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7

    [云纲]为你跳的舞(完) - [1827,云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503.html

      为你跳的舞[云纲]
      
      
      
      乌苏13
      
      
      
      听,音乐响起来了,那是快板的节奏,四四拍的跃动。微微笑,和著节拍缓缓地步向处於正中央的舞台,然後,只为了你跳这一曲的舞。
      
      
      >>>
      
      
      “纲吉!纲吉──”奈奈看著纲吉迅速跑远的身影,摇头叹了一句,“真是的,这孩子怎麽了,跟火烧了屁股一样。”
      要是跑远了的纲吉听到妈妈这一句,肯定也会万分的赞同,泪流满面地在心里回答,“没错没错,就是火烧了屁股啊……”
      
      其实也不是什麽特别的事情,就是云雀恭弥突发神经──纲吉猜的,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而已。短信的内容很简单,一句话,三个标点符号。
      泽田纲吉,限你在五点半之前到XXX神社来。
      完全不需要多加一句“否则咬杀”,看样子是了解彻底了泽田纲吉没那个胆子不出现。
      纲吉的确没那个胆子,尽管在特设的铃声响起来之时,他抱著柔软的被子睡得很死简直就是雷打不动。
      
      听到熟悉的并盛校歌,他还模模糊糊地想,啊咧?莫非不小心在课堂上睡著了?糟糕。一蹭,就蹭到了柔软的被子,心下一松,下一刻却跳著从床上蹿起来,然後乱七八糟地撞翻了台灯,连带把书本也给带到了地上,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响声。
      纲吉连忙拿起手机,看到,一条短信,来自恭弥。
      恭弥,恭弥,这样亲密的呼唤,打死泽田纲吉他都叫不出口,但不妨碍他偷偷地将他的手机号标上这个名字。
      妈妈在楼上大声地询问“怎麽了?纲吉!”纲吉却没有办法理会,深深深深呼吸好几次,才解锁,按开了那条短信。
      桌子上的闹锺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显示,现在时间,五点十一分。纲吉只停顿了一秒锺,就手忙脚乱地穿衣刷牙拿书包,然後狂奔而出。
      云雀学长,我并不介意在大清早来一场约会,尤其是在我们在确定关系後并不曾有任何与先前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能不能请你不要拿你的标准套在我的身上,杀了我也不可能让我在十四分锺里奔到坐车也需要四十分锺的山顶神社去的。
      
      
      >>>
      
      
      纲吉喘著粗气到达山顶之时,天光已经大亮了。
      山顶上谁也没有,神社朱红大门顶端有乌鸦安静地蹲坐。山林里弥漫著白色的雾气,沁凉的空气滑进胸臆,顿时将那焦急的心情化去了一分半分。
      很安静。安静得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手指忍不住就紧抓住了书包的带子,纲吉站在神社的大门口不知所措。
      踌躇不过一分锺,纲吉紧捏著书包的带子,踏入到了神社里。
      
      并没有让他找不到或者找很久,拐了两个弯,就看到那个人背对著自己,面对著供奉的神像。他一身未及换装的黑色和服,黑色的头发在雾气里显出些微的湿润感,双手环在宽大的衣袖里,倨傲地站立。
      纲吉抱著书包屏息站在离那里三米之外,再也不敢前进一步。
      涌上心头的情绪乱七八糟的,只是这样看著云雀恭弥,泽田纲吉就觉得鼻头发酸,眼泪就要不争气地掉落。
      其实他也不是那麽爱哭的人,可是在面多这个人的时候,总是想要哭。
      告白的时候也是哭得唏哩哗啦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没有被咬杀实在是太幸运了。那时的他只知道这样想,後来却明白了过来。
      
      就比如现在站在他身後,他出了声,叫了他的名:“泽田纲吉。”
      “……嗨。”声音是噎了一下,才勉强吐了出来的。
      云雀恭弥转身,靠了过来。
      
      他的声音如的他一般,从来是冷淡到宛如冰雪的,但是音色低沈又如甘醇的葡萄酒,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到他制造的迷梦里,虽然他本人一点自觉都没有。
      他走向泽田纲吉,一边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泽田纲吉,你在四点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什麽?”
      
      纲吉无措地瞪大了眼睛,云雀恭弥靠得那样近,他渐渐看到对方堇色的锐利得仿佛什麽也没用的眸子里清晰地倒映出自己的影子。
      他口干舌燥,心跳如擂鼓,结结巴巴地直觉地,“哈──”然後他僵住宛如冬季下雪冰冻天不小心跳出温暖河水的鱼一样,他感觉到对方的气息铺天盖地袭击过来,瞬间就将他淹没。
      最终纲吉被放开,对方也不管他软软地跌倒在地,一副茫然的失魂样,手指在他的头顶上按了一按,就那麽似乎悠然自得地走掉了。
      
      “我想到的是你,泽田纲吉。”
      
      那句话炸雷一样在耳朵边炸开,纲吉拿手捂住哽咽出声的嘴,脸颊滚烫,脑袋一片混乱的空白,眼泪落得跟暴风雨一样急。
      泪眼朦胧里,他看到清晨薄暮的光打在露珠上。露珠滴溜溜滴滑下叶片,宛如在跳一支舞,然後再下落的途中,炫出金色的光华。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