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5

    [海贼王索路]花嫁(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87.html

    花嫁[索路]
      
      
      
      
      乌苏13
      
      
      
      
      
      你说,爱你就要好好活著,否则黄泉之国永不相见。
      
                             ──题记
      
      
      
      
      
      那是非常久非常久之後的事情了,久到让那个男人已经不耐烦很不耐烦了。
      
      
      
      那天,真的是一个好日子。
      索隆在强烈的日光照射下情非得已地醒过来,他睡在一棵高大的干劲满满红树的枝桠上,外围包了一层膜。不远的地方,是昨夜喝光酒剩下的酒瓶。
      他眯著眼睛看了初生的太阳一眼,忽然觉得浑身的轻松。
      他抓著剑起身,顺手把剑系在腰带上,然後手搭帐篷地张望自己的所属地。
      他回了再次回到这里时置办的房子,去後院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齐整的衣服,手指碰到头发的时候才觉得真是糟糕。绿色的头发长久不打理,乱糟糟一团。这个样子,实在太符合他糟老头的身份,於是他思考了五分锺到底要不要修剪头发。
      嘛,算了,就算弄成几十年前一样,但是皱纹掩盖不了,只要剑还在,那个家夥想必就能认出自己来。
      这样笃定地想著,索隆开始准备出行。
      在太阳落山之时,跳上了某一艘船,离开了香波地群岛。
      那是那麽多年以来,罗罗诺亚•索隆,这个被记载在书籍上的传说中的剑豪,第一次离开那座群岛,往伟大航路的後半段而去。
      
      
      
      他难得的没有喝得烂醉如泥,也没有在赌场里消磨时光,他换了一身齐整的衣服,然後上了一艘过得去的船。
      他已经老了,但是出海还是没问题的。
      再次吹拂到海风,聆听海潮声响,索隆拿住一壶酒喝了一口,倒了一口给大海,对著天空干杯。
      其实中间也曾经不小心迷路过,还遇到了亚马孙•莉莉的九蛇海贼团的船。那时他吃惊地看了一眼,然後转换航道。
      却也控制不了思绪脱缰往时光的另外一头拼命钻。
      
      
      
      只有那一次,那麽近距离地看到那个被称为最美女人的海贼女帝博雅•汉库克。
      索隆还记得在那晴日天蓝之下,那种如针如刺的杀意汹涌而来,在这一辈子里,也没有哪一次比那一次更强烈。
      他知道的,那个女人是真心的想杀了他。在知道,罗罗诺亚•索隆是蒙奇•D•路飞的恋人之後。
      而在下一刻,某个白痴问出“啊咧?汉库克你要跟索隆打架吗?”之後,却瞬间退去,一丝一毫都不剩。
      那个女人脸带红晕,娇羞无比地说著:“没有,来,试试这个看看,特意跟海军学的,你喜欢的超级腊火腿。”
      他看著那个笨蛋马上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大叫著“好吃”,松懈了绷紧的背脊,顿时发觉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在那後来,就是狂欢的宴会。那个女人只为送行而来,新世界,後半段的伟大航路,无比凶险的海洋。然而,他们都知道她的目的,她却不曾说一句告别的话语。带了好吃的好喝的来,吃喝一顿,便挥手走掉。干净利落,作风令人惊讶。
      索隆想到自身,顿时自嘲一笑。
      
      
      
      伟大航路到东海,再找到那个人的出生成长之地,足足花掉了三年时间。
      与开始与结束之镇罗格镇相比,海贼王蒙奇•D•路飞的故乡简直不值一提。书上没有说,便只剩下少部分知道,那个家夥的故乡,风车村。
      索隆在清早的时候将变得破破烂烂的船靠岸,也没有进村,就是到处走了一走。直到有些饿了,摸著怀中的酒壶结果却倒不出一点一滴的酒之後,才很无奈地进村了。
      有小酒馆,他撩起门帘就那麽走了进去。顿时,酒馆里安静了一瞬,接著又喧嚣起来。
      这里早就不是那个人记忆里的风车村了,成为海贼王的那个人的家乡,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镇,繁华了不少。
      他要了一壶酒,随便叫了下酒菜,然後坐在吧台前,慢慢地喝酒吃肉。
      喧嚣的人们说著说著,突然就说起了蒙奇•D•路飞,上个时代的海贼王,笑著说从父母的那一辈听来的有关他的逸事。说起,红发的海贼停留在这个村子里,而那个小小的少年整天叫囔著要跟他们一起出海当了不起的海贼。
      索隆听著,也跟著起哄笑起来的人们一起微微笑了。
      而时光似乎在倒退著,光影流转里,蒙上了一层暗黄的颜色。那个小小少年一下子就被气得跳起了脚,下一秒就因为一杯果汁而有礼貌地道谢露出了笑容,结果却被嘲笑了。
      然後想起了某日在海上,一阵风吹来,将那人重要的草帽吹走了,然後听到了的那件往事。怒火升腾,想要争取尊严,最後却害得尊敬的人失去了重要的左手,然後发誓要成为海贼王。
      他想起在香波地群岛,听到海贼王船上的副船长雷利提起红发的香克斯,那个家夥扯下草帽,又是高兴又是在不好意思的可爱模样,那一刻胸臆之间强烈的酸楚之意。
      那个人总是一脸灿烂地笑著,似乎是很理所当然的口气,说著“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大步地朝前走,到最後,一次也没有停下过。
      而酒馆里的人们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讨论起他的是否还活著还是已经死亡了,索隆丢下一把钱,站起来就往外走,顺便把吧台的那位女士的一声“客人”给抛在脑後。
      
      
      
      夜色已经将这一片笼罩,村里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橘色的暖暖的光芒。
      索隆站在中间踌躇了一下,选择了山顶而去的路。
      一路不曾停歇,等到了山顶时,已经是薄暮的清晨了。索隆站在空出一片的树下,看著脚下那还在沈寂中的村庄,然後一屁股坐了下去。
      就是这里了。
      索隆对自己这样说,然後从怀里掏出一张悬赏单。
      那是某人第一次被悬赏,金额为三千万贝利的单子。一脸灰头土脸的少年,偏偏对著镜头嘻嘻笑得灿烂无比,洁白的牙齿露出来,模样看来是天真又无邪。
      索隆将那张悬赏单展开摊平,抚摸了好几次折痕,然後把那种悬赏单放在身侧,把剑取下来压在上面。
      太阳已经出来了,暖洋洋地照射,山顶起了一阵风,索隆听到耳朵三只耳环传来细微的叮当声响。
      “这里是个好地方哪,路飞。”
      脚底下的村庄开始忙碌,有炊烟嫋嫋升起。
      “我终於来了这里了。”
      索隆的声音淡淡的,似乎下一刻就要被吹散在风里了。
      “其实也没有什麽事,就是,再也不爱你。”
      风吹起那张悬赏单,打在压在上面的剑,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然後是剑出鞘的声音,一道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那剑痛快地贯胸而过,疼痛是一霎那的事情。头缓缓垂下之时,鼻尖忽然闻到了干燥的尘土气息。
      
      
      
      烈日当头,被绑在十字架上已经九天,口干舌燥,差一点就眼睛发花。
      然後,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红衣的马褂少年戴著草帽踏著欢乐的步子朝他而来。
      
      
      
      一口血吐了出来,永暗终是到了眼前。
      索隆却勾起了嘴角在笑。
      
      
      
      那大概是他的某次心血来潮,在某个夜晚,在他守夜的时候,突然就奔了过来。先是一脸皱眉,认真地盯著自己看了半天,忽然就说:“索隆,我们结婚吧!”
      话说得斩钉截铁的,表情还很严肃,害得他也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来,抓著头发,“啊?突然说这个做什麽?”
      “索隆,我们是直到死都会在一起的吧?”那个家夥却偏偏还煞有介事。
      “啊,嗯。”这句话,他是好不容易才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的。
      “那我们结婚吧!就这麽说定了!”那个家夥可不管他是不是还在害羞还是在恼怒什麽的,径自地说著,然後扑上来,抱著他,咬了他的嘴唇一口,退开去嘻嘻笑著,“仪式完成,我去睡了,索隆守夜加油。”
      还真的就那麽爽快地抬腿走人了,高兴得让他怀疑他肯定第二天就会忘记这件事。不过,那都没有关系,因为在他转身之後,他就决定了某件事情。
      不是直到死都会在一起,而是死了也要在一起。
      
      
      
      所以,好久不见了,路飞。
      
      
      
      
      ──Fi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篇文好久之前就看了,但是现在重新去看,真的还是会让人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