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海贼王艾路]光华2 - [海贼王艾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60.html

      之二
      
      
      
      第二件事是关於梦想的。
      关於梦想这件事,你跟他有过多次的讨论,不可告人之事发生在你出海的前一个晚上。
      实际上,你是知道爷爷的期望的。成为海军的骨干力量,尽管你跟路飞都是世界上最凶恶的罪犯的後代。
      幸好,在那之前,人生轨迹就发生了倾斜。
      在路飞七岁那一年,遇见了红发的香克斯之时。
      
      
      “我决定了,我以後也要做海盗!我要跟香克斯他们一起出海冒险!”
      你迟钝地眨了眨眼,猛地扯过桌布一抹脸,茫然地看著眼前兴奋异常的家夥,“哈?你这个家夥没事吧?”
      “我说我要做海盗!要跟香克斯他们一起出海冒险!”那个家夥跳上跳下,双眼亮闪闪的,一副兴奋过头的模样。
      “香克斯是谁?做海盗?好啊。”
      叉子插起盘子里的面条,往嘴巴里塞,一边含含糊糊地说著。
      最近的训练强度有点大,你得抓紧时间睡觉。
      “艾斯你也同意啦?好。我现在就去跟香克斯说我要跟他们一起出海冒险!”那个家夥说完,就那麽甩著手臂,快快乐乐地出门去了。
      门撞上墙壁又反弹回去,你眨了眨眼,突然发现自己刚刚好像又睡著了。
      
      
      说起来,那一段时间的自己真的是太过於忙碌,对於才七岁的弟弟关注度不够。
      你至今还记得,当可爱的弟弟在夜幕降临之时归来时,左眼下方多了三条尤新的刀刻痕,内心里瞬间涌起无穷无尽的杀意来。
      “路飞。”
      十岁的你,比七岁的路飞高出很多,要半蹲地俯低身体才可以跟他眼睛对著眼睛。
      “艾斯,我回来了。今晚吃什麽?”他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打了招呼之後,就直接奔去餐厅看有什麽东西。
      你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後眼睁睁看著属於你弟弟的手臂被你拉得老长。被抓住的那个人还没有感觉似的继续往前走,你面沈如水,心仿佛被冰冻住一样。惊异还是疼痛甚至在那个时候失控地用力捶了地板一拳,才装作若无其事地松开了手。
      “艾斯!你扯我的手做什麽?!”屋里传出路飞大喊大叫不满的声音。
      你保持在屋外半蹲的姿势许久,最後表情严肃地走了进去。那个家夥正在满不在乎地大吃著,见到自己进来,也只是看了一眼,完全没动。
      “路飞,你的手怎麽回事?”
      “香克斯说……那是因为我不小心吃了恶魔果实,叫橡皮果实。样子有点奇怪,而且一点都不甜。”他一边往嘴巴里塞东西,一边嘻嘻哈哈地说著。
      “你不是想做海盗吗?吃了恶魔果实是一辈子都不可以游泳的。”
      “啊,那个香克斯也说了。一开始我也很担心我做不了海盗了,後来我就想通了,只要不掉到海里去不就行了嘛哈哈──”一副自鸣得意我居然想出来这麽好的主意的样子。
      你捏紧了拳头,忍耐著去找那个叫香克斯的混蛋家夥算账的心情,视线转到他左眼下方,“你哪里的伤痕是怎麽回事?”
      “这个啊……一点都不疼。”
      “怎麽回事?”
      “哈哈,我想先香克斯证明我是男子汉我不怕痛也不怕受伤,想让他同意我跟著出海冒险──”
      你终於再也忍耐不住,一拳就砸了下去。
      “呜哇哇啊啊啊啊啊──艾斯你揍我做什麽?”
      你恨不得揍死这个混蛋。
      
      
      你始终未曾与红发香克斯会面,你觉得你只要见到那个男人就会压抑不住满溢的杀气,冲上去做出事後後悔的事情。
      你也没有阻止路飞跟那个男人接触,你知道路飞的,越是跟他说“不要”,他就是越是想要尝试。
      只要那个家夥高兴就好了。
      但那个家夥的高兴却没持续多久,甚至在某一天沈默不响地一回来就盘腿坐在了屋顶上,一动不动就是一天。
      终於在第二天的傍晚,你也跳上了屋顶,坐在了他旁边。
      “艾斯,被打了就已经十倍的揍回去,对不对?”
      “反正不能坐以待毙。”
      “被打了还能哈哈大笑毫不在乎根本就不是男子汉对不对?”
      你没有说话。
      “艾斯──”明明都有了哭音,那个家夥却没有天塌下来一样放声哭泣,而是笑了起来,神情坚定,他对你说:“艾斯,我决定了,我要做海贼王。我要得到ONE PIECE。”
      他低头,喃喃自语:“我总有一天会出海的,一个人出海,找到夥伴,然後得到ONE PIECE,成为海贼王。”
      那是第一次,你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个家夥已经不是你以为的小孩子了。那个表情,根本就是一个男人的表情。”
      你笑了,按住他的脑袋磨蹭。
      “呐,路飞,海贼王可不是你现在这种程度就可以当上的。”
      “我知道。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更加更加努力!”他看过来,眼神很坚定,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麽,一合掌,“啊,首先,要打败艾斯。”
      你看著干劲满满的他,伸出手,“首先来比手腕吧。”
      “比就比!”
      
      
      “艾斯你以後想做什麽?”
      “出海冒险。”
      “艾斯好狡猾啊!”
      你只是笑。
      你只是想出去看看,这个家夥所向往的地方到底是怎样一个模样。
      “艾斯你不会也想要ONE PICEC吧?”
      “人人都想要ONE PIECE。”
      他不说话了,一个人背转了身,默默地生气。
      那个时候的你完全不知道,等几年後在阿拉巴斯国再见,这个家夥会那样爽快地说出来:“那就比一场就好了。”
      你顿时就笑了起来,“路飞你果然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不管是之前吃了恶魔果实很快就想通,只要做一个一辈子都不掉到水里的海盗就行了,到现在,肯定是早就想明白了,如果都想要ONE PIECE,那就打一场,谁赢了ONE PIECE就是谁的。
      才不过十岁的路飞,是很认真地在烦恼跟生气的。
      
      
      而十四岁的路飞,认真地问背著简易行李背包的你:“艾斯。你是不是准备出海了?”
      “啊,嗯。”
      “就不能等我一起出海?”
      你只是笑,从这个家夥露出坚毅的男人表情之後,你就再也没有拍过他的脑袋。
      “我们两个人一起出海,然後找到ONE PIECE。”
      “抱歉啊,路飞。”你这样回答他。
      然後,他冲上来抱住了你。
      
      
      之後,事情怎麽会发展到那种程度,你自己也是有些模糊的。
      你只记得,你最後反手也抱住了他。
      你抱著他,按著他不准他动,然後用力地亲吻他。舌尖挑开他的嘴,滑进去,舔过每一寸口腔。你看著他眼睛睁得老大,身体僵硬到不行,气息却渐渐不均匀起来。
      之後,你用力把他抱起来,往屋里走,一脚将房门给踢上了。在这个过程里,你没有放弃亲吻他,逗弄他,引诱他。
      最後他抱著你的肩膀,回应你的亲吻,极为好学地也把舌头探进了你的嘴里。
      你的手摸进了他的衣服里,按著他的脊背骨一寸一寸地往下摸,捏著他胸前的两点,啃咬一般舔过他的脖颈,脱了他的衣服。
      你听到他茫然不懂的声音,在叫你,“艾斯,艾斯,艾斯。”却没有再反抗,任你摆布。
      
      
      那一次你并未做到最後,只用嘴帮他完成了初体验。
      之後,你离开了村子,开始了在大海上冒险。
      
      
      >>>
      
      
      “没事。不用介意。”
      艾斯很强大,一直都是比自己更强大的存在。
      “没事,放心吧,真的!”
      咧开了嘴,开始笑。
      凡是都要开心。做了海盗最开心,更要开心。
      “就算真的发生了万一,他肯定也不希望被我担心。艾斯最讨厌让人看到他出丑了。我就算去了肯定也就是白挨他一顿揍,要是在海上碰到就是敌人。艾斯有艾斯自己的冒险。”
      谁也不能妨碍艾斯的冒险。
      就算是我也不能。
      这句话,真的是笑著说出来的。
      “嗯,等他恢复了,我们早晚会再见面。”只要我们还在这片大海上,只要我们都想要ONE PIECE,“艾斯就是为了那样才给我纸的!”
      艾斯,我不会说出来,我有多期待与你再见面。
      我一直以为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