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海贼王艾路]光华1 - [海贼王艾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63.html

      写在前面的话。
      呃,我又开坑了,结果这次完全没忍住就一次开了两个坑。
      先後完坑还是一起完坑还没有想好。
      总之,写到哪里就到哪里吧。
      哥哥大人万岁!
      路飞出大监狱了万岁!
      
      啊,是说,这一篇是原著背景。
      
      
      
      
      
      
      
      光华[艾路]
      
      
      
      乌苏13
      
      
      
      有些事情是被禁止的,比如说我爱你,比如说我想占有你。
      啊,抱歉,已经不是想的程度了。
      所以是,比如我爱你,比如我占有你。
      
                                ──题记
      
      
      
      之一
      
      
      
      记忆里有三件事,只能藏起来不能给人知道。
      第一件事,是有关夏日祭典的。
      
      
      每次到夏日祭典,有人就会兴奋异常。
      从好多天开始就坐立不安,蹿上又蹿上地问这问那,最感兴趣的话题不过是“有什麽好吃的真的可以随便吃爱怎麽吃就怎麽吃吗”,还会每隔两分锺就奔过来扯你的手,眼睛明亮,嗓音明亮。
      “艾斯!艾斯!等那一天,我们一定要从头吃到尾然後再从尾吃到头,要比赛看谁吃的多,输的人得答应赢的人一件事。”
      说完,这个人就把手背在脑後,开始烦恼“到底要艾斯做什麽好呢”,然後欢乐地大跨步走开。
      简直让人哭笑不得,从头到尾另外一个当事人你还一个字都没说呢。
      
      
      可最後,夏日祭典你跟他还是没能去成。
      是离祭典还有两日时,暴力的混蛋爷爷突然出现的,二话不说就将你们两个人打昏带到了某个大山里丢下之後就干脆走掉了。
      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了,你安之若素,但对著他哭丧的脸,硬是扯出笑脸来安慰他:“路飞,在夏日祭典开始回去就行了。”
      他坐在地上,拧著眉头,脸都皱成了一个不可爱的包子。听到你这麽说,抬头转脸看过来,眼神闪亮,一合掌,“啊!我怎麽没想到,只要在祭典开始前回去不就行了。走吧,艾斯!”
      你一边在心里念叨著“真是单纯啊路飞”,一边摸著後脑上的包,站起来。
      他已经走出了一段很长的路,很耐烦地催促你,“艾斯你快点啊!要是赶不上祭典就都怪艾斯!”
      “应该要怪你。”你慢条斯理地朝他走去。
      “什麽啊,艾斯!”一逗,他就会鼓起脸颊,完全的不服气。
      “啊,没什麽。”
      “艾斯最狡猾了!”
      “哈哈……”
      
      
      说起来,你跟他其实都没有什麽方向感,光靠著本能前进了。
      这也没什麽不好,反正能出森林就行了。遇见猛兽猛禽凶恶的虫子,大雨倾盆电闪雷鸣,都能打的就冲上去狠揍一顿,能找到躲起来的地方就躲起来。
      树荫遮天蔽日,你跟他也不知道在森林里呆了多久,终於走到了平原的地方。那个家夥说是要去喝水,就奔走了。
      你站在原地,还想著可以休息一下,没一会儿,就听到了轰隆隆恍如雷声铺天盖地,转头就看到烟尘滚滚而来,走在最前面的家夥哈哈地大笑,“艾斯!艾斯!好大一群野牛啊!哈哈哈哈──”
      所以说到底有哪里好笑啊!你却真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却惊诧地看著他直奔你而来,当然还带著身後的一大串的红了眼的野牛们。
      你也不躲,稍微闪开了身,“路飞,你先跑,我来对付它们。”
      “我知道啦!”
      你就看著他欢乐地应了一声,快步地从你身边飞奔而过。你摸出了匕首掂量了下,暗念一声:“真是够呛的。”丢了匕首,赤手空拳地主动攻击过去,一拳就让一头比自己高大壮实的野牛翻了白眼。
      那个时候,你十六岁,路飞十三岁。他大概要比你矮上两个头不止,不过他本人坚持他已经到你肩膀的身高。
      哥哥保护弟弟是超理所当然的,就算面对三十头以上的发狂野牛们也一样。
      战斗到结束的时候,在最後一头野牛轰然倒地之时,你转身,摸著嘴角的血迹,开始估算断了一根还是两根肋骨。
      那个被保护的对象在没多远的,孤零零立在草原上的大树下,睡得一脸幸福。你顿时就笑了,俯身抓起他丢在背上,看了太阳的方向,开始准备出山。
      
      
      走出了森林,就有白日夜晚的感受了。
      夜幕低垂,夏日凉风习习,头顶星空万丈璀璨。
      还没有走到村子,他就醒了,松开抱著你脖子的一只手肯定去揉眼睛了,迷迷糊糊地喊:“艾斯。”
      “嗯。”
      “艾斯赢了对不对?”
      “嗯。”
      “艾斯可真厉害。”他真心赞叹,还有很多的不甘,“等我长到艾斯这麽大,肯定比艾斯更厉害。”
      “是是是。”你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骄傲地笑著,口气好像敷衍,但是你知道等他长大你这麽大,绝对会变得很厉害。因为,他可是你的弟弟啊。
      “艾斯!艾斯!你看你看!好漂亮啊!”
      草丛里晃晃悠悠地浮现出绿色的莹光,一点,又一点,不一会儿就浮在半空里了。
      “真漂亮啊!萤火虫。”
      是很漂亮。
      “看起来那麽漂亮,为什麽不能吃呢?”赞叹完毕,就是满心遗憾了。
      “就算能吃,那个也太小了吧,塞牙缝都不够的,路飞。”你语重心长。
      “也对。”他倒是干脆,忽然想起了什麽惊叫了一声,“啊──”
      你等他的下文。
      “祭典!祭典啊艾斯!”
      “啊。”
      “快点啊艾斯,祭典就要赶不上了。”
      “那你下来自己跑。”
      “……不要。”
      “哈?”
      “嘻嘻,因为很久没有被艾斯背了啊。”
      你无奈地叹气,“败给你了。”稍微蹲下身,“准备好抱住我,我要开跑了。”
      “嗯!”
      动作的时候,胸腹前一阵疼痛,看样子真的有肋骨断掉了。
      “发射!”
      你如一颗出了膛的子弹激射而出,背上是某人兴奋的大叫声,洒了一路:“哦哦哦哦──哈哈哈哈──”
      
      
      那个不能告人的秘密是,你在俯身准备将他丢到你背上之时,看著他幸福安稳的睡脸,突然心一动,轻若羽毛的吻就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
      
      
      
      是属於艾斯的战斗,就绝对不可以插手。不然,会被艾斯狠揍的。
      这件事,是曾经在他要保护自己的时候,冲上去想要并肩战斗结果被打得好惨才记忆深刻的。
      那时,我七岁,艾斯十岁。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