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7

    [海贼王香路]火红玫瑰(完) - [海贼王香路(sl)]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82.html

      性格有崩。纯洁的孩子慎入。
      香吉士老师设定。
      路飞学生设定。
      年差有。
      
      
      
      
      火红玫瑰[香路]
      
      
      
      乌苏13
      
      
      
      
      他的爱总是又浓烈又直接,而且不容拒绝。
      
      
      
      其实路飞不是很喜欢跟香吉士面对面或者单独相处。
      後者尤其更甚。
      那个男人一头灿烂的金发一双意料之外的黑眸,脸上总是带著恰到好处的绅士笑容,既温柔又稍显疏离。但那只是对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罢了。只要自己出现,不管是哪种场合,只要一抬头就可以撞到对方的眼眸深处。不曾掩饰,热切直接并且只看著自己。
      就算是石头,也会明白那到底代表了什麽意思──就是“吃了你吃了你吃了你吃了你啊啊啊啊──”
      幸好路飞向来就有点粗神经或者说没神经,脑子不好使是天生的大家都知道,於是他乐得一直一直装傻。
      只是同时他也心知肚明的,迟早有一天那个男人会把眼神化为行动直接扑上来。
      
      
      
      香吉士提著手电筒开始巡视学校,已经超过十二点,夜晚的补习班也早在一个小时之前下课,他要确定现在学校里没有任何同学。
      教学楼全部走完花掉了半个小时,香吉士停在三楼的走廊上,放下手电筒,点了一支烟。
      他叼著烟,一边拿手按了按後颈……他僵住了,整个人探出走廊去,烟已经因为惊讶的缘故而掉落,他甚至拿手揉了揉眼睛,然後他骂了一句“混蛋”连电筒都不要就奔下楼去。
      如果不是恰好在那个位置,如果对面的窗户恰好没关上导致白色的窗帘胡乱地飞起来,如果香吉士不是胆大包天的人,如果他不是对那个人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认出来的程度,以上的如果通通不成立就不会有接下来的那一幕。
      当然,在奔跑的那个人脑袋里转了好多弯最终邪恶占据了上风这样的事情,沈睡的家夥是完全不知道的,他睡得很香,在做著吃肉的美梦。
      
      
      
      碰──
      退无可退!路飞因为背脊撞上了书架而痛得皱眉,双手被抓住按在头顶的弱势姿势更让他不舒服,於是他恶狠狠地瞪著那个始作俑者,尽管对方技巧地将半个身体压上了他,脚更是介入到他双腿之间,完全的主导地位和居高临下。
      不到三分锺之前,他还好好地安稳地睡在这图书馆隐秘的一角,如无意外他将一觉睡到明天清早,偏偏意外发生了──而那个意外还是目前他最不希望的那个!
      突然他背脊刷地一麻,整个人打了个激灵。他往後一躲,却差点撞到头。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被瞪的某人突然就俯低了伸出舌头在他的耳朵上舔了一圈。
      “路飞君,这麽晚了,你还逗留在学校里……”
      恶意地停顿,呼出的热气毫不客气地往耳朵里钻,酥酥麻麻痒得很。路飞躲得更起劲了,可此刻他还有哪里可以躲?不过是越缩越缩到某人的怀里去了罢了。
      “是不是在……等我呢?”
      “才──”路飞本来就是那种有话就说完全不看场合的家夥,此刻当然也猛地抬头要反驳,可惜只说了一个字,整张嘴就被人吞掉了。
      真的是吞掉般恐怖,把嘴唇含在嘴里细细啃咬,完全不知道餍足,在他张嘴要说什麽的时候,舌头长驱直入。卷住他的舌头一阵起舞,然後沿著口腔一点一点地滑过他的牙齿,数数一般,一颗一颗都不放过。
      
      
      
      ──糟糕了不小心惹恼了一头野兽。
      
      
      
      路飞缺氧得厉害,他的手不知道什麽时候被松开了,於是他伸手去推压得他死紧的香吉士可是完全推不动,还因为他这样的动作被理所当然地抓著放到他颈後了。他抱著他,一只手捧著他的脸庞专注地亲吻,另外一只手扯开了他校服里扎进裤子里的衬衫,顺著结实的腰部摸了上去。
      亲吻一直未曾停止,而他的手似乎摸够了腰腹,从而放在裤腰处,暧昧地来来回回抚摸,时不时越过界限一般探下去。
      他的视线一直不曾从路飞身上移开,被亲吻的瞬间就涨红的双颊,手指感觉到的越来越高的温度,还有现在因为激烈的亲吻呼吸不及吞咽不及而滑落的诱人的透明液体,因为越加紧密地纠缠,在一起,那湿润的触感时不时地传达过来,这一切的一切简直让他激动得心脏都要爆掉。
      他一边将那滑出来的液体一点一点地舔吃掉,一边喃喃自语著“路飞路飞路飞路飞……”喜欢你喜欢你,爱你爱你爱你……不想停止亲吻,完全不想停止。他的手指都有了自我意识般,灵活地挑开了路飞裤子上的皮带,拉开了拉链,触摸到了他的脆弱。
      下一刻他就闷哼出声,手指在握在掌心里的小东西上打了个转,满意地听到怀里的人倒抽了一口气,软了下来。
      嘴唇被咬破了,嘴巴里有铁锈的味道,不过完全不碍事。
      
      
      
      香吉士对上一脸不高兴的路飞的视线,顿时就笑了,亲吻落在了那完全泄露心思的眼睛上。他想,他就抱抱就好,只是抱抱就好。一见锺情那种事情,香吉士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爱上比自己小八岁的自己的学生,还爱他爱到疯狂的地步也完全出乎控制之外。他轻轻啄著他的眼皮,然後往下啃一啃他苹果一样的脸颊,然後卷住他的嘴唇侵入他的口腔。但是,那种感觉不坏,相反还很好。很好。
      他愉悦地想著,手指不紧不慢地圈紧手心里的小东西,亲吻也不放弃地继续在他嘴唇、脖颈、锁骨上流连。他用舌头咬开了黑色制服的铜纽扣,往下,舌尖在胸口上隔著一层衣服逗弄著那凸起的两点。
      “最喜欢你了哦,路飞君。”
      
      
      
      最糟糕的境地!
      路飞在那样的快感中自暴自弃地攀住了香吉士的脖子,因为他的动作难以忍耐即将冲出口的呻吟,只好用力地抓住他的西装外套。
      身体上不时有濡湿感刺激大脑皮层,不用看也知道现在自己的情况肯定是衣不蔽体之类的糟糕到不行了,就越发地愤怒对方的衣著整齐了。
      “呜……”恼恨过头了,一个不小心就出了声,他不由得一口就咬住了香吉士的肩膀。明明该是疼痛的,对方却毫无所觉一样,一直逗弄著自己。
      恼火!恼火!超恼火!
      路飞在那样的情绪里带著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一把就把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男人掀翻了,整个人骑在对方的身体上。在香吉士的错愕里,他抓开了他的西装外套,然後一把把他的衬衫给……撕开了。
      然後,他在香吉士错愕到无奈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茫然的表情。
      “……”
      然後他听到了香吉士轻笑的声音,非常的高兴的样子。
      
      
      
      好可爱。好可爱。怎麽会这麽可爱?可爱到让他想一口把他吃掉!事实上他也那麽做了,一把扯下他,吞掉了他的声音,然後把他压在了自己的西装外套上。
      天可明鉴,他没有打算做到这一步的。黑色的西装外套,他的爱人,麦色的肌肤,结实却偏瘦的身材,带了些不明所以的眼神直视过来。真的是──不吃掉他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况且──
      “路飞,你也喜欢我的。”
      闻言的瞬间,路飞就把头撇到另外一边了。
      那可爱的逃避动作让香吉士的笑容越来越大,手指自发地摸上了他的脸庞,抚过他的胸膛到达重点部位,香吉士亲吻了一下他的嘴角,然後滑了下去。他将他全部都吞了下去,他听到他抽气的声音,然後他的手指被抓过去咬住了。
      喜欢也好欢愉也好,就是喜欢咬人。香吉士吞吐舔舐著他,满意地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传出来。路飞当然也是喜欢他的,不然也不会默认了他情人的宣言,而之前的偶尔的亲吻也不曾拒绝。但也只是这种程度而已。
      他给予他最大的欢愉,遗憾於只到这种程度。
      
      
      
      “放、放……开!”
      双腿瞬间被抬高挂在某人的脖子上,这样完全暴露还没有任何著力点的姿势让路飞稍微不安。他伸手抓了抓香吉士的头发,下一刻却挺直了腰,仿佛自主地把自己更深入地送到了他的嘴里。
      他再也不想出声,於是又抓住某人的手指往嘴里塞,想要恶狠狠却因为腰部乏力……不仅仅是腰部,整个身体都仿佛不属於他了一般哪里都使不上劲,脑袋缺氧得厉害,五光十色在眼前打转飞过去,就连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也完全不知道。
      到达顶点的瞬间脑袋一片空白,身体被抱起来拥在怀抱里也没什麽反应,下一刻他就想惊跳地逃走。
      他的手掌包裹著对方的脆弱,他的手被握在对方的手里,然後他带著他的手上下地套弄。仅仅是这样的话,他就甩掉对方羞愧地跑掉了。香吉士一边唤著他的名,闭著眼睛很是享受他给他的安慰。
      他不由自主地随著他的动作而动作,耳朵里全部都是他粗重的低喘声,背後挨著的身体温度高到不可思议,他的双唇里全部都是他的名,一声一声一声未曾止息。
      那个家夥肯定在幻想什麽奇怪的画面然後用他的手来进行这一切!
      明明该给一拳然後中止这些那些的,路飞却动不了,被动地呆在香吉士的怀里,被动地按照他的步骤来。他的身体也开始发热,於是他想也没想,转头一口就咬在了香吉士的肩膀上。
      
      
      
      於是,再半个小时後,某人抱著某人从图书馆里走了出来,目的地是自己的小套房。
      已经非常晚了,自然不能把路飞送回去,刚刚好,於是赚得一个晚上。
      当然,抱著人在怀里又经过刚刚那一番很满足的香吉士当然不知道此刻在他怀里恶狠狠磨牙齿的路飞在想什麽。
      下次、绝对、要你、好看!
      香吉士你混蛋!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