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07

    [海贼王索路]共同生活之哥哥来访·后篇(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552.html

      共同生活之圣诞日哥哥来访•後篇
      
      
      
      乌苏13
      
      
      
      电车轰隆隆地驶来,停在站台上。
      人们下车,人们上车。
      索隆一把扯住落後几步正在跟某位长鼻子家夥聊得正开心的路飞,面色不太好看地抓著他上了电车。而那位长鼻子,以及在他身边装模作样抽烟的香吉士,以及橘发的少女娜美也迅速地跟著上了车。
      然後,在摇摇晃晃的电车里,索隆听著又一次地开始的“你的哥哥是个什麽样的人”之类的问题,然後某人很爽快地一一形容回答,语调明朗欢快,还带著软软糯糯的味道,表情阴郁,十分失落。
      说起来,那是大清早的事情。
      准备好一出门,就撞见了由隔壁出来穿著休闲服去倒垃圾的娜美。
      
      
      “哟!早安,娜美。”
      “早啊,路飞。今天不是放假吗?怎麽起那麽早?还是说……”那个女人脸上的笑容真的说不出的讨厌,“你们准备去哪里约会啊?”
      “不是去约会是要回家。”
      “回家?”那个女人边问,边把疑惑的视线投到他这边来。
      “是啊!回家去见艾斯。”路飞就那麽高兴地说了出来,还带著炫耀的意味。
      “艾斯?他是谁?”
      “他是我的哥哥。”
      “什麽?哥哥?!”某个女人惊叫起来,迅速地把垃圾袋子丢在一边,“等等等等,你是说你们现在要回家去见你的哥哥?路飞你的哥哥是什麽样的人?”
      “非常帅气。打架很厉害。”
      娜美脸部抽搐,“完全不知道你在形容什麽。对了,路飞,等一等,我也想见见你的哥哥呢。”
      什麽?索隆脸上顿时鼓出一团青筋。= =#
      然後就听到某人欢乐地说:“好啊!”
      
      然後说──
      为什麽连乌索普连香吉士都来了啊!他们到底有没有一点自觉啊!
      “绿藻头,我们完全是为了帮助你而去的啊。”某个卷眉毛甩了甩火柴,吐出一团烟圈後,慢条斯理地说道。
      会信你才有鬼!!!
      总而言之,索隆这一路上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我怎麽突然感受到了路飞的父亲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的气氛哪。”慢慢地行走在一幢幢独立院落的街道上,橘发的娜美率先感慨道。
      在东京寸土寸金的地段里,住在这里的人,房子大成这样也实在是有了不起的能力。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长鼻子的乌索普语气里有自豪。
      “没想过,那个小子……”香吉士的话只说了一半。
      索隆沈默地走著,他从下车开始,就陷入了沈思。上一次,也是第一次更是唯一一次见路飞的家长,并非是很好的结果,之後接到的电话也全部都算不上友善,而这一次──
      热烈的交谈声停止了。有风呼啦啦地吹过去,卷起一阵雪花凉飕飕的。
      “我怎麽觉得似乎好像仿佛突然少了一个人。”娜美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太确定地说著。
      “不是似乎好像仿佛,而是确实少了一个人没错。”长鼻子的乌索普镇定地接上去。
      索隆拿手捂住了脸,“路飞那个笨蛋!”他,到底什麽时候不见了的!
      
      
      
      而另外一边刚经过的某个小巷子里。
      那里有一户高大院墙的人家,然後,有光秃秃的树枝从墙里伸出来,那个突然不见了的某人直接就扑向了站在树下仰头看天的高大男子。
      男子穿著黑色的长风衣,灰色的毛领翻出来,双手插在口袋里,戴著一顶帅气的牛仔帽,姿态是闲适的,却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了的凌厉和贵气的优雅。这时,他已经听到了某人扑过去所带起的风声,缓慢地回过头来。
      “艾斯。”路飞兴奋地大叫,扑通一下就把那个男子给撞开好几步远。
      “路飞!”被叫做艾斯的男子显然也很高兴,反手就接住了他,又再退了好几步远才缓冲站稳了,然後露出了一个笑容,“好久不见了啊。”
      “艾斯也是,好久不见了。”路飞笑嘻嘻地抱住艾斯脑袋在他怀里蹭了好几蹭。
      “几年不见了?”艾斯也大力地回抱,同样笑容满面。
      “谁知道呢。”路飞无所谓地说著,松开了拥抱,稍微站开一些,歪头打量。
      “路飞,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喜欢任性地擅自乱来呢。”艾斯伸手推了推帽子,任他打量。
      “你也是啊。昨天电话过来,知道你居然去做了国际刑警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呢,不过其他的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啊。就像小时候你带著我去翻这一家的墙,爬到别人家的果树上在被追出来时就丢下我一个人跑了。”路飞举高双手与艾斯在空中一击掌。
      “才不是我呢,那是你啊。”再击掌。
      “逃跑的时候还摔倒了,结果额头上还撞出一个好大的包。”三击掌。
      “那也不是我,是你,看得我都快乐死了。”艾斯说著就笑了起来,紧紧地握住了路飞的手。
      “不管是谁都一样。”路飞露出了怀念的笑容。
      “真是怀念哪。”艾斯也感慨了一句。
      
      
      
      “路飞明年就毕业了吧?”
      在这之後,两个人慢慢地走在回去的路上。
      “是啊,明年就毕业了。”
      “要不要来美国?当刑警很好玩的哦。”
      路飞嘻嘻笑起来,“不要。”
      “就知道你会这麽说,是因为那个叫索隆的?”艾斯微低了头,帽檐下一片阴影。
      “我要过我想要的人生,就像艾斯现在也在过著自己想要的人生一样。”
      艾斯哈哈大笑起来,拍拍路飞的肩膀,“路飞,你果然一点都没变。”眼神一凝,“不过,你不是说要跟索隆一起过来吗?怎麽只有你一个人?”
      路飞嘻嘻笑起来,完全的无辜样,“刚刚看到艾斯就跑过来了。”
      “你啊!”艾斯顿时无奈。
      “没事的,索隆知道怎麽去家里的。对了,不止是索隆来了,还有我的朋友们也一起来了,他们都是很不错的人哦。”说到这个,路飞就更加高兴起来,指手画脚地给他介绍,“有很可爱但是生气起来很可怕的,喜欢橘子和金钱的娜美,还有立志成为厨师的卷眉毛香吉士。嗯,乌索普……你是知道的。”
      艾斯看著这样高兴的路飞,微微笑了。
      
      
      
      而在之後,在他们回到家里以後,路飞对著艾斯一一介绍了乌索普、娜美和香吉士,完了之後,歪著头,十分纳闷:“索隆呢?”
      暂时还没有人要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这边,英俊优雅的哥哥标准姿势地一鞠躬。
      “我弟弟承蒙大家的照顾了。”
      “没有什麽啦。”这三人连忙回礼。
      “这个家夥没什麽教养,你们也觉得很棘手吧。”艾斯再一鞠躬。
      “没有,没有的事。”这三人连忙一边摇头,一边再次回礼。
      “以後还请多多关照。”再三鞠躬。
      再三回礼,之後,窃窃私语中。
      “真是个为弟弟著想的好哥哥啊。”娜美呆呆地说,“之前把他想象成蛮横不讲理的我实在是太失礼了。”
      “他们兄弟的情谊还是跟以前一样令人感动。”乌索普露出怀念的表情,感动地说道。
      “是说,索隆到底去哪里了?迷路了吗?”路飞又一次地发问。
      “哦,你问绿藻头啊,他去找你了。”
      “啊咧?”路飞难得地、突然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午餐过後,因为又飘飘扬扬下了好一阵大雪,此刻,一群人在庭院里欢快地打著雪战。
      原本,只有路飞和乌索普在堆雪人的,娜美跟香吉士是被卷进去然後奔去报仇的。
      此刻,坐在廊下,还喝著酒的两个人开始了对话。
      “罗罗诺亚•索隆?”
      “是。”
      “我弟弟一向比较乱来,又任性,想来他的这些小孩子脾气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
      “他是那种一旦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做到的人。这一点,我跟父亲都很明白。所以,听到他跟你出去同居了,我是没有什麽意见的,但是──”
      莫非,又来了……
      “也不说别的,虽然国外没什麽的,但路飞好像一直很向往呢,因为很有趣。”艾斯微微笑地说道。
      索隆竦得寒毛都竖起来了。= =//////
      是在说随时都可以把路飞带去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吗?
      果然……
      是路飞的家人啊。= =b
      “我知道了。”
      索隆苦笑著,端起酒杯,正要喝,就听到了在庭院里玩得很开心的路飞大叫一声:“索隆!”一个雪球迎面而来,直接命中。
      脸上一阵沁凉,索隆却笑了起来,带著温柔而坚定的味道。
      
      
      
      不管是哪一种又或者是从什麽点出发,大家都想要这个人幸福,就是那麽回事。
      而那种心情,他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