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7

    [海贼王路路]new paradise(完) - [海贼王路飞中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99.html

    New paradise [路奇X路飞]
      
      
      
                                  BY乌苏13
      
      
      
      要是给你知道以後有那种事情发生,不,你清楚明白的,就算过去已经预见了未来,在当时你也不会有一丝半丝的心软。
      尽管给他的伤痛在很多年後连本带利甚至还加了提成一并全部还给了你,冷酷的心第一次知道了什麽叫做痛,连呼吸都要暂停,你也未曾後悔过。
      如果能够追得回时光,你从不曾想过要追回时光。
      
      
      
      很多年後某一个夜晚,你跟他,以及其他人在桑尼号上开宴会。
      你们不是很经常在这片宽阔的大海上遇见,尤其你虽然说过只要那个女人存在一天,就算天涯海角也要追上去杀了她的话。实际上你有别的事情要做,比如,解除政府对自己一行人的追缉,再次回到CP9,执行自己黑暗的正义。
      但是你们遇见了,就必然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打斗。
      最初,远远地遇见了,他们逃跑你们追击,然後在桑尼号上开始轰轰烈烈地打起来。能力者、剑士、航海士、医生、阻击手、船工……真正是乱成一团的局面。
      经过新世界的洗礼,早已经不是一面倒的形势,更多的是一对一还是二对一,人数上他们占了优势,体术上你们还是保持优势。不过是因为“也不是有什麽特别要开打的理由,罗宾我们已经夺回来了你们想要夺回去是不可能的”,除了你跟他打得很尽兴外,到了第三回,对方船上的厨子甚至端出了茶水来招待剩下无所事事光看的人们。
      第四回,正准备开打,他的脑袋上就挨了一击。
      那个橘发的女人锯齿状地对著他怒吼:“混蛋你们要打找个地方打去!桑尼号每次都被你们弄得乱七八糟的修理费很贵的好不好!晚上不给装两碗饭!”
      “什──麽?!”你看到那个家夥一脸要死的表情,十分不满,绝望地喊了一句,就软趴趴下来,“娜美~~~~~~”
      那个橘发的女人又给了他一拳,马上就新鲜出炉一个鲜包子,“不行就是不行!反正下一个岛很快就到了,到了岛上你们爱怎麽打就怎麽打。”
      你该冷笑冷哼然後直接开打,反正他也不得不来应战,然而你却在他兴高采烈地说“这样也可以啊对哦!那就在下一个岛再打好了!”时,沈默不语表示默认了。
      
      
      
      圣白杨号与桑尼号已经航行了一个星期。
      在一个星期里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比如并肩战斗了三次,比如最後早饭中饭午饭一起吃了,比如在酣畅淋漓的战斗之後,两艘船停靠在一起,开起了宴会。
      “干杯~~!为了夥伴干杯~~~~!!!!”
      於是酒杯凑上去,那边的人是笑嘻嘻的,这边虽然没有那样明显的愉悦,但到底是缓和了脸色,气氛轻松。
      喝到一半,他突然一屁股坐在了自己边上,“喂,我不想跟你打了。”
      你没有诧异,这几次合作退敌,也是十分的畅怀。打斗并非是为了什麽什麽,处心积虑或者其他的,光明正大地来一场对决,这样子的事情,你早在第二次两船起冲突的时候就知道了。
      “为什麽不打?”你反问他。
      “因为你是夥伴了啊!”那个家夥嘻嘻一笑,露出一口的白牙。
      你沈默了一会儿,然後说:“蒙奇•D•路飞,你活到现在真的是个奇迹。”
      “哈哈!”他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然後回头就来一句:“大海上就是充满了奇迹。我们现在坐在这里喝酒,也是奇迹。”
      你发觉到其他热闹成一团的人突然就顿住了,空气里安静得可怕。你想每个人的心思一定跟你现在想的差不多,那就是蒙奇•D•路飞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该不会生病了吧?
      “路飞,你过来我帮你检查一下。”对方的船医这样严肃地说道。
      “什麽啊乔巴!我没生病啊。喂乔巴──你太失礼了太失礼了!”
      你把想要笑出来的冲动压在了酒之下,旁边多了个人,那个人把酒杯凑了过来,於是你们干杯,完全不去管那边乱成一团。
      
      
      
      月到中天,明晃晃地倒影在海面上。
      闹得累了的人胡乱地摊在甲板上,就跟之前的每一次宴会过後。海浪轻轻地摇晃,月影就碎成好多块。你坐在船舷上,一贯的姿态。
      “路奇,娜美说还要一天就会到达某个岛屿了,之後我们就会补充物资,再继续在大海上冒险,怎麽样?跟我一起来冒险吧?很有趣的。”
      说起来,这个人也变得沈稳很多,依旧咋咋呼呼的,吵吵闹闹,却像一个船长了。
      你看到他衣服敞开了,上面不少的伤痕。
      似乎是感觉到了你的视线,他视线也转往下,笑了,“经历了很多冒险,留下来的勋章,怎麽样?很帅吧!嘻嘻──”
      你看著他身上的伤痕,忽然想,自己曾经留给他的在哪个部位?指枪、岚脚、六式奥义。你突然就坐不下去,也看不下去,径自起身。
      “路奇,一起来冒险吧!”
      你不发一语,直接走人。
      “哎呀,真烦恼啊──难得那麽高兴的说──”你听到他在身後嘀嘀咕咕,过了一会儿就没什麽声了。
      你想如果你再回头,应该就会看到他就那麽乱七八糟地敞开著褂子,躺在月光之下的甲板上了,应该不会过多久就会睡著吧。
      你也看过这个家夥好几次睡颜,安稳得好像天塌下来都不会醒过来。你的手指曾经好几次伸过去,你察觉到其他人瞬间把神经绷紧了,随时都可以出手,你便又把手缩了回来。你多麽想要触摸一下他,哪怕只有一下都可以。
      但是,你此时完全不敢见到他。有什麽东西在内心里瓦解消融,还有什麽东西在撕心裂肺。
      你停住了,脚尖都转了个方向却没有转身,却是继续往前。
      你想,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蒙奇•D•路飞了。
      
      
      
      後来你也曾陆陆续续地得知他的一些消息,直到最後没有了消息。
      而在知道最後的消息之时,你望著窗户倒影出已经花白头发的自己,勾起嘴角,勉强做出像个笑容地笑了一笑。
      你不曾在战斗中死去,身体渐渐衰老後,你呆在疗养院里用书本打发日子。
      在某一日,你在书上看到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只顿了一秒锺,手指坚定地往下翻,快速地翻完了一本书。你坐在树下,直到夕阳西沈,暮色降临。没有人敢来打扰你,你最後推著轮椅要离开,才有人上前来帮你。
      你问他:“你知道不知道蒙奇•D•路飞?”
      “是第二代的海贼王。”那个人说话措词很谨慎,压低了嗓子,话倒是说得清楚明白。
      第二代的海贼王。你的手指轻敲著轮椅的金属扶手,听著那细微的响动,慢慢地合上了眼。
      你很快地就睡著了,还梦见了过去。
      浮在湛蓝大海上方的水之城市,船工安静平凡的一天。来了几个吵闹的海贼,其中,那个人一身红色短褂,戴著草帽,眼睛明亮。
      他在自己阻止他以後回过头来,疑惑的表情,“鸽、鸽子……”
      你在梦里突然就微微笑了,这一回自然许多许多,然後你回答他:“啊,嗯。”
      
      
      
      光影流转,你我初见。
      是好久不见。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