──那个谁。”香吉士的口气很危险。
      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少年啃著鱼笑嘻嘻地抬头,眼睛里都是疑问。
      “这个东西,你什麽时候放进来的?”香吉士点点那只被烤得热乎乎的味道超级腥的乌龟。
      “哇咧?”少年三两口就把啃在嘴里的鱼干掉了,扑上来就要抓起那只乌龟啃。
      “喂喂──这个不能吃!不能吃!肚子会吃坏的──”香吉士眼疾手快,连忙抓起那只乌龟刷地就丢了出去。
      “啊啊啊啊──”少年看著飞出去的乌龟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香吉士则甩著被烫到的手,不晓得现在是要冲过去掐死少年算了,还是要先处理下他被烫到的手好。
      而且,明明之前他是想要教训这个混蛋家夥的!
      香吉士看著惨叫之後,似乎发狠了继续对付那一堆烤鱼的少年,无奈极了。
      
      更让他无奈的事情还在後面呢。
      只不过一个恍神的时间,香吉士再低头,就只看到一堆狼藉了。
      那一边,少年拍著肚子连嘴边的油腻都不擦一下,就摊开四肢倒在了沙滩上。
      “啊啊,好吃!实在是太好吃了!多谢款待!”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麽似的,一骨碌地爬起来,笑容灿烂得露出洁白的牙齿,反手大麽指指著自己,“对了,我是要走遍全世界的男人蒙奇•D•路飞,正在寻找世界上不可思议之谜的答案。”说完,口气转为疑惑,“你是谁?啊──”一脸的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厨师!厨师真是很不错哪──”说著五官突然就皱在了一起,声音好不委屈,“还没吃饱……”
      
      哧啦,打火机冒出了火苗。
      把晒干的烟抽出一支凑上去,点燃,优雅地吸一口。
      下一秒绅士的面具就全部被撕破了,香吉士揪著那个自我介绍叫蒙奇•D•路飞的少年的脸就往两边扯。
      “你小子还真行啊!拖著我一起变成了偷椰子的贼不说!还叫我免费给你做了一顿烤鱼我自己却一条都没吃上你还在喊饿!现在总算想起来要自我介绍了?但是,你是谁这样的问题是怎麽回事啊?你小子没有礼貌也要有个限度吧?!”
      使劲地扯,脸都被他扯变形了的路飞含含糊糊地说了句:“抱……抱歉。”
      听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香吉士蹂躏那个家夥的脸的动作更加起劲了。
      
      
      
      之五
      
      
      
       “喂,贪吃的。”
      “才不是贪吃的,我是蒙奇•D•路飞,是要走遍全世界的伟大的男人。”还故意在“伟大”一词上加重了声音。
      “好吧,偷椰子的贼。”
      “才不是贼,我是蒙奇•D•路飞,是要走遍全世界的伟大的男人。”再一次在“伟大”一词上加重了声音。
      “蒙奇•D•路飞……啊。”
      “有!”欢天喜地的声音,还把手高高地举起来。
      “我叫香吉士,是……”
      “我知道你是厨师。”飞快地打断香吉士的话,路飞的脸上就是得意洋洋。
      香吉士吐出一个优美的烟圈,有那麽一会儿的沈默,然後他语气平静地说:“不是厨师是调香师。”
      
      从美国洛杉矶到法国格拉斯,他就已经下了决定,不承认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承认。
      对於那个找上来的父亲大人,对於十一岁到十九岁之间的时间里,没有一点怨恨是不可能的。
      他感激老头子,但是老头子在那个父亲大人找上门不久之後,就一脚把他踢出了餐厅,说他不配做厨师。
      臭老头,他可没有走远。在关闭的餐厅里臭老头跟其他人一起哭著念著他的好,他可全部都听在了耳朵里。
      所以,从此以後他肯定是调香师了。
      
      “调香师是什麽可以吃吗?”
      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张大脸,大大的眼,左眼下有三条伤痕,问出来的话顿时将香吉士的伤感打散干净。
      “你脑袋里除了吃就没有别的了吗?”
      “有!我是要走遍全世界的伟大的男人。”兴高采烈啊,那口气绝对是兴高采烈外带自鸣得意。
      
      对著蒙奇•D•路飞,老实说,也很难形容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到底是没神经呢还是没脑子,选一个还是两个都选,实在是有些困难,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面对这个小子的时候,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麽事情来。
      比如,那一天,香吉士面对著兴高采烈地说著“有!我是要走遍全世界的伟大的男人”的路飞彻底无力,只得默默抽烟之时,那个家夥突然把手搭在额前,似乎看到了什麽有趣的事情,“啊咧?啊咧?”地叫著,边往沙滩的另外一边走去。
      香吉士当时以为路飞那个小子又发现了什麽好玩的,去去就回,也就没有放在心上,继续默默地抽烟。
      等他觉得不对劲时,那个家夥已经不知所踪。
      
      有的时候,香吉士也会想,蒙奇•D•路飞也许是他的一场梦。
      一场说不出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的梦,梦里面什麽都乱七八糟的,唯有那一身红,那纯粹的黑,那灿烂一笑洁白的牙齿,特别的醒目。
      他说出现就出现,说走就走,不打一声招呼不带走一片云彩。
      
      香吉士在夜幕完全降临之时,循著记忆过来的位置,朝自己投宿的村落行去。
      树枝划过衣服,脚下走过长满草的路径,冷冷的月光之下,他虽然是有些不太明白那路是否正确,却一直走得很坚定很安然。
      在来时,一直环绕的悲伤不甘怨恨等等情绪都渐渐地在消散。
      他想,在未来的日子里,就算不知道前路上是什麽,但是目标已经确定就再也没有什麽好迷惘好徘徊不定的。
      当看到村落的灯光,慢慢走近,看到熟悉的民宿招牌,老板远远地就在招手,香吉士将叼在嘴里的烟拿下来,弹弹烟灰,微微笑起来。
      
      在躺在床上要入睡之前,香吉士忽然满心遗憾地想。
      蒙奇•D•路飞,忘记问那个家夥住在哪里了。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