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03

    [海贼王索路]然后怎样(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568.html

    然后怎样[索路]


    (Together系列)


    乌苏13


    断断续续的钢琴音,在清早时分,听在还在瞌睡的人们耳里,真正是十分的刺耳。

    拿了被子盖住了头可下一秒又把枕头给用上了,然后没有一分钟就恨不得整个人都从这里消失好了,脾气暴躁地坐起身,张嘴骂了一句:“混蛋卷眉毛大清早做什么要练习去自己的练习室不要到录音室里来?!”

    对方马上就停住了按键的手,回骂了几句什么,他已经听不到了,因为那种怒气没有让他持续三分钟的清醒时间,爽快地又倒了下去。

    “哈哈——索隆果然最喜欢睡觉了!”突然迷迷糊糊的脑袋里放出了由忠实的耳朵接收进来的声音,下一刻就感觉到了不能忽视的视线在盯着自己,真的让人十分心浮气躁。
    这一次,他没有生气的时间,因为那视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转开了,之后就是欢快的声音:“香吉士!香吉士!早饭什么时候好?饿死了——”

    那断断续续的钢琴音在一声“马上就好”之后,就完全地消失了,紧接着就是一声轻微的关门声。

    空气里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明明该是好睡的氛围,索隆却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了过来。
    拿手枕在脑后,索隆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才再一次地找到瞌睡虫,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连眼泪都出来却还有些不想闭眼。

    录音室的门一关,外面的声音是一点一滴都传不进来的,索隆在想要不要出去。



    是说,最近OP事务所的气氛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劲。

    第六张唱片顺利发出,在当个星期日就爬上了音乐榜的榜首,之后就忙碌的宣传工作,上电视台节目,上广播电视音乐节目,顺便给某牛仔品牌做代言拍摄新的广告,再之后就是轰轰烈烈的全国巡回演唱会时间了。

    从春天一直忙到夏天,演唱会结束时已经是六月中旬了。

    演唱会不仅完美地落幕了,之后更是应观众要求而加场三场,唱歌的已经尽兴,听的人也尽兴了,那边的恶魔女人赚钱也赚得超开心,大手一挥,一群人就去了夏威夷度假一个星期。

    然后在回来的前一个晚上,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不对劲了,在海边,索隆对着路飞告白了。


    确切地回放是这样的,那时一群人在游泳池边开始烤肉大会,原本是超级热闹的场景,偏偏路飞那个家伙因为两天前冲浪的时候不小心落了水,嗓子有些沙哑沙哑的,被娜美女王勒令绝对不能碰有刺激性的食物,所以此刻那个家伙软趴趴地摊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一脸的了无生趣。

    而其他人,最开始还颇为兴致地抓着烤肉在他面前显摆一二三,十分享受某个人可怜兮兮的眼神已经口水四流的样子。

    因为平日里,大家对着这一位的任性,简直就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什么非要将那首歌拍摄成具体什么样子啊、什么就是要在多少多少时间内就要写好词做好曲因为他最近很想唱歌啊、什么既然大家还想听就要唱个够加场吧、CD的封面一定要做成什么什么样的、附送的周边要一定要什么什么——完全没法形容,总之就是尽提些古怪的要求!

    真的,有可能的话,时间倒流什么的,绝对不要遇见蒙奇•D•路飞是大家共同的梦想,而现在既然已经遇到了还跟了他就老老实实地按照他的要求做好了——口胡!那个混蛋,因此而得寸进尺还要进三丈以上,到底有没有一点自觉性啊!

    但是,在得意地想着要看某人吃瘪样的大家都想错了,他们估计错了蒙奇•D•路飞这个人的任性程度——

    没错,他是答应了娜美不会去碰刺激性食物没错,而且这几天也确实很老实没错,但是那并不代表——在看到肉在他面前晃荡,就不会碰!!!

    所以,在显摆的乌索普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某人张嘴过来,一口就吞下了串串烧的烤肉,幸福地叫一声:“好好吃——”

    更是手臂一甩,就要冲到肉堆里去大吃一番。说时迟那时快,娜美女王大叫一声:“索隆!把路飞拉走!”


    不等她提醒,索隆已经跳了起来,抓着那个某人就往另外一边拖。那个某人可是对肉相当执着,手臂被抓着,身体还是锲而不舍地往烤肉的那个方向去。

    “真是的——那个家伙,以后到底还想不想唱歌啊!他到底有没有他是歌手的自觉啊!”远远地,还听到娜美十分无奈又恼怒的声音。

    索隆的额头滴下一滴冷汗,想,路飞那个家伙是绝对有歌手的自觉没错,但是那种自觉在面对肉时应该完全离家出走了吧。

    才这么一恍神,手臂上就是一痛,某个因为吃不到肉而生气的家伙,一个大口吞,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那时的自己是怎样的黑线垂挂而下,又是怎样地带着他出了酒店,最后那个家伙被夜晚的海洋吸引去了注意力,欢乐地在海边跳来跳去,一会儿捡来贝壳献宝,一会儿就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虫子拿来吓人,然后月亮出来了。


    一直是知道的,路飞那个家伙唱起歌来是怎样的诱惑跟动人。

    在演唱会上,抓着话筒不放,身体会随着节奏而舞动,开了口唱歌之后,眼睛闪亮无比,灿烂的笑容宛若星辰,犹如太阳。

    唱歌是他最喜欢的事情,而他的嗓音清亮高亢,七个八度音,被称为最接近人鱼的声音的男人。

    他的声音纯粹而强大,浅吟低唱,又或者动感激昂,抑扬顿挫,到底是要婉转还是激烈还是柔和还是热烈甚至缠绵,他都能一一的演绎出来。摇滚的、抒情的,多种多样多变的风格,造就了一个百变的蒙奇•D•路飞,却掩盖不了他光芒万丈的本质。

    然后,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兴致上来了,他突然唱起歌来。

    是这张专辑里的新曲,叫做《喜欢》,也是唯一一首由索隆自己作曲填词的歌,也是唯一一首不是由路飞演绎的一首歌。

    写出来的时候,乌索普看着曲谱,第一反应是皱眉,“喂!索隆,这个声音太低了,路飞那个家伙——会唱得很辛苦的。”

    “啊,我就随便写写。”

    “咦咦,我看看——”倒是路飞一下子就把曲谱抢了过去,哼哼唱了两句,就把脸皱成了一个小包子,“真的好低啊——不然索隆你自己来唱吧!索隆唱歌也很好听的。”

    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样的耳朵啊——连他那种五音不全的声音都说好听,但到底还是唱了,竟然意外地受到了欢迎。

    大概,除了路飞本来,其他人都知道的,《喜欢》什么的,就是他的心情,对路飞的心情。

    路飞在唱这首歌的时候,稍微地提高了一个音阶,歌词不太记住的缘故,而显得含含糊糊的,竟然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索隆也忍不住跟着哼唱起来,两个人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在海浪一阵一阵过来的汹涌声里,不可思议的契合。

    “索隆~~~~”唱完了以后,某个人眼睛闪闪发亮地看过来。

    “路飞,我喜欢你。”



    索隆拿手盖住了脸,再一次地觉得深深挫败。

    ——居然、居然就那么轻易地说了出来。

    他与路飞认识也将近两年了,从组建地下乐团,然后到OP事务所开张,到接二连三地连续出唱片。等快要认识第二周年时,才出了第六张唱片。这速度跟之前比起来,可谓是慢到了极点,但曲目却丰富了许多。

    不,那些都无所谓。

    有所谓的是,虽然他与路飞看起来就是情侣那么一回事,但实际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他甚至都拿不准,路飞对他是不是有那么一些些超出友情之外感情。

    那句话说出口后,就马上得到了某白痴的回答:“啊咧?我也喜欢索隆!最喜欢索隆了!”当然,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到他掰着手指头说:“我也喜欢香吉士喜欢乌索普喜欢娜美喜欢罗宾喜欢弗兰奇喜欢布鲁克……大家我全部都喜欢。”

    所以才说是深深的挫败啊!

    回来之后,索隆就一个人霸占了录音室,说是要好好地闭关下作曲什么的,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拒绝了某人要拿他当枕头的请求。

    但实际上每天都睡不好的人是他。



    门敲了两下,声音很轻,然后某个人的脑袋探了进来,一下子两个人的视线就对上了,那个人就欢乐地笑眯了眼睛,接着整个身体就挤了进来。

    “索隆,你醒了!香吉士说可以吃早餐了我来叫你!”

    “哦。”能够让他放弃最喜爱的饭来叫他吃早餐,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当作得意的资本?不好,内心里真的得意了起来。扶着额头,索隆试图尽量地平定心情,突然腰上一紧,是被他抱住了。

    自从察觉到自己对他的心情是喜欢是爱以后,虽然也有拥抱什么的接触,也每每都让他心猿意马起来,但现在毕竟是不一样的,他可是告白了啊!

    那个抱住他的家伙脑袋可爱地在他怀里蹭了好几蹭,然后抬起头来,笑嘻嘻的样子。

    说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是震惊是无奈还是其他的什么,总之,索隆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毫无芥蒂地回抱他,而是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路飞,你知道这个代表什么意思吗?”

    路飞的表情是疑惑的,然后突然就生气地鼓起了脸颊,“索隆是笨蛋!”

    才不想被更笨蛋的你这么说!索隆无奈地叹气,要抓开他抱住他腰的手,结果某人抱得更紧了。

    “路飞?”

    路飞的声音闷闷的,“都说了最喜欢索隆了!”抬头,因为生气而显得生机勃勃的某人十分不满再次重申:“索隆是大笨蛋!!!”


    然后怎样?

    还能怎样呗,不过就是手牵了,身体拥抱上了,最重要的是之后,两个人进屋了,还做了。


    是说,从此,就真的是情侣一对了。

    真是可喜可贺。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