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日光倾城1 - [日光倾城[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49.html

      写在前面的话。
      这并非是一个长篇的故事,算是为了《合理制欲》寻找感觉突发的文。
      架空的现代背景。
      摄影师与冒险家的故事。
      狗血梗有。
      温情向,非欢乐。
      
      
      
      
      
      日光倾城[索路]
      
      
      
      乌苏13
      
      
      
      那是清晨的第一道光,打在了相拥著睡在山顶上的你跟他身上。
      你醒了,顺手拿了衣服盖在还在继续睡得安稳的他的脑袋上阻隔光线,一边打著呵欠,看著这个世界。
      脚底下的城市正在光里逐渐清醒,你看到那光芒渐渐地弥漫过来,覆盖住整座城市。
      那一瞬间你仿佛看到无数飞鸟扑啦著翅膀低垂地飞过安静的水面,投下的影子剪碎了湖。它们的动作那样快,如同被按下了加速键一样画面里的东西快速地往前,只在视网膜里留下模糊的影子,像一行行辨不清楚的文字扭曲著飞上了湛蓝的天空。
      太阳微微笑起来,世界在凄凉冷清的苍白里慢慢温暖,像此刻的拥抱那样暖,像此刻的日光倾了城,像我爱你那麽深。
      
      
      
      
      事情回溯到三个月前。
      
      
      
      早晨的阳光悄悄地溜过杏色的半透明窗帘,滑过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床铺,蓝白相间的条纹衣服,落在地上。
      这是圣玛丽特医院住院部的三楼,早上八点半,早餐时间。正值四月的天气,窗外高大的丁香花偷偷地探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的花骨朵,迎风娇弱招展。
      病房里并没有很安静,某人呼哧呼哧地吃著大碗拉面,之後大呼“再来一碗”。再干掉十碗之後,终於摸著肚子,欢呼一声:“多谢款待!”满足得身体往後仰,视线就对上了你无甚波澜的眸子。
      不,其实是你一直很安静地直直地盯著他看。他看到你提著拉面走进来时候,兴奋地扑过来,眼睛闪亮得好刺眼。他拿著筷子,快速地绑好餐巾,说著“我开动啦”,笑得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幸福。他吃饱了,满足地拍著肚子,似乎有睡意涌上来,眼睛眯起来,说不出的可爱。
      
      
      你跟他大眼瞪小眼。
      好半天之後,他突然咳嗽了两声,盘腿坐正坐直了。
      “早饭你吃过了吧?”他觑你一眼,很严肃地问。
      你点了点头,表示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也点了点头,很严肃,“之前你跟说过的事情,我都记得。”
      你看著他。
      “你是罗罗诺亚•索隆,我是蒙奇•D•路飞,对吧?”
      “嗯。”
      “我们两个人结伴旅行途中,你是摄影家,而我是冒险家。”
      “嗯。”
      “我出了事,受了伤,住院了,然後,现在醒过来了,结果却失去了记忆。”
      “……”你嘴唇蠕动了几下,最终什麽都没有说出口。
      “哈哈哈!高兴点儿。不就是失去了记忆嘛,没有什麽好难过的。”那个盘腿坐在病床的家夥却哈哈大笑起来,用力地拍著你的肩膀,这样说道。
      我没有难过。这样的句子你怎麽说得出口,只得沈著一张脸,丢下一句“你好好休息”也不管他在後面唧唧哇哇说什麽,决绝地走了出门,把他关在门里面。
      
      搞什麽啊。你单手捂住脸,慢慢地踱进了走廊的阴影里。你真想知道现在是什麽情况,接下来要做什麽。从前天那个家夥醒过来开始,你就一直在想这两个问题。可任你想破了头,你也不知道那答案。
      蒙奇•D•路飞,你够种!失忆了就把一切事情撇得干干净净的,真X的够混蛋够无耻够──!
      你暗暗咒骂,可骂完了,你才猛然醒悟过来。现在的这个人,不管有没有记忆,根本就就是你所认识的那个人。他任性,他固执,他认定了一件事情别说九头牛就多加一万倍都不能把他拽回来。所以你对著他无可奈何,咬牙切齿,解脱不能。
      他就是蒙奇•D•路飞,还是那个说了喜欢你之後却把你忘光光的混蛋家夥。
      
      
      
      
      在被面对面按著肩膀说喜欢之前。
      在那之前的之前。
      你跟他相识在枪林弹雨之时,在你抓著相机对准战争这个题材,按下快门,躲避追击却因为一位小女孩被抓起来之後。
      你大概是位专业的摄像师,你捕捉生命惊心动魄的一幕,你完全置身事外,我行我素,臭名昭彰。
      在你直击之下,遭受战争侵略迫害的人们,那绝望又无穷斗志的眼神,那枯瘦干涸的双手;死亡突如其来之下尸体的形状,鲜血喷溅一地,汽油燃烧,汽车翻得破破烂烂;又或者一片废墟之上,看过来的少年的眼睛清澈而单纯;那开在墙角的白色的花朵,那朝圣的人群,白色的墙壁,黄色的沙漠,直射的毒辣的太阳;冰冷的漆黑的枪口,持枪的少女年龄并未超过六岁,她的手完全没有颤抖……
      又或者是侵略的那一方,独自坐在夜黑夜色下屋顶的士兵,那勋章在光线之下明晰;他们被少年男女击杀时,错愕的神态;他们提著枪一遍又一遍地在街道上巡逻,整日里不发一语……
      那些照片那些描述性的文字被刊登在知名的报纸上杂志上,受到全世界的关注,而那一次你恰巧运气很好,拍到了凌虐的画面。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太不凑巧,你被发现了。因为,你想救那个女孩儿。
      
      
      
      在很久之後,路飞跟你说起这件往事。那时的你跟他都已经有些老了,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说了跟你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索隆,你是个好人。”
      你告诉他,你不是好人,会救那个女孩完全是你心血来潮,而且你拍到了照片为了回报你不能让那个女孩儿死。
      路飞固执己见,他说:“索隆你是个好人。”
      这样的固执老实说在某些时候,还算是讨喜,当然在更多的时候很讨厌。
      
      
      这个家夥,在大白天的摸到他被囚禁的房间来,趴在门上的小小窗户上,惊奇地说:“哇哦,你被绑得真奇怪。”
      那是个非常糟糕的姿势,你的手与脚分开绑著,还是向著反向的四个地方,你无计可施,不然早就逃跑了。
      你看著他,只看得到他那一双黑得发亮的眸子,“嘿嘿,你帮我把这个解开吧?”你一边猜测他的身份,一边试图引诱他。
      “我帮你解开我有什麽好处吗?”他似乎在思考,然後问了这一句。
      你根本没能来得及回答他,就听到外面一阵很大声的喧哗。他国的语言,怒骂地叫喊著,眼前的那个家夥惊吓到,跳著,喃著“糟糕被发现了我要逃跑了你要我救你你准备请我吃多少顿?”然後,就那麽跑掉了。
      你简直就想那麽大吼出声,问他你到底是来做什麽的还有刚刚提的请多少顿的条件到底是怎麽回事啊喂?!
      但是最後这个家夥还是回来了,砸开了门,拿刀子割开了绑著你的绳索,丢给你两把枪。你跟他从基地里突围出去,你的肩膀中了一枪,那个家夥倒是完好无损。他带著你,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然後你看到了那个小女孩儿。
      再之後,关於什麽“我是蒙奇•D•路飞,是一个伟大的冒险家”的乱七八糟的自我介绍什麽的,还有今日的基地一行完全就是某人的心血来潮想要去探险,至於前提是遇见了某个小姑娘听了某个故事完全可以忽略掉,这些零零碎碎的枝节,只是把你跟他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罢了。
      
      那还只是整个故事的开端而已。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