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1

    [海贼王索路]乐之声(格调篇)6 - [乐之声[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82055431.html

      格调篇6
      
      
      
      
      斯摩卡,隔壁音乐之都学院的体育部长,主修钢琴。音乐之都学院,一听这正统的名字就知道,他是官方的学院。
      而去年的音乐盛会上,音乐之都学院虽然不至於到颜面扫地的程度,但完全中规中距的表演方式,完全就被本院去年才入学的某个家夥突发奇想给盖了过去。
      ──其实是根本没想,他就是想那样做。不过老实说,香吉士自己也很扶额,居然想出来游街表演。不知道该说路飞那个家夥没格调呢,还是说他什麽。他只是一句话“嘉年华就应该游街表演!”便一锤定了音。
      况且,游街表演并非是简单的各自带著乐器跟随群众人流往前就是了。
      每个科目每个部门都要准备表演的主题故事,东区的故事跟西区表演的要完全不一样。音乐之都十二区,整整一个月的表演行程,表演到最後不是越来越疲乏,反而热情越发地高涨。人人都想要露一手不同的,全部都干劲十足,只因为虽然最初的效果普通,之後却越来越轰动。全城的人们几乎是跟著他们在各个区的移动表演。
      当然,这并非是路飞被斯摩卡完全记恨的原因。
      
      
      
      人说打击另外一个人,就得打击到重点,拿捏准他最自豪的一点猛敲下去才会有结果。香吉士不可否认那个时候在台下看著某人跳上去坐在钢琴後时,极度郁闷极度烦躁,然而有人比他更郁闷让他心情稍微转好。
      路飞说,那是他的绝技。就算手腕跟手指完全使不上力气,但是一首曲子的时间,他还是能够表现完美。
      
      
      “香吉士,香吉士,我还能弹钢琴哦!”
      那是出院之後的四个月後,那个小小的少年嘻嘻哈哈蹦蹦跳跳地过来得意地炫耀。
      “给你看我的绝技!”
      那手套什麽材质,香吉士已经不太记得了。那个时候,他看著路飞将那个东西掏出来戴上,手腕跟手指固定起来,全部用手臂以下的灵活力道来弹奏,内心里汹涌而出的激烈情绪几乎要将他吞没。
      
      
      而那一天,斯摩卡的钢琴在音乐嘉年华最末的一个晚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也勉强给音乐之都学院挽回了些些颜面。
      香吉士听到身边那个家夥“哇哇!好厉害啊!”,看到那个一脸亮闪闪的感动表情,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妙。果然,在下一刻,他就冲了出去。一米多高的舞台,手一撑就跳了上去。斯摩卡还在弹奏,但已经到了尾声。他就在周围安静之後的巨大轰鸣声里,那麽坦然自若地朝中央的钢琴走过去。
      “我是蒙奇•D•路飞,麻烦你把钢琴让给我一下。”
      此後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哼。你叫他洗干净脖子等著。”斯摩卡并非再咄咄逼人,而是丢下这一句锵锵力道的话,“走了,达斯琪。”
      香吉士站在原地,掏出烟,捧著火点上。吞云吐雾里,他的表情模糊了。
      白痴。那个家夥的心思现在可完全不在你身上,就算曾经有过,也就只有那一晚你弹奏之时罢了。
      香吉士想著欢乐地带著索隆跟乌索普出门的路飞,拿手按住额头,头疼极了。
      那个家夥的心思,现在可完全被那个叫罗罗诺亚•索隆的绿藻头家夥给吸引过去了啊。不晓得,那个家夥的钢琴到底如何?这样说起来,赌气去学习中提琴跟大提琴这样乐器的自己,到底是因为想要与众不同,还是就算这样也可以得到那个家夥的注意力,而在沾沾自喜的状态中?
      香吉士走到大厅边上的垃圾桶边,按熄烟蒂,步入到外面刺眼的阳光里。
      今年音乐嘉年华的格调是,露天演奏会。
      不知道知晓这个消息的大家,会不会有点失望?但是,蒙奇•D•路飞是不会让人扫兴而归的。
      
      
      
      
      而此时,那个某人正对著透明的橱窗後面的欢乐游来游去的五彩斑斓的鱼,眼巴巴地流口水。
      “草帽大哥,那个是不能吃的哦。绝对不能吃的哦。”路过抱著一大堆文件的方块姐妹之一摩兹好笑地提醒道。
      “什麽嘛……那麽漂亮为什麽不能吃啊……”那个某人软趴趴地从橱窗那边滑到沙发上,翻个身,四肢大展,一副无聊到死的样子,“索隆那个家夥还没有挑好钢琴吗?”
      “草帽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弗兰奇大哥的做事方法,太阳还没下山,还早哪。”摩兹把怀抱里的文件抱著放到柜台後面的桌子上,“基威已经去帮你准备小点心了,再稍等。”
      “啊,谢谢。”那个某人脸上写著“还没有来啊还没有来啊小点心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再翻了个身,这次他把下巴挂到了沙发上。
      “那路飞大哥要不要弹弹钢琴打发下时间?”恰巧基威提著一大食盒走进来,“先吃,然後再……”她眨了眨眼睛,“也让我们好好享受一番。”
      歪头,再歪头,扁嘴,抿嘴。
      “好吧。”
      
      
      
      索隆捏著肩膀从里面的屋子里走出来,经过院子,没有意外天已经黑了。还在想著“路飞那个家夥肯定等得不耐烦了吧”,这样加快了脚步打开通往外面的房门,在那瞬间就怔住了。
      房间里已经开了灯,温暖的橘色的光芒倾泻了出来。同时流泻出来的,还有温柔的钢琴声以及温柔的歌声。
      
      “你们要向耶和华唱新歌,全地都要向耶和华歌唱。要向耶和华歌唱,称颂他的名,天天传扬他的救恩声。”
      
      赞美词,咏叹调,教堂里的礼拜六。那个家夥弹得本该是由管风琴演绎的《Cantate Domino(为主唱新诗)》,方块两姐妹并不擅长高音,转而温柔吟唱,之後的低声呢喃部分,清澈清楚。夜色寂寥安静,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心情顿时有被放空之感。
      啊啊啊,那个家夥在弹钢琴。
      索隆微微笑了,就让门打开一条缝,转身靠在了墙壁上。
      他并不能够开口唱歌,音律感很强并不代表控制声音的能力很强,但是这个时间,听到他的钢琴,突然就很想唱。他拿手抵在了额头上,无声无息地附和那样的节奏旋律。
      脚尖轻点地,一点,一点。
      
      “他的慈爱永远长存。主爱你。阿门。”
      
      索隆不信神,也不信鬼,他只信自己的双手,信他的自己的信念。要成为世界第一流的钢琴家,之後还有一项,到达成路飞的所愿。
      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在夏日选拔第一场考试之时,那个家夥笑著祝自己顺利晋级,然後在表演完毕之後下意识地寻找他的身影,他却坐在钢琴後面,在舞台上。
      那个家夥,笑著跟自己说:“索隆,你知道吗?能用双手弹出来的音乐就是奇迹。”
      你问他:“你自己也会弹钢琴吧?”
      他嘻嘻地笑,回答:“算是会吧。”
      那个家夥在台上,弹一首《White Christmas》,那个时候的他真真是错愕到了极致。虽然“没想到那个家夥会是对手”、虽然“没想到那个家夥的钢琴居然那麽好”、虽然“很想跟他打一架”,但是──
      路飞在说完“算是会吧”之後,蹦蹦跳跳跑去翻冰箱,然後是不经意的解释说明:“手指使不上力气。索隆想听的话,下次我弹给你听。”
      
      啊啊,能听到路飞的钢琴,真是愉快啊。
      
      
      
      TBC。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日光倾城-end 2009-09-21
    日光倾城3 2009-09-21
    日光倾城2 2009-09-21
    日光倾城1 2009-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