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日光倾城-end - [日光倾城[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33.html

      日光倾城4
      
      
      东西全部打包好,虽然根本没多少东西,药品也一次又一次地确认过了。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出发吧。”路飞兴致勃勃,左手臂还吊著呢,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了。
      之前就已经说好了,不管过去是什麽,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前进。
      是说“与其探究过去是什麽,不如现在开始创造新的过去……”,你惊奇了,这个人是路飞吧,居然能说出这样哲理性的话。
      不过,你也很同意他的话没错。继续前进就继续前进,只是这一次,要更加的细致小心才行。他不是瓷娃娃,但是你再也没有办法只看他毫无生气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一直都不醒。
      大城市小城市小城镇,你们一路走下来,异常的安稳。你好几次看到那个家夥眼睛闪亮发光,却什麽也不做,埋头吃饭。你也曾在半夜醒来,双人单间里,另外一个人完全不见,找到的时候,那个家夥在拼命练习。
      “一只手也没有关系,只要一只手也足够强就好了。”你完全猜到这个人的心思,说不定还会有“我啊,是不会给索隆添麻烦的” 的自觉性──
      你的心脏因为这样的联想而猛地一缩,一口气差一点没上来,窒息掉。
      你迅速转身,再也不曾在半夜醒来找人。
      
      
      
      你们在第二年再一次踏入到沙漠里,这一次是在亚洲大陆。
      这一次这个家夥非常高兴,第一是这里的美食数不清,第二就是这里的人们很热情。美食之外还有狂欢节,尽情地跳啊闹啊,正如那个家夥所好。
      
      
      然後,那是发生在路途中的事情。
      你跟他告别上一座城市,前往下一座城市。一路上,只剩下枝桠的红树伸展,蜿蜒出一条路出来。
      他不知道为什麽一直落後地走著,异样地不发一言。
      你不只一次回头看他,完全不理解他在想什麽。然後,你的手就被抓住了。
      “索隆……”
      他低著头,扯著你的手,在抬头时眼睛明亮。
      他说:“罗罗诺亚•索隆,我喜欢你。”
      你的脑袋在那一瞬间仿佛被人狠狠地一棒子敲下般晕眩了,几乎要站立不稳,甚至真的往後退了几步。
      你看著他笑嘻嘻的脸,脸颊上不易察觉的红晕,心想沙漠的太阳威力实在太大你开始出现幻觉你看到了你人生里最美丽最虚幻的海市蜃楼。
      
      
      他说,罗罗诺亚•索隆,我喜欢你。
      符合他一贯的小事迷糊大事干脆不罗嗦的作风,跟第一次稍有差别的是,那一次他是按著坐在椅子上的自己的肩膀,背脊挺得直直的,眼睛却是直视过来毫不闪躲。
      他说:“索隆,我喜欢你。”
      爆炸发生的时候,你正在犯傻,神思不晓得跑到银河系外还是什麽地方去了。你目光无神,你神不守舍,你无比心虚。然後在一片红色的黑色的火焰光里,你看到那个家夥大叫紧张担忧的脸,而身体腾空而起。地面在震动,刚刚还完整黯然的房间轰然倒塌,玻璃哗啦啦地碎裂。
      “索隆──”你听到他在喊,身体已然往下坠落,而那个家夥还在原地没动。
      全世界瞬间就暗下去。
      你在掉落的途中全身就结成了冰,甚至没能出声,一句呼喊梗在喉咙口,手伸过去只抓到虚无,你的世界已经全无光明。
      
      
      “肋骨断得差不多了,左手臂完全废掉了。脑袋受到很大的冲击──”医生合上检查的手册,视线抬起看过来,没有什麽波澜,“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也受到了爆炸的余波冲击,擦伤无数,脑袋至今都是一片空白。眼睛被玻璃碎片击中了,幸好只是短暂性的模糊不轻而已,但也因为包上了绷带。
      你用一只眼看这个世界,一半的白色一半的黑暗。你知道另外一半也是亮光的世界,只要你转头便可看见。可你却固执地只用一只眼,你想,要是那只眼永远瞎掉就好了。右眼跟他的左臂相比,什麽也不是。
      那样的重伤,足足躺了两个月才醒过来。他醒过来的时候,你正在拉窗帘,春天已经到了,枝叶开始发芽,花朵开始绽放。刚好下了一场春雨,空气湿润清新。
      你听到有细碎的声响,干哑的断断续续的。你的手指抓著拉开的窗帘布在颤抖,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冲了过去。
      你看到那个家夥睁开了眼,眼睛黑葡萄一样的亮,充满了困惑。他在试图动他的身体,满头大汗。你完全不知所措,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是先问他怎麽样还是要递水给他喝还是其他的什麽,你只能跪在床前,死死地盯著他看。
      眼睛确实睁开了,还是熟悉的颜色,还是那副神色。猛然放松的结果,就是脑袋差点撞到床沿,而他终於注意到了你。
      “你是谁?为什麽我的身体就是动不了?”
      
      
      
      你跟他在日落之前到达了沙漠里的某座绿洲城市,那座城市本来不在预定的行程内,可管他呢,一连两个星期就在沙漠里行走谁还知道东南西北那种事情。
      吃饱喝足之後,洗一个热水澡,你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心情简直好得要飞扬起来。
      他穿戴异常整齐,坐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地用吸管吸牛奶喝,看到你走出来,笑著一挥手:“哟,索隆!”
      “哟,路飞。”你也笑著回应他。
      他嘻嘻地笑起来,捏扁牛奶盒,顺手一抛丢进放在屋角的垃圾桶,“索隆,跟你说,山上有好玩意儿。”
      “哈?”你擦头发,下意识地在想胶卷不太够用了,等下要再去补充,电池也要好好地充电了,另外最好再买把小刀,用来把肉切片,或者说处理活物──你停住了动作,转头,“你说什麽,路飞?”
      他脸上的笑容毋庸置疑是帅气的,眼神很坚定,他说:“山上有好玩意儿。是说啊,索隆,有冒险在等著我们哪!”
      这一座绿洲的城市,坐落在还有浅浅清澈的河流边上,两边是巨大的高耸的满是风眼的悬崖峭壁。挡住了风,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也让这座城市安然平稳地发展。峭壁的另外一头是高耸的沙砾山又或者是其他的什麽,恐怖的传说倒是有不少。而风灌到风眼里,是一阵又一阵的鬼哭狼嚎。进城吃饭之时,就被人警告,晚上不要随意出门。
      “怎麽样?索隆?”
      还能怎麽样,当然是──
      “走吧!我的冒险家。”你把毛巾丢下,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嘿嘿。”
      
      
      
      你跟他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风疯了一样把人吹得东倒西歪不说,零度以下的温度更让人哆哆嗦嗦。
      好不容易走到避风处,之前老实呆在你怀里的家夥嗖地一下就溜走了。他举高双手,伸著懒腰,看著天空惊叹得不得了。
      “哇哇!好漂亮的星星啊!”
      说完,又探头出避风处,顿时头发被吹得直立起来,他又哇哇叫著退了回来。
      过了一会儿完全不死心地又把脑袋伸了出去,这次换了另外一个方向。
      再次被风逼得退回来之後,他开始试图爬那个挡风的石头。结果是没爬两下,就摊平在沙地上,扁著嘴,嘟囔一句:“好饿啊……”
      你把绑在腰上的口袋扯下来,突然发觉重量不对,心下顿时有些不太妙的感受来。手腕一转,果然就看到袋子破了一个大洞。那边看到你动作的家夥已经嗖地一下爬了起来,抓过去,打开使劲钻进去。
      “还有吗?还有吗?味道很不错的──”
      你完全明白了为什麽食物被清空的原因了,某个人大概在你护著他一路走来的时候,一边偷偷地在塞食物吧。
      “什麽啊……什麽都没有啊……”失望极了的声音,那个某人终於从口袋里把脑袋拔出来了。下一刻,他就抱著胳臂跳起来,“哇哇,好冷啊好冷啊──”
      你简直连吐槽“你反应也太迟钝了吧”的心情都没有了,哭笑不得,“路飞,过来。”
      他站在那里看著你,眼睛明亮,倒影著小小的一个你。然後,他嘻嘻笑起来,跳著扑向了你。
      “嘿嘿,索隆!索隆!”
      你反手紧紧地抱住了他,往後退几步缓冲那力道。听到他在叫你的名,微一低头,嘴唇就碰到了他的耳朵。那里,炽热犹如炎夏。你怔了一怔,再也忍不住死死地抱住了他。
      路飞。我的路飞。
      
      
      
      那是清晨的第一道光,照耀过来将你惊醒。
      你醒了,顺手拿了衣服盖在还在继续睡得安稳的他的脑袋上阻隔光线,一边打著呵欠,看著这个世界。
      你看到清晨的太阳逐渐升起来,发放金剑。那金色的光芒像海水一样弥漫扩散,温柔地将整座城市淹没覆盖。
      怀抱里的人逸出一声软软的呼唤:“索隆──”
      你动了动身体,调整著他会觉得舒服的姿势,忽然就觉得全世界满溢得好像要流出什麽来。
      那一刻的日光倾了城,整个城市沈浸在光之海里。
      那海洋深深沈沈,温柔温暖,如我爱你那麽深那麽沈,如你爱我那麽温柔,那麽暖。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