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7

    [海贼王香路]全世界都是雨(完) - [海贼王香路(s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504.html

    全世界都是雨[香路]
      
      
      
      乌苏13
      
      
      
      听说,总有个一个人代替不会痛也不会哭的你痛痛快快地宣泄出来。
                              ──此文,献给我最爱的你。
      
      
      
      香吉士可以肯定他绝对不喜欢雨。
      没有特别矫情文艺的理由,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可惜他现在正处於天气变幻莫测的伟大航路上,暴风雨等同於家常便饭。
      如果只是普通的雨,从天而降,延绵不绝,而他们的船在稍显波涛汹涌的海上平稳地航行。人们会集中在梅丽号的船舱里,分散开一二三四五,玩牌的玩牌,睡觉的睡觉,画图的画图,看书的看书。
      而香吉士则埋头在厨房里,为等会儿某人大叫饿死了而准备。
      如果是暴风骤雨,那就没有办法了,听从娜美小姐的吩咐,收帆、掌舵、划桨,大家同心协力越过去,便可以看到灿烂豔阳。
      风雨刚歇,香吉士就快速地泡了红茶,顺手做一盘小点心摆出来让横七竖八在甲板上躺著的家夥们享用。
      除开冒险跟不得不的战斗,那可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作为一条海贼船上的厨师烦恼的不过是,冰箱的食物又不够吃,夜晚老鼠太大只。
      没有人知道他讨厌雨,就如没有人知道他喜欢船长想霸占掉那个家夥。
      
      
      
      香吉士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深夜里也却不只是厨房还亮著灯。风暴刚刚过去,整个城市都需要修整,许多家庭失去了遮挡的片瓦,因此而彻夜不眠。
      “海贼小哥,你还不睡?”
      灌下一口酒,可可罗婆婆顺口发问,她只是路过於是进来看看。刚刚经历惨烈的战斗的大家都在屋子里沈睡,她帮某些人盖好了被子,就发现少了一人。
      “啊。”香吉士手底下忙碌得很,“差不多了。”
      可可罗婆婆站在门口看了一阵子,又灌了好几口,才呵呵地笑著走开了。
      还未天亮,香吉士点了一支烟,看著料理台上十八个盘子,吐出一口烟雾的同时仿佛叹息了一声。
      窗外在下著绵绵细雨,阿库拉的尾巴还在影响这座城市。战斗过的身体隐隐作痛来提醒他,那还未曾复原,甚至都不曾消解。
      他按熄了还剩下一半的香烟,不过两秒又点燃了另外一支香烟。
      战斗从来都不是他的专职,也不曾享受那所谓的快感。为了保护什麽人,为了让什麽人不难过不哭泣,为了让什麽人安心任性地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只是这样而已,他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战斗里。
      那个家夥也是这样的吧。
      转头就是苦笑一声,再次按熄了还有半截的香烟,估摸著时间差不多,端著盘子进了屋。
      
      
      
      记忆里也曾经看到他睡得这样深的样子,在沙漠王国阿拉巴斯,与七武海沙鳄鱼克洛克达尔一战之後。
      香吉士还记得他醒来後呆呆地坐在床沿上,预备抽一支烟就被娜美叫了出去,“别在这里吸烟,那个家夥还在睡。”
      他站起来就走,嘴里说著遵命我的女王陛下,可门要掩上之前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身上。他睡觉都惊天动地,常常睡著睡著就从吊床上跌下来,直接砸在地上打地铺的他身上。他是醒了,而他倒好,流著口水喃喃一句好好吃,又睡了。
      香吉士想著那时某人幸福的口水脸,再对比睡得一声不响的脸,心里就一下又一下地抽痛。
      而这回他没感觉到痛,把散发香味的盘子丢在桌子上,就看到那个家夥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扭曲地走了过来。
      香吉士在他撞到椅子之前把椅子踢开了,然後在他开始抓东西吃之时又把椅子拖过去,按著他的肩膀让他坐下了。
      讨厌的雨一直在下。
      阿拉巴斯王国久违三年的雨只下了一个下午就结束了,干燥的尘土气息在出门时扑面而来。
      而海上城市七水之都的雨怕是要连续下上个一天一夜吧。
      
      
      
      十八个盘子全部搞定之後,某人靠在椅背上吐著泡泡不动了。
      香吉士想了想,去厨房打湿了拍子,抓著他的手擦了擦,脸也擦了擦。做完了这些,站定三分锺之後,先是提了提後领,又抓了抓手臂,最终香吉士放弃了一样把他夹在腋下带回了属於他的床上盖上了被子。
      自己也跳上了床,准备好好休息一会,三个小时之後又开始煮另外一餐。
      天还没有亮,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大家都在,平稳地睡著,光听呼吸都知道,因为夥伴回来了而分外的安心安稳。
      香吉士完全安稳不下来,他坐起来,没有摸烟,呆坐了半晌,突然就站在了路飞的床边。
      “呐,路飞,我在这里。”
      香吉士俯下身去,将脸颊贴上了沈睡在床上丝毫不动弹的路飞的脸上。
      那里还是有温度的,耳朵可以听到他呼吸的响动。
      这个人只是昏睡了过去,不久之後还是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捶著桌子要饭吃。笃定地认为他很强,完全不会有事,但那怎麽可能。
      “下次请由我来保护你。”
      这句话被梗在了喉咙口,香吉士最终尝到了嘴角的苦涩。
      
      
      
      全世界都是雨。
      铺天盖地,重重地跌落下来,粉身碎骨。
      他就快要被淹没至死。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