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29

    寂静夜 - [流年纪]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73980608.html

    1,

    已经快要凌晨。

    因为早上睡到十一点,所以现在没什么睡意。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分外想要看亦舒,可是租赁的公寓内其实没有将她的书籍留下来,而是寄回了家中。只好去搜索百度文库,却没能下载下来。早上心心念念这件事,开电脑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下载。

    但其实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要做。

    比如,作者还是要维护,已经开始接手主管编辑事宜,随时注意网站动态。

    等等等等。

    但想要安静地看亦舒。

    看了《最爱的歌》,看到最后一个句号,那会儿并未有过多的感触,然后看短篇集子《譬如朝露》,看到婚姻琐碎事情,才恍惚生出了郁闷感受。

    跟二爷说,最喜欢亦舒。她说她最爱张爱玲,喜欢文中的压抑感受。她言,亦舒的文过于冷眼旁观。我称是,所以亦舒笔下的人要比张笔下的人凉薄。然后又道,我果然很喜欢亦舒,喜欢那种冷眼旁观。二爷吐槽,前几日你放出的那片段,我就评价说冷眼旁观。

    我笑。

    我说看亦舒想起年少,就恨不得爬过时光的间隙,去将过去的我掐死。二爷说,谁不会有年少轻狂。我道,那根本就不是轻狂,只是瞎了眼。二爷道,谁年少的时候没爱过一两个渣男人。我大笑。是啊,渣。实在是渣。这话精辟。

    二爷说,渣男人就别想了。我回,没想,就是觉得自己傻逼。

    二爷说,傻逼都是过去了。

    是,已经过去了。

    可是在写《一个人能爱几次》时,我还是会想到。因为这么个渣,我连爱第二次都忘了。

     

    2,

    听钢琴曲。

    在深夜里,戴上耳塞,其他的声音都听不到,只有钢琴的声音,就觉得很静。

    纷纷扰扰都在这一刻远离了我,我觉得很安稳,可以好睡,但又舍不得就这样睡去,只好安静地听着安静的歌曲。

     

    3,

    八月就这么过去了。

    我觉得很神奇,怎么就这么过去了。事情太忙,回到家,就想摊倒床上睡死,可第二天总是来得特别的快。

    我记得的,有人对我说:十三,你不改想太多,专心致志做一件事就好。

    我回答,有空闲的时候,就想多做几件自己喜欢的事。我身体不好,总怀疑不久,所以想要活得任性些肆意些,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

    可现在,我忙到快要连一件事都措手不及。

    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