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日光倾城2 - [日光倾城[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41.html

        日光倾城2
        
        
      那是很新奇的经历,跟一个刚认识,不,是还未曾认识,只是狭路相逢的家夥而已,居然那样默契。
      你跟他背对背,他一个眼神你马上就能领会;而你用不著说话,他已经把你想的东西行为出来。你们配合无间,一场战斗,埋下的地雷爆炸瞬间跳上汽车,踩油门欢乐地逃跑,根本就只能用酣畅淋漓来形容。
      这个家夥是个相当不错的家夥嘛。你打著方向盘,嗖地一下,七拐八拐冲出包围圈,你在那样紧绷的氛围里微微笑了。
      那个家夥倒是好,一安全了,就开始不老实,蹿上蹿下的,大声叫囔著给你指方向。
      你的额头一边滑下黑线无数,到底是按照他说的路线打方向盘。
      不可否认你对这个家夥有相当的好感,那是种类似男人对另外一个强大的男人升起的敬佩之情。然後,你开始觉得今天的天气很不错,遇见这个家夥真的很好。
      当然没有过多久,你就後悔了。
      你万分懊恼怎麽会遇见蒙奇•D•路飞这个人,这个带来无数麻烦的家夥。尤其是他要是只是自个儿招来灾难也就算了,偏偏那些灾难直接波及到其他人,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离他最近的你。
      但在那时,那个家夥反手指著自己自我介绍说著“我是蒙奇•D•路飞,是个冒险家。你要跟我一起走吗?”你是迟疑了两秒就答应了的。当然,你还顺便地告诉了他你的名字:“我是罗罗诺亚•索隆,是摄影师。”
      “哟,索隆啊,那麽──”他严肃了一张脸,“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夥伴了。”
      双手在空中击掌,抓住牢牢握住,你在他眼中看到了跟你一样的认真坚定。
      
      
      
      你们在那个家庭逗留了前後不到半个小时时间,然後在那个家夥包里全部都是食物的情况下,准备出城。
      发生了在基地里闹事逃走,甚至击杀士兵的事情,现在该是被通缉的状态。虽然城里的状况乱得一塌糊涂,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实在是不宜久留。
      但在那之前,你还要做一件事,要去取回你的东西。
      在跳出去之前,就已经把和道一文字──他的相机好好地放好了,这次也要先拿回来。雪走跟鬼澈在旅社,胶卷要先寄走。
      “喂,路飞。”你打定了主意,你把重点跟他说了,把地点给他比划了,重点是周围有什麽建筑物也全部说得清清楚楚了,反复地询问确定他记住位置了,才说:“那麽,我们就分成两路,你帮我去拿回雪走跟鬼澈,我去拿和道一文字。”
      那个家夥定定地看了你一会儿,咧嘴一笑,“嘻嘻,包在我身上。”
      老实说,把那几乎等同於你的命的东西交给这个家夥,你内心里具体没有一分半分的不妥,相反还觉得甚为安心。
      “西北门出去,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漠,而且还是战火线,那里的防线想必会松弛些。到时候,我们在西北门见,穿越烽火线,就安全了。”
      “西北门是吧?”他重复了一次。
      你肯定,“西北门。”
      “那麽我们就在西北门见面好了!”这麽说著,那个家夥就挥著手,就跑走了。
      那个时候,你看著他的背影,完全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关於方向感什麽的。之前跌跌撞撞地到达目前所在地,那曲折的路程,你理所当然得很。
      你抓了抓头发,打了个呵欠,开始寻找你放和道一文字的地方。
      
      
      
      很久之後,你才知道你跟他在关於西北方向的误差。你的理解就是“太阳落下稍微冷一点的地方”,而路飞的理解就是“没有放吃的地方”,这样的差异直接导致了那时你跟他在三天之後才再次见面。
      在见到面之前,在你已经拿到了和道一文字之时,寄完胶卷後,你抓著头发,想也没有想地就往约定好的地方去。
      城市里多了很多军服的非军服打扮的人,你在城市里漫不经心地走著,一边猜测路飞那边如何了。那样的大摇大摆,不懂收敛,根本就是挑衅,好吧,你喜欢这样的挑衅。中间也曾被人指著喊“罗罗诺亚•索隆”,然後开始你追我逃,大体上算是相当顺利,在黄昏之前就到达了目的地。
      在那之後,就是蛰伏起来的等待。
      
      
      
      很多年後你都还对那三天的等待念念不忘,那种念念不忘近乎刻印,大概相等於那件事情是绝对不可以再次发生。你躲在靠近铁丝网防护线附近的民房暗巷里,抱著你的和道一文字,一边昏昏欲睡一边强迫自己不能睡,睁著眼等著某个家夥到来。
      你记得你心急如焚,却强自忍耐;你明明暴跳如雷,却不得不安静以待;你可以出去找他,尤其是应该直接冲向你原来投宿的旅馆,说不定那个家夥早就自己跑了完全不会管你因为你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没有任何关系,但是那时的你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思,你肯定那个男人会带著属於你的雪走鬼澈找到你。
      蒙奇•D•路飞,你知道他可以承受你给他的这样的信任。
      
      
      
      那个家夥在第四天的清早到来,飙著机车,在街道上乱窜,同时大吼大叫:“索隆!你在哪里?索隆!你在哪里?!索隆──”
      伴随著这声音的是劈里啪啦下雨一样的子弹击在建筑物或者其他什麽地方的声音,还有诸如“那个家夥在哪里别让他跑了!”、“包围他!用车子围住他!”的纷杂声响。
      你当下的反应是“我不认识这个人我是路过的”,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但是为时已晚。
      “啊──索隆你在这里啊!”欢乐无比的声音,风驰电掣呼啸过来,“索隆快上来!”
      那个家夥俯低身体的同时,手向你抓来不说,同时抓在手上的是一段长绳。你眼睁睁地看著那绳子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样缠了过来,牢牢地将你绑住。
      下一刻,你已经身不由己地被带著往前飞了。
      “你这个家夥──”你甚至来不及发出“啊啊啊啊──”的叫声,风猛烈地摔打在你脸上,碎石头灰尘全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你扑过来,恶狠狠地砸向你,视野里一阵乱七八糟颜色转换的混乱。等平静下来,你趴在机车的尾座上奄奄一息,咒骂不已:“蒙奇•D•路飞,我总有一天要杀了你!!!!!!!!”
      “抱歉。”你听到那个家夥毫无诚意的道歉。你甚至能够想象他此刻肯定是完全没有愧疚神色,完全坦然的脸,顿时那股杀意高涨,又因为身体还没有缓过来而只能作罢。
      “我总有一天要杀了你!!!!!”
      那个家夥反而哈哈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之後飙速的机车跳过一人高的铁丝网线,冲到了火线里。
      
      
      
      TBC.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