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海贼王艾路]光华3 - [海贼王艾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55.html

      之三
      
      
      
      
      战斗毫无征兆打响的时候,你正与那艘船的人酣畅淋漓地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你与那艘船并非一夥,却也投入到了战斗里。
      实际上,这一路过来,你都只是一个人。
      你喜欢并且习惯一个人,把出海、进入到伟大航路,当作一个不错的旅行。遇见什麽人,看到什麽新奇的,经历过些些的故事。零碎的,欢乐的,却是随时可以抛掷脑後的。只活在当下,你只活在当下,从不想百年,不,你是连明天也懒得想。
      出航的第三个月,你微微抬高了帽檐,看著汹涌浪潮之上的只露出一些端倪的赤土大陆,微微一笑。
      伟大航路,已走过一半。
      在进入伟大航路的後半段之前,你甚至在想,七条航线,三年的时间,在路飞出海之前,你说不定每一条都可以走一遍。
      怀揣著这样近乎傲慢的自信心理,你踏入了新世界。
      
      
      
      前两个秘密都已说完。
      而这第三个秘密。
      是你出海的原因。
      
      
      
      你未尝败绩,你不曾依附,你从不张扬。
      那一场战斗,开始於傍晚,结束於月亮升起之前。术语来说,就是差一点被秒杀。假如,你不在那条船上,那一夥便在瞬间已然全数崩裂。然而,就算你在那条船上,最终的结果也是战败等死。
      你还不想死。
      你从没想过会死在这里。
      尽管,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活下去这件事与死去这件事,於你而言,没有分别。
      但是你没想过死。
      
      
      
      在後来,你再度一个人出航行走在大海上之时,内心里涌动的情绪并非是怀念。这一次的航行,与最初的漫无目的不同,目标明确,缉拿黑胡子。
      在岛屿与岛屿之间穿梭,你在用餐完毕之後,鞠躬道歉:“对不起我没钱,谢谢你款待。”下一刻,你夺门而出,这种行为不是霸王餐,你只是真的没钱付账。
      你会想起很久以前,跟某个胃大得好像无底洞一样的家夥一起吃饭,每次等你从睡梦中醒过来,就只有杯盘狼藉。
      那个家夥摸著肚子满足地摊在椅子上,幸福得好像有了全世界。
      你总是没有办法生气,当然,你会跳起来揍他,你揍得他下次再也不敢把你那份也吃光光。他要是没吃饱,眼巴巴地瞅过来,瞅著你等著你醒过来分他一点,你也会好心情地推盘子给他。
      你们一起去偷西瓜,你总是在主人家发现的瞬间跑掉。然後躲起来,看他被狗追,被主人追,最後把西瓜子一口气吐出来当作武器才勉强脱身。
      他喜欢采买,每次听说要去买什麽什麽东西回来吃,就会举高手跳著要去。买很多肉回来,然後还会偷偷地买点零食自己吃,只因为这样一点点事情,高兴个半天。
      你猛地从海鲜面的盘子里直起身,朦朦胧胧地看著身边一堆的人,“不好,又睡著了。”
      刚刚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情,你顺手撩起桌布擦脸,嘟囔一句“真糟糕啊”,再次对付那盘面起来。
      当然,你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那惊异的表情。你开始想,要不要绕道去一趟伟大航路最近的国家,停留一阵子。
      你的背包里,有一张悬赏令。上面那个家夥灰头土脸的,倒是牙齿全露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得超灿烂的。赏金三千万贝利,干得不错嘛那个家夥。
      
      
      
      你并非下了决心要见面,你对天赌了一把,假设路飞会走这一条路线,假设他会经过,然後,你点著地图最後手指放在了阿拉巴斯那个沙漠之国。
      “那就在这里停留十天吧。”
      你收起地图,突然想哼个歌曲。跳上属於你的那条船,吹著迎面而来的海风,你不可否认你心情极好。
      你开始期待跟那个家夥见面,虽然也许根本会错过,但是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你在想念他这件事,实在是让你莫名地欢喜。
      说起来,你偶尔会在属於你自己的个人房间里或者是在喝酒之後做那样的事情。
      那绿色的荧光点点地从手心里浮出来,漂浮在空中,可爱的模样,就如那一日他在你的背上醒过来,骄傲的口气转而变成的惊叹“艾斯艾斯,你看你看,萤火虫可真漂亮啊。”莹色的光芒,与漫天星辰相互辉映,真的很漂亮。
      而那时,你拿到烧烧果实的瞬间,你想起那个下午,某个混蛋家夥带著伤痕回来,你拉住他的手臂马上就被拉长了,那种懊恼懊悔到想杀人的心情。然後,你笑了,没有迟疑地将那个东西吃掉。嗯,如那个家夥所说,很难吃,不甜,没有味道。
      恶魔果实的唯一好处,就是不会痛了。那个家夥是这麽说的没错。你让自己的身体元素化,火焰腾起的瞬间,你突然很想揍那个家夥。
      你从来不认为橡皮人不会痛,你揍那个家夥的时候,那个家夥惨叫声还挺大的虽然有百分之十是故意的,但是你相信百分之九十是真的在痛。那个家夥太不会掩饰撒谎,你一直看著他长大,没有什麽不知道的。
      你微垂了眼,对自己这样来到伟大航路前半段後,随时陷入到过去里的情形无奈极了。
      
      
      
      再次见面得毫无预兆。
      再次分离也来得迅速,你提著背包说再见的时候,内心里也未曾有一分半分不舍。
      “路飞,你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你按压帽子,阿拉巴斯的阳光炽热在帽檐范围之外亮得刺眼。
      总算再见到你,路飞。
      那个家夥灿烂地笑,声音软软的糯糯的,“艾~~~~斯~~~~~~”
      你终於笑起来,当然第一件事是说明来意,第二件事就是“这个家夥的同伴想必很苦恼吧”地道谢。之後却收敛了笑容,严肃地问:“喂,路飞,你有没有兴趣来我的白胡子海贼团?当然你的同伴也可以一起来。”
      “不行。”那个家夥,根本没有考虑过地即答。
      你哈哈大笑起来,“早就知道会这样了,我只是想说说看而已。”
      尽管如此。
      “白胡子是我认识的海贼里最厉害的,我希望那个男人能成为海贼王……路飞,我不是指你。”
      “不要紧,那我们就打一场好了。”
      你在他眼底看不到一丝阴霾,坦然自若。你忽然就有些怀念几年前的那个小小的生你闷气的少年,这个人内里绝对没变,但是出海的旅行已经让他强大。
      可是。
      你想到那个家夥那样蛮撞地将海军跟自己一起撞飞开去不说,连房子都被那种力道给撞出好大一个洞来。
      你想到那个家夥盘腿坐在船舷上,大言不惭地说现在能够打败自己,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再想到後来谈话时,那个家夥纯粹高兴的笑容。
      
      
      
      你给了他生命卡,那是直接指向你方向的东西,你说:“这个东西会让我们再次相会。”
      “嗯……”你看到他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脸皱成了一个包子。
      “不要吗?”
      “不,我要。”
      这个家夥、这个家夥啊。抱抱他亲亲他,把他带在身边看管著他,确定他好好的绝对不会有事,只有这样,自己才会安心。
      但是。
      “有个长不大的弟弟,作为哥哥很是担心,而且这个家夥肯定会给你们添很多的麻烦,但还是拜托你们好好照顾他。”
      只是。
      “下次再见面时,我会站在海贼的高峰。”
      所以。
       “你也来这个高峰吧,路飞。”
      
      
      
      已经没有遗憾。
      你等著你们的再会,在海贼的巅峰,进行王的争斗。
      
      
      
      “快点来吧,路飞。”
      
      
      
      第三个秘密。
      路飞,欢迎你来打败我,为了恭贺你成为海贼王。
      虽然我完全不期望你站到那个沈重的位置上。
      
      
      
      >>>
      
      
      
      後会有期。
      嘻嘻。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