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07

    [海贼王索路]乐之声(格调篇)5 - [乐之声[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511.html

      乐之声.格调篇(5)
      
      
      
      
      “就是这样没错!”乌索普说到兴起,腿抬起放在椅子上,拍著胸,挽高袖子,比手画脚。
      “哦,原来是这样啊!”
      “当然就是这样,不然你以为是怎样?”乌索普斜睨一眼路飞。
      “原来是这麽不可思议的相遇啊!”
      “没错,就是不可思议的相遇!”乌索普叉腰大笑,“遇上本大爷,你小子就偷著笑吧!哈哈哈──”
      “索隆跟我也是不可思议的相遇吧?”
      从昏昏欲睡里抬头,没察觉到自己已经露出了笑容,“啊。”
      “嘻嘻嘻嘻──”
      
      
      
      香吉士一直沈默不语,烟抽了一支又一支。
      不用比较,自己的心里很清楚很明白。那是一种尴尬,对於香吉士来说。他呆在路飞身边,到底是以一种什麽样的身份,有什麽样的心态。
      但是,路飞那个家夥什麽也不在乎,他只要有好吃的,继续他的音乐之旅就很开心了。
      想到这,香吉士的神色暗淡了一下,就听到了某个大嗓门在喊:“香吉士!香吉士!”他使劲地按熄了烟头,侧头。
      那个囔囔超大声的家夥已经啃著火腿蹦躂了过来,“香吉士,你在干什麽啊?”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自己什麽也没有干”,问出这样问题的家夥就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呐呐,香吉士,我现在有钢琴手了,还有小提琴手,其他的夥伴什麽的也会慢慢地有,香吉士要不要一起来参加?我的乐团。”
      那种东西又不是摇滚乐队,只要固定几个人就可以满世界游走。
      乐团那种东西,不是人越多越好吗?
      真的是个天真过头的家夥。
      不过,香吉士却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他眯眼笑了,伸手就揉乱了那个家夥的头发,“好啊。”
      “我就知道香吉士最好了!嘻嘻──”
      如果是之前的话。不过,那种之前到底是什麽时候的之前呢。
      自己的梦想好像是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厨师,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音乐家什麽的,要是很久之前的自己知道了现在的自己这样的身份,估计会被当作天方夜谭而捂著肚子滚动地笑吧。
      “路飞,如果我拒绝了呢?”
      路飞那个家夥嘻嘻一笑,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我拒绝。”
      “拒、拒绝什麽啊?”香吉士又头疼起来。
      “我拒绝你拒绝我啊。”
      闻言,香吉士抽出一支烟点上,微微笑了。
      那种问题的答案,不早就知道了吗?不过是,想要稍微地确定下这个人的心情,他任性的程度,以及自己确实可以呆下去的理由罢了。
      另外,他是不会告诉这个家夥的,音乐家的身份他也超爱的。
      
      
      
      
      第二天。
      路飞与香吉士在前,索隆与乌索普落後两步,一行四人,在晨光里,踏入了贝多芬音乐学院的范围。
      “会长!你回来了!”半鞠躬行礼,同时大声地问候。不止是一个人,而是逐渐的人越来越多。
      “啊,没错!我回来了!”
      “那今年的我们──”脸上的激动兴奋之情溢於言表。
      “没错,我们要大干一场了!”
      “会长万岁!”顿时,响起了一阵一阵声音的浪潮。
      路飞那个家夥,就站在人群中间,嘻嘻笑了起来。
      香吉士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兀自一个人在一旁优雅地吸烟。
      而另外的两人。
      “那个家夥意外的受欢迎啊……”乌索普目瞪口呆地看著这一幕,看著越来越多人过来对路飞招呼行礼的人们,对索隆说道。
      “呃……嗯。”与其说是受欢迎,不如说是受尊敬,难不成这个家夥是意外的有品格的人吗?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想到了可怕的形容词,索隆的脸色有点发青,但到底也微微笑起来,“看样子,我们跟了一个了不得的指挥家啊。”
      香吉士在一边听到了,差点被烟给呛到。他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远目了一下蓝天。
      ──很快,你们就可以见到那个家夥的麻烦程度了啊。
      
      
      
      与其说很快,其实根本就是接下来。
      学生会在练习室的楼顶,也就是七楼,宽阔明亮的办公室大厅,明亮的窗户,窗帘被拉起来,而阳光就那麽照射进来。
      香吉士递出几分文件,“这个是今年音乐嘉年华,各个班提出来的演出单子,另外,今年的考核也已经在预备进行中──”
      “等等,香吉士。”双手放在下巴上,路飞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
      “嗯?”香吉士微微笑,温柔地一挑眉。
      “今年的街头露天音乐会,我想要两个。”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比出了两个指头。
      “两个?”
      “集体一个。个人一个。两个。”
      “真是的……等其他人知道了你这个决定,肯定会想来杀了你吧。”
      回应他这一句颇为无奈,实际上是同意了的话的是,路飞嘻嘻的笑声,“大家才不会那样被简单打倒呢。”
      “知道了,会长。”顿一顿,“那两个人怎麽办?先参加学院的考核还是──”
      “乌索普安排一下,索隆的话──嘻嘻嘻──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去买一架钢琴。”路飞笑得异常的狡猾,还带有一些些的邪恶。
      “知道了。”香吉士顺便就把之前拿在手里的文件收了回去,喃喃了一句:“看样子,今年又是一个……热闹的年哪。”
      索隆,诺诺罗亚•索隆,不知道今年你会带来什麽样的震撼。
      而被决定了命运的两个人,因为想在学院里走一圈,目前正穿过一片教学楼,完全不知道等在他们前方的是什麽。
      
      
      
      是午餐过後,路飞带著那两个家夥坐车出了学院的。
      香吉士手指夹著烟,微笑地欢送。
      接下来,可有得他忙,比如安排行程,比如联系场地,比如听说红发的香克斯他那个很有名的团队将在三天後到音乐之都。
      阳光欢快地穿过长长的走廊,隔音室效果显著,只有在经过开了窗的房间时,才会听到乐器发出来的声音。还有咏叹调,是歌剧班的人在练习。从练习室的楼顶,不乘坐电梯,而慢慢地步行而下,会遇见不少人。平日里,也没多大交集甚至颇为拘谨的人们在这个时候走迎上来招呼寒暄顺问旁敲侧击。
      “那个家夥回来了没错。今年要大干一场了没错。可是那个家夥要尽兴,你们也有得烦恼哪。”
      这样的话,重复多少次,香吉士都是心情愉快。
      当然,得到的也自然是笑容满面完全自信的回应。什麽“早就在等这一天了,会长回来了我可得让他看看我们今年的实力。”、“就是这样没错。”那样洋溢著灿烂著的笑容,跟平日里矜持而优雅淡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嘛,那个家夥回来了,你不也是高兴得很?香吉士在经过某一段没有人的楼梯,突然从楼梯转角处起跳,顺著楼梯扶手滑溜下去,只差没有垂著口哨了,姿势潇洒帅气。
      轻轻地落地,香吉士从口袋里翻出墨色眼镜戴上,保持优雅风度朝大厅而去。
      
      
      迎面走来一行人。与香吉士这一路遇见的家夥都不一样,他们面色不太好看,尤其以领头的家夥为甚。
      香吉士笑容满面地迎上去,越过领头的家夥,直接抓住了他身後蓝色利落短发带著红色宽边眼镜的女子的手,俯身亲吻一记:“达斯琪小姐,好久不见,你变得更加美丽动人了。”
      啪的一声,香吉士的手被拍掉,达斯琪虽然一脸怒火,却有几分的不好意思,义正言辞地说道:“副会长,请你自重点!什麽更加美丽动人……这种话,下次请不要说了。”
      “女士的命令,我完全听从。”
      “也……也不是非得听从啦。”达斯琪推了推眼镜。
      “达斯琪,你先让开。”那个已经走出一段路的银发男人气势十足地走过来,达斯琪连忙往旁边让了让,而在香吉士沈下脸说著“对LADY怎麽能这种态度呢”就被揪住了领子,“蒙奇•D•路飞在哪里?”
      “不好意思,隔壁院的斯摩卡体育部长,我们会长现在不在这里,至於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香吉士笑著,一边将他的手扯下,顺便整了整领子,而说话时重音更是放在了“隔壁院的”几个字上。
      “敢问,隔壁院的斯摩卡体育部长找我们会长有何贵干?”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