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5

    [zsl]全世界失眠8-en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532.html

      再三提醒的话。
      此文,不建议点开看。CP党或者是路飞命啊索隆命啊香吉士命什麽的不要点开看。
      非常私人情绪的表达文。
      悲向。
      基调灰色,有ZS成分。
      放出来,只是想找个地方丢。
      看了这些还要接下去看的,注意表说“被雷被虐了作者去死”之类的话。
      
      
      PS:此章不cj,cj的孩子慎入。
      果然烂尾了。
      
      
      
      
      
      
      
      之八
      
      
      
      到底是一拳比一拳砸得狠,肉体与肉体碰撞之後发出闷哼声,空旷的客厅里什麽也没有,只有那个人的影像在墙壁上兀自笑得灿烂。
      天亮了,到天黑,谁也没有赢了谁。
      伤痕累累地躺在地上,喘著粗气,等著下一秒气喘匀了就去灭了对方。
      手抖得连烟都点不起来,身体好像被五百只大象碾过一样,唇角牙齿都出了血,肋骨大概又断了。
      都已经这种程度都无法解脱,甚至无法稍解。
      
      
      离得那麽近,看得那麽深,还有被说的“打架就是男人们交流的方式”,知道的。
      他跟他都是困境里绝望的兽,他们是那样相似又完全相反。他们同样爱一个人而不得,恨一个人而不能。
      看著对面的那个人就宛如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那样可恶又可悲。
      可是又那麽清楚而明白,离开了那个人,谁都会活得好好的,正如那个人离开了他们也会活得好好的一样。
      可事实是,这个人悄无声息地毫无预兆地就那麽不存在人世了。
      是从此,不管怎麽想象,都只有一个结果了。
      结局已定,爱人已死,可爱为什麽还没有死掉?
      到底是虚伪还是恶劣还是要自保,甚至说早就在猜测其实事实并非如此的亵渎,说到底就是一个两个都是混蛋。
      都是他妈的混蛋!
      
      
      “你他妈的为什麽没有留下他?为什麽没有跟上他?”呼吸才刚评价,就挣扎这站起来,一拳揍过去的同时,问他也问自己,“我他妈的为什麽没有留下他?为什麽没有跟住他?我他妈的是个混蛋王八蛋没种!”
      “都他妈的没种!”到底是打了那麽长时间,轻易地被拦下来,手腕被捉住了,直接对上对方狂暴的眼。
      死寂。
      
      
      索隆的胸膛激烈地起伏,头痛得好像要炸开来。其实炸开了也好,便什麽都不用继续想了。
      
      
      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
      细碎的画面好像被打破的镜子从而映照出来。
      那个人灿烂的笑脸,那个人好像什麽都无所谓的样子,那个人抱著的觉悟,那个人那个人那个人全部都是那个人。
      那个人最後说:“呐,索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环游世界?”笑容明亮,眼神明亮,是胸有成竹的自满。
      那他是怎麽回答他的?
      那时他的表情是怎样的?
      後来说一起回去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步子那麽轻快,他还哼著乱七八糟的没有的调子的小曲,那个时候──他的表情是怎麽样的?
      他记得他微低了头,黑色的发垂下来,盖住了眼睛。到底里面是什麽样的光,看过锐利的不会认输的坚定的,但那时他是否是细碎了的?
      索隆总在想有一天可以坦然地面对这个人,回应这个人所给予的一切,不管是哪一种,到时候笑著就那麽踏遍世界,只专注在自己的心情上,却未想过所谓的总有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那麽,为什麽当时没有跟著一起走?
      
      
      
      不是因为太爱他。
      而是因为开始恨了他。
      还越来越恨他。
      是“我如此地爱你为什麽你可以毫不知情还能那麽幸福”;是“你怎麽可以那麽幸福”;是“你怎麽可以没有我也可以那麽幸福”;是“期望你不会幸福”。
      我想你没有我会不幸福。
      我想你的幸福只有我能给。
      
      
      
      那些情绪,压抑的、激烈的、疯狂的爱恋与憎恨。
      轰轰烈烈,灭顶而来。
      
      
      
      索隆的眼睛都红了,视线里一片血红颜色。他突然伸手按住香吉士将他压倒在地上,在他猛觉而拼命地挣扎和厮打中扯下了他的裤子,一鼓作气进攻成功。
      那瞬间满满的全部都是,“那就,一起下地狱”的狂暴狂躁感。
      
      
      那不是做爱,也不是单方面的强暴。
      在最初的惨烈的叫声之後,身底下那个人的手指狠狠地掐进了他的手臂里,凶恶地一撞将他掀翻在地。下一刻,香吉士用力地咬在了他的肩膀,见了血,唇边都是血地挑衅笑。
      索隆吃痛,手下一紧,揪著香吉士的头发,一扯,翻身将他压制,毫不怜惜地就著鲜血的润滑就开始动作。
      到底是他痛还是他痛,全部都不管不顾。推进和接纳都极为困难,没有人出声。
      在这个过程里,两个人的眼神一触即离,索隆停住了动作。
      下一刻,香吉士的手却抱住了他的肩膀,双腿也挂上了他的腰。
      
      
      他们就在这麽在那个人灿烂笑容的注视下,激烈地做爱。
      喘息声、呻吟声、在高潮的时候,叫著同一个名字。
      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路飞……
      在这些过程中,他们谁都没有闭眼,谁都没有看向对方。那眼底有温柔,更充满杀气,深刻沈迷也深刻憎恨。
      之後,到底是谁的血液又是谁的精液沾了一身,衣服皱成一团糟糕,到最後赤条条地相对,身体上也满是青紫跟血痕。充满恨意的,咬破了谁的嘴唇,又咬到了谁的舌头,抓破了谁的背脊,咬到了谁的肩膀,血腥味道弥漫在整个空间里。谁也不肯先停下来,到底是第几个回合了谁也不清楚。
      就这麽死掉好了,唯有死才可休。
      
      
      
      之九
      
      
      
      事情没有到此结束。
      
      “我不信那个家夥就那麽死了。”
      “我想知道那个家夥最後都做了什麽。”点烟,用力地吸一口,却被呛到而咳嗽起来,“去了什麽地方,做了什麽事,认识了些什麽人,为什麽结果会这样。”
      “……”
      “……你不要妨碍我。”
      “……”冷冷地看一眼,索隆径自走去了另外一边。
      
      
      之後。
      香吉士在厨房准备晚餐,照例他做的分量是按照某个人量身定做来著。
      而同时,索隆跪坐在客厅里,面无表情地盯著电脑屏幕看,工作中。
      是说,无论多麽的惨烈又或者是黯然,这两个人,最终还是为了一个目标而走在了一起。
      
      
      他心有专属。
      他另有爱恋。
      他不爱他,他也不爱他,但是他们在一起。
      只要看著这个人就能想起那一个人,就可以让那个人的身影充满自己的世界。
      他们住在一起,必要之外,不约而同地把对方当作空气一样忽略掉,假装自己是在跟某个人在一起。
      
      
      
      
      而夜晚降临,全世界开始失眠。
      再也没有了欲念。
      
      
      ──Fin──
      
      
      後记就是,到底为什麽我要写这个文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不是那种纠结的人根本不适合写这样的文啊。
      
      也许会有BUG,但是,我不会修改。
      这一篇,到此为止。
      我所有的关於zsl的怨念也到此为止。
      全部都到此为止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