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5

    [zsl]全世界失眠6-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536.html

      又提醒的话。
      此文,不建议点开看。CP党或者是路飞命啊索隆命啊香吉士命什麽的不要点开看。
      非常私人情绪的表达文。
      悲向。
      基调灰色,有ZS成分。
      放出来,只是想找个地方丢。
      看了这些还要接下去看的,注意表说“被雷被虐了作者去死”之类的话。
      
      
      
      
      
      
      
      之六
      
      
      
      香吉士接到电话之前正在教训某不长眼的高官儿子,浪费粮食是要遭天谴的,他不介意提早来执行这一项工作。
      电话拿起之时,他的口气不善,“喂什麽事?”之後,他的脸色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地沈下去。放了电话,拿了打火机点烟,抽完之後,他走进厨房,淡淡地说:“老头子,我要辞职去美国。”
      收养他养大他教会他做一个合格厨子的老头子一脚就踹过来,踏著他走出去,丢下一句:“要滚就马上滚!不要罗嗦!”
      香吉士爬起来就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闷声不响回了自己公寓,收拾了行李,去了机场。
      飞机起飞,香吉士一直直愣愣地看著窗外。湛蓝的天空变成漆黑的夜晚,直到泛出鱼肚白色。眼睛盯著一个地方看,睁得太久了,眼皮好像被冻住一样动不了。脑袋里恍恍惚惚的,忽然就听到一个欢快的声音。
      “香吉士!香吉士!”
      香吉士一转头,看著隔壁座位上,长相很标准清秀的法国少女,褐色的柔软的发丝垂下来遮住半张脸,温柔的姿态韵味,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怎麽都止不住。
      隔壁的法国少女似乎被他吓到,连忙抽出纸巾迟疑地递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怎麽了?”
      香吉士接过纸巾又道了谢,却并不用,只微微笑了,“因为想起了一个混蛋家夥。”
      “混蛋家夥?”
      “是啊,我很爱的一个混蛋家夥。”
      
      
      
      这样坦白,只是因为对象不是那个人。
      面对那个人,香吉士永远都没法子让自己坦白,不管是说爱的话语,又或者是对这个人好宠爱这个人的行为。
      别扭地关心著,别扭地爱著,直到再也没有机会把那些话跟他说,最後只能说给不相干的人听。
      
      
      “啊啊啊,真是要好吃了!香吉士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厨师!”那个混蛋家夥大冬天的下著雪也只穿一件短袖,呼哧呼哧地吃完,高兴地拍著肚皮,兴奋地说道,“再来一碗!还要一碗!”
      香吉士叼著烟,皱著眉,最後不得不走进房间里抓住外套朝他丢去,“先把衣服穿上。”
      “啊咧?”那个混蛋家夥还歪头不明白,过了一下,才搓著手臂哀叫,“啊啊啊,好冷!”
      顿时就让他怒得大吼:“你的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哈哈──香吉士,饭!饭!”那个家夥,三下五除二就把外套穿上了,拍著桌子高兴得很。
      香吉士伸指就弹在他的脑门上,倒是没有说二话,又下厨炒了盘面放在他面前。
      “对了,香吉士,我们来堆雪人吧!堆雪人超级好玩哦!”
      “吃你的饭吧混账家夥!”
      
      
      在冬天来临之时,半夜相遇。
      某一天忽然就发现,这个人,已经住在自己的公寓房间里,理所当然地吃著自己煮的饭,穿著自己的衣服,光明正大地占据了房间,大大咧咧,整一个他自己是主人而他是他的专属厨师。
      香吉士一脚踹过去,转身的时候,到底是笑了起来。
      实际上,他对於这样的关系没有什麽不满。
      不满在於,某一个名字被时常的提起,还会有这样的:“香吉士啊,帮我寄一个明信片到这个地址啦。”
      这个人明明除了吃以外什麽都不上心,结果还有这麽一个人存在。
      罗罗诺亚•索隆。
      听说,这个人是绿头发的──切,绿藻头有什麽好得意的!听说,这个人是路飞的好兄弟,打架一流来著──切,他踹人的功夫也一流!听说,听说,听说──
      这个人提起罗罗诺亚•索隆的时候,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得意洋洋,简直让他内伤。
      因为他喜欢这个人,爱这个人,希望这个人只看著自己,也能爱自己。
      至於罗罗诺亚•索隆是哪根葱还是哪根蒜通通不关他的事。
      
      
      最初相遇时,他颇为得意地灿烂笑著介绍自己:“我是蒙奇•D•路飞,发誓要走遍全世界的男人。”因为饿了而显得分外软绵绵的声音,“好饿啊……好饿啊……”他在一扫而空面前的碗之後,满足地叹息,“好好吃,饱了。”
      认识之後,他在惹祸完了无辜的脸,毫无诚意的抱歉,虽然当时令他火大到直接拳脚相加,可事後一回想就会独自微笑起来。
      ──好、好可爱。
      他想起某次半夜醒来,走去客厅里开冰箱倒水喝,结果一出门就看到某个混蛋睡得乱七八糟的,脑袋在地上,脚搭在沙发上,被子也胡乱地丢在了一边,当下就让他不知道要露出什麽的表情来。
      无奈地走过去,弯腰将他抱起放在沙发上,又把被子捡回来盖在他身上。夜色如水,缓缓流动。窗外的光泄露了一点半点进来,可以看到路飞睡得很安稳。小小的包子脸,肯定梦到了食物而时不时砸吧嘴。
      香吉士突然就哪里也不想去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前的地上。
      
      
      其实说喜欢那种事情,香吉士也曾经做过这样的告白:“路飞,我喜欢你。”当时,声音是压低再压低的,“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那时的背景是在喧闹的小餐馆里,路飞正埋头在吃饭中。香吉士的话语尽量轻描淡写,却也难免有了颤音。
      “啊咧?”某人埋头了好久,突然抬起头,问,“香吉士,你不吃吗?”眼睛闪亮闪亮的,目标直指他面前的盘子。
      香吉士几乎要咬断嘴里叼著的香烟,只若无其事地把盘子推过去,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早就猜到不太可能会有结果,这个人的心太大,可装的东西实在太少,爱情那玩意儿也许他根本就不认识。
      说他是没心没肺,然而他有时又智慧得让人难以置信。
      说他是有情有义,然而他又时常做出令人恨不得杀死这个人的事情。
      不是猜不到他的心思,而是这个人的心思过於好猜,反倒显得无所适从。
      坦坦荡荡那种事情,香吉士也在做,却不会有这样透明,这个人说谎假装不被人一眼看穿大概轮回十辈子都做不到。
      以上的话,不是说香吉士在失落在沮丧也许对方听到了但是没法作出反应所以在顾左右而言他,而是因为过於了解他而知道其实他根本没有听到,那麽──要不要再告白一次那种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不会再有!
      
      
      香吉士在黑暗里看了安稳睡著的路飞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等他想起身的时候,腿麻得好像要断掉一样。
      他在那种僵硬的疼痛里,忽然就俯身凑上去,将嘴唇贴在了又睡得乱七八糟的人的嘴唇上。
      轻轻一触即离。
      不是不想亲吻的,但那也实在太悲哀,仿佛凄凉一样的事情香吉士做不出来。
      那个家夥,手脚都伸出了被子,四肢展开,脑袋又开始往地上垂挂。
      连睡觉都惊天动地的架势。
      香吉士无声地笑了,到底是苦涩还什麽的情绪如潮涌一般。他在疼痛里坚持站起来,再也不管他地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之七
      
      
      
      那种趁著对方睡著了就偷偷地做不道德的事情,并非这麽一回。
      除此之外,还有唯一的一次,清醒的亲密。
      
      
      他记得那一回,路飞心情极好地跑来海上餐厅接他下班。他们慢慢地往回路上走,在等巴士的时候突然就下了起雪。
      雪花飘飘扬扬,路飞非常高兴,仰了脸伸手去接雪花,兴奋地喊:“看看,香吉士,下雪了。”
      他垂了眼,笑著看他,“啊,下雪了。”
      他高兴了一下,口气又十分遗憾起来,“可是这麽漂亮的雪为什麽味道那麽淡呢……”简直就是遗憾到不行了。
      香吉士听得是额头青筋一抽一抽的,而嘴角也是一抽一抽,“你这个家夥除了吃还会想什麽啊?!”
      “哦,我是发誓要走遍全世界的男人蒙奇•D•路飞。”这个人一脸正经,十分严肃,一副“连这个你都不懂”的样子。
      他到底在想什麽啊……顿时就觉得之前自己的愤怒简直就无聊到可笑了,而且,“是发誓要走遍全世界的男人蒙奇•D•路飞”,就是除了吃之外的想的事情吗?
      转念一想,香吉士又有些佩服起这个家夥来。简直就是出乎意料之外啊,居然这样漂亮地反击了。
      “为什麽雪那麽不好吃呢……凉凉的,然後──啊咧?居然有点甜甜的味道。”
      香吉士叼著的烟马上落了地,他震惊地看著路飞,伸手抓住他摇晃,“你这个混蛋刚刚吃了什麽奇怪的东西现在赶紧吐出来吐出来──”
      根本就吐不出来了啊。
      
      
      後来上了巴士,那个家夥还因为香吉士不给他欺负尝试雪花而闷闷不乐。
      两个人闷声不吭地坐在巴士的最後一排,那里有窗户坏了,冷风嗖嗖地吹,人人避而远之。香吉士率先地堵住了那个灌冷风的窗子,路飞坐在了他旁边。
      那风吹得可真是冷啊。
      他还记得最後,实在冷得不行了,他解开了衣服对著路飞说:“喂,你过来。”
      路飞这个时候倒是反应快,看了他一眼,就爽快地展开手臂抱了过来。
      所以,香吉士还挺感谢那个坏了的窗户的。
      他记得那个人偏高的体温,意外的小小的还软软的身体。他抱住他的腰,脑袋埋在他的胸膛上,契合得浑然天成。
      他记得他的抱怨声:“香吉士你好吵。”
      他心猿意马地应一声:“啊?”
      “你的心跳声好吵。”他的脑袋在你的怀里,外套紧紧地包住两个人,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他也不知道你的脸色。
      香吉士叼著烟,只是叼著让它静静地燃烧,听到这句话只“哦”了一声。
      而路飞也再也没有了声音,就那麽平稳地睡著了。
      
      
      路飞是在出现在香吉士面前的第三个月再次踏上旅途的。
      也没有什麽不告而别之类的,早上他准备出门的时候,路飞突然探过头来说:“对了,香吉士,我今天要走了。”
      当时,香吉士正在打领带,打了半天都没有好,只好扯下来。
      “是准备继续旅行了啊,路飞?”
      “是啊。”那个家夥灿烂地笑著,继续吃早餐,扫的速度非常快,在空闲里含含糊糊地回答,突然就说到了,“香吉士的愿望是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厨师吧?”
      “怎麽突然说到这个。”
      “没什麽。只是忽然想起来,大家都是有自己想做的事情的。”那个家夥莫名其妙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原本就是这样。”
      那天大概,最後一句话是这个,也许不是,但是香吉士已经记不清楚了。
      突然心里就好空,非常空。空得他到底说了什麽做了什麽都不知道,等醒过来,就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後了。
      大概是一个月後,他收到了没有署名的明信片。
      简单的蓝天白云还有海滩,几句:“海鲜好吃,但是香吉士做的更好吃。嘻嘻。”只有邮戳没有地址,简单明了又不至於让人猜不出寄信人是谁。
      
      
      那个时候,是在想,只能这样了。
      不管怎样内心里多挣扎多想要多不情愿,也只能这样了。
      然後现实说,痛苦的还在後面。
      不要著急会慢慢来。
      
      
      TBC。
      
      我很难过。
      看了405话,然後不想写东西了。
      然後说,这篇文,大概会烂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