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6

    DMATTOE 1 - [[DMHP]DMATTO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64325615.html

    Chapter One: Potter Rescue and Tending Society (PRATS)





    当时


    灯笼被放置在圆心,恶意地在墙壁上和每个人脸上投下阴影。从下方被点亮,脸孔宛如骷髅,黑暗填满脸颊和眼睛凹陷处,像一群幽灵为了来一场幽灵狩猎那般聚集。九名学生坐在这个狭小的,无窗户的房间里,后者藏在Hogwarts城堡里Hufflepuff翼一条挂毯之后,他们的表情严肃。

    “Harry的失眠症又让他整晚地在城堡走廊里游荡了。”Neville Longbottom安静地开口说道,但他低的,隆隆声带来坚定和权威。在昏暗的灯光下,这个十七岁的男孩看起来像只妖怪。如山般的一个年轻男人,有巨大的爪子样双手和手指,他肮脏的胡子和毛茸茸的褐色头发盖住他的脸,他的蓝眼睛鲜明地突出。“最近的噩梦肯定糟透了。他的伤疤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痛,但你不会知道,因为他从不抱怨。”

    “你知道是谁近来很忙。”Blaise Zabini说道。“在最后的信里,Dad说袭击了一个叫Tipton(提普顿)的麻瓜小镇。而之后出现的傲罗中了食死徒的埋伏,其中一半被屠杀了。”

    “你父亲有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进一步对付Harry的计划?”

    “没有,什么都没提。”

    Pansy Parkinson开口说道。“我昨天跟我母亲聊了聊,但同样什么也都没听说。”

    “我也没从我父母那里得到什么。”坐在Pansy对面,Draco Malfoy不舒服地在石头地板上移动。他身侧,Blaise换了个姿势,依旧,盘腿而坐。两个Ravenclaws,Mandy Brocklehurst和Orla Quirke,以及来自Hufflepuff的Laura Madley,用他们的长袍当垫子,组合一起坐在Blaise另一边。

    Neville看向对面的Laura和Orla。“你们那边有什么进展?”

    “Slytherin的Andy Bole和Hufflepuff的Megan Jones,”Laura将她的下巴搭在她竖起来的膝盖上。“他们都坚定地站在我们这一边。”

    “这样七年级的成员总数就有八十六人了,”Orla说道。“没人想战斗,但他们愿意因为他们就像我们一样强烈希望食死徒停止袭击。”

    “不要担心。Harry很快就走出来了,一个受过完全教育的巫师准备好了给不再有追随者的你知道是谁一次正好的一击。”Colin Creevey宣布,拳头猛击空气。他的弟弟,Dennis,坐在Draco的左边,模仿着这个动作。

    “不要指望你的非洲树蛇皮直到它们蜕掉。”Pansy警告。“如果我们不能保证他的安全Potter不会和任何人战斗。”

    “我们会做好保护Harry的准备。”Colin信心十足地说道。

    “就好像我们的PRATS。”Blaise微笑着补充。

    Orla摇头。“第一千次的好笑,Zabini。”

    “说谁呢?”

    “我们大家。”

    “我认为这很有趣。”Dennis突然尖声说道。

    “你又抽鼻子了,不是吗?”Colin取笑。

    Draco在Potter Rescue and Tending Society(拯救和照顾Potter协会)(由Weasley双胞胎选的名字)变成一个八卦会议时,伸直他的腿,交叉脚踝。十七岁的知道再次让对话囊括一些严肃性,再不然他不会浪费时间坐在硬地板上。保护Potter可能是最优先事项,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嘿,两位Creevey——”Blaise带着无耻的笑容转向Dennis,“Potter的社交生活怎么样?”

    “糟透了。”Dennis故作严峻地回答。“他的日程表整个学期完全是空的。”

    “Willamina想泡他,但Harry飞快地拒绝了她。”Colin说。“看起来他完全没有兴趣跟任何人约会。”

    “或者他会发现特别的某人使他的心吧嗒吧嗒跳起来。”Dennis道。

    “只有她使Potter绽放笑容。”Blaise一只手撑住额头假装困扰。“而现在,我们悲剧的英雄在午夜游荡,渴望他不能拥有的爱情。”他超戏剧地叹息。“他真不幸啊。”

    “我更多地认为那时Willamina看起来就像一个游走球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在她脸上。”Draco喃喃自语。

    Neville对另一面的Mandy讲话。“你认为我们可以调整跟踪Harry的咒语吗?在他游荡的情况下,我想比我们现在能够的更快地找到他。”

    “我肯定那是不可能的。”Mandy答复。

    Colin移动坐在地板上的位置。“在最后一次DA会议上,Harry和Zach Smith站起来面对面,吵了起来。”他对Dennis和Blaise说。

    “这并非不正常。”Dennis说。

    “但不正常的是Harry在每一次他们打斗的会议之后都会冲一个非常长时间的澡。”Colin闪过一个狡猾的笑容。

    “你认为他是一个同志?”Blaise说。

    Draco的双手在他腿上紧握。

    “我不觉得惊讶。”Dennis说道。“我们都知道他的Quidditch分数就好像跟女孩在一起一样。”

    “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gay。”Colin用肘碰碰他弟弟的肩膀。“你还没亲过女孩子,但你不是弯的。”

    Pansy半转向坐在她身侧的Neville。“除了正常的袭击诅咒,以及推动Potter走下楼梯,今年一直相对平静,但也意味着事情必定很快变得棘手。”

    “我们正尽我们可能地准备好。”Neville说道。“我会建议Harry召开更多的DA会议。”

    “预言家日报上有什么值得注意的?”Orla问Laura。

    “没什么,确定。”Laura摊开她带来的报纸。“那个可怕的Umbridge被魔法部提升为主编了。”

    “我祈祷她在禁林里被吃掉而不是找到路出来不是大错特错?”Orla说。

    “如果是这样,这值得谅解。”Laura瞥了一眼Draco。“有人可能很高兴她逃脱了。”

    “而有人必须在我诅咒它闭上之前闭上他们的嘴。”Draco边说边瞪了一眼。

    “我订的Weasley Wizarding Wheezes上周出版了,”Colin说道,加入Neville,Mandy,和Pansy的谈话中。“明早我应该会收到Fred和George的猫头鹰。也许他们会给我们带来凤凰社的消息。”

    “我会猫头鹰在傲罗部的Pen-Li,看看她最近有什么新消息没有。”Orla加进来。

    “也问问Tipton(提普顿)的事。”Neville告诉她。他环视整个圈子。“还有什么我们需要讨论的吗?我还有草药学的测验要温习。”在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他结束了这次会议。“Okay。除了紧急情况,只要我们有任何新消息或者为了我们下个月的会议,我会启动勋章。”

    在散会后,人们互道晚安。其他人偷溜出他们的藏身地点,小心翼翼地保持安静以免被Filch或其他学生看到,而Draco没有动。Pansy留了下来。

    “好吧,Draco,怎么了?”一旦只剩下他们二人,Pansy直截了当地发问。“今年你相当安静。”

    Draco怒视着墙上睡着的Monsieur Couloir Garde肖像,之后捏了捏鼻梁。“PRATS会议让我头痛。”

    “这已经不新鲜了。再来一个理由。”

    从他四岁开始,拥有同样亲密的朋友的麻烦是Pansy太清楚他。对她说谎毫无意义,而她会因为他试图这么做而诅咒他。但他尝试了。“我忧心移动相机说的话。我们很快会离开学校。Potter在无人保护之下怎么活下去?”

    “你平常并不关心这个。”Pansy说道。“而且我不欣赏你回避回答的可怜企图。”

    Draco看向她。她已经成为一个难以对付的十七岁的家伙,像钉子一样强硬,看起来像与她相似的哈巴狗,但她还是喜欢女性化物品。她的黑发剪成时髦的波波头,她的妆容精致,而她的长袍整齐笔挺,即使是在这样的深夜里。她同时用她的魔杖指着他。他低落地承认。“Potter可能对Zach Smith有兴趣。”

    恼怒浮上她的脸孔。“你真是个搞同性恋的男孩!”

    Draco绷紧肩膀,瞪眼。“是你想要知道答案的。”

    “我不知道Potter是gay。”Pansy说。

    “他不是。”Draco说。“但如果他是,他只能是跟我在一起的gay。”

    Pansy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一个黏糊糊的一年级。“那么,约他出去。”

    “对。好主意,Pans。为什么我自己没有这么考虑过呢?”

    “停止表现得像个孩子。”Pansy轻蔑地说。“这是第七学期末尾。你有什么损失?”

    “我的骄傲。我的尊严。我的名誉。”

    “你现在没有其中任何一样。”

    Draco皱眉。“我绝对的不喜欢你。”

    “彼此,宠物。”Pansy说。“但这并不原谅你的懦弱。”

    “我不能,Pansy。”Draco说。“我不能这么对我父亲。我不能玷污我的姓氏。”

    Pansy变得严肃。“你不应该为你自己感到羞愧,Draco。”

    “我没有。我是一个Malfoy。”

    “一个Malfoy,还是秘密保护Potter协会的一份子。”

    “这已经够糟了。”

    Pansy叹了一声。“Draco,如果你什么也不做,我肯定会诅咒你到四分五裂,反正没有任何用处。”

    Draco瞪眼,然后让步。“Potter要先跨出第一步。同样,我需要一个他迷恋我的担保。我不会让他向整个Hogwarts散播我是一个弯的。”

    “很好。”Pansy优雅地起身,之后粗暴地将他拖起来。她跟Draco一样高,轻易地看着他的眼睛。“你要找个时间告诉你父亲。如果不是Potter,你也会想要跟其他人在一起。”

    “我更倾向于尽可能长时间地回避这个谈话,谢谢。”Draco说,五脏六腑因这个念头而扭曲。“我们到此结束,还是你想分享更多的脆弱想法?”

    Pansy看了他一眼,在他们出去的途中浇熄灯笼。“Nox。”



    OXOXOXOX



    现在


    “你想看皮肤?这样如何!”

    这些单词依旧在Draco耳内回响,它们在下午变形课的回忆里燃烧。手指快速掠过手腕,Harry Potter将Draco的长袍变成挑逗意味的女子睡衣。透明的淡色布料,膨胀的羽毛装饰边缘,没有任何遮挡效果,但Draco的脚上是相配的拖鞋。

    笑声回荡在变形教室里。他记得抓起桌上他的魔杖,快速地回馈。

    他立即希望他没有这么做。

    看到Harry赤裸地只被少许皮革覆盖几乎杀死Draco。他用力撑住桌子边缘,隐藏他的反应。皮革没有任何帮助。

    谢天谢地,McGonagall变回了他们的学院制服,之后每人扣去了五十学院分,给两个男孩禁闭,因为他们扰乱了她的课堂,在课堂上未经允许使用魔法,在公共场合近乎裸体地展示。因为N.E.W.T.s即将来临,他们的禁闭在McGonagall的教室进行,而他们安静地坐在一起,在她的监督下为考试复习。

    这是酷刑。他的神经被拉长绷紧。他的手一直在他学院长袍布料下握紧成拳,造成长袍褶皱。不得不安静地坐在Harry右边令Draco发疯。

    Potter闻起来真不错。

    Draco的思绪回到稍早,回到皮肤和皮革上。他不应该因为Harry的矮小和瘦长结实而看起来可笑,但即使与他凌乱的头发和猫头鹰眼睛一样的眼镜,他明亮眸底的火焰,嘴唇薄的线条,以及他强有力的姿势表明他假装出柔弱的表面,藏起令人印象深刻的力量。Draco暂时陷入主人和奴隶的幻想里。

    Harry边在羊皮纸上乱写乱画边发出几不可闻的哼声。Draco收紧下颔,在他的椅子里移动,他的裤子在他学院长袍下绷紧。他不知道该不该叹息或轻拍Harry的后脑勺。

    他想知道Harry在亲吻时是否发出哼声。

    禁闭永远不会结束。

    Draco有时他希望他从未遇见Harry。他可以拥有任何他想要的人;毕竟,他是多年的Slytherin杂志中的裸体照片插页。虽然,他不喜欢女孩子,除了谣言,这不被公众所知。

    但即使他一天二十四小时想着性,他想要的是Harry。这令人沮丧愤怒,尤其是因为这个混蛋并不想要他。另外,事实上Harry是一个规则破坏者,鲁莽的白痴,寻找着危险并与它握手。他同样热衷与那个混蛋Weasel做朋友,他更多的是而不是无视Neville,他总是抓住金飞贼(除非他昏迷或者不在球队),而且他从不梳理他的头发。

    “好了,绅士们。你们可以离开了。”McGonagall教授最后说。

    Oh,thanks Salazar。

    Draco站起来,高兴于他的学院长袍确定无疑地隐藏了问题。“总算结束了。与你一起学习实际上让我变笨。”

    “你能说说差别吗?”Harry说,将他的书本收进书包。

    “真有趣,Potter。你在念如何简洁的课程吗?”

    “如果你们两个不介意在其他的地方交谈。”McGonagall意有所指地说道。

    “抱歉,教授。”Harry短暂地看了一眼Draco,就好像他踏进了一些肮脏的污秽里,之后直接步出变形课教室。

    Draco缓慢地吸气呼气。因坐在Harry右边数小时的绷紧退去。Neville和Creevey会在周末接替坐在Potter身边,让Draco自由并重组,将他在禁闭时并没能做的温习作业收起来,他想着星期一与Harry的冲突。

    祝贺他自己没有疯掉地又活过了一天,Draco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离开教室。他很快就撞上了Gryffindor三人组。

    Draco因撞到Harry而骤然停下。Harry,Ron,和Hermione站在教室门外,盘踞在往左的拐角,所有人都还穿着他们的黑色学院制服,底下是麻瓜衬衫和裤子,也许Hermione穿着裙子。Draco对这三人皱眉,隐藏他的惊喜。“你们挡着路了。”

    “这又不是你能走的唯一一条走廊。”Harry说,示意走廊其他空荡荡的位置。

    “但我想从这里走。”Draco傲慢地说。

    Ron朝前一步,试图用他可笑的高度恐吓Draco。他双臂环胸,瞪视。“那么你必须通过我们,Malfoy。”

    Ron Weasley相当令人畏惧,当然,除非你是Draco Malfoy。红头发远高出学校里大部分学生和教授,储存了山一样的食物又玩魁地奇,他相当大块头。Draco最爱的侮辱之一是问Ron是否知道他妈妈与Hagrid的往事。这通常导致Weasley的雀斑脸涨成紫色,他的眼睛凸出。这是非常有趣的一幕。

    Draco权衡现在与Gryffindor三人组起冲突的利弊。McGonagall会禁闭他们,因为她肯定听到了,考虑到他们就站在她门外。今早他五点半就起来了,而这是周末,Draco真的需要赶上进度,比如学习,还有睡眠。

    这一决定出自Draco之手,而此时一个低沉的,隆隆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这是怎么回事?”

    Draco转向新来者。穿着朴素的,深棕色的袍子,Neville怀抱着一本大书。他用手背擦着鼻子,之后扯了扯鼻端。

    “不关你的事,Longbottom。”Draco语含讽刺。“去图书馆或其他任何你要去的地方。”

    收到信息,安排会议。

    Neville挺直背脊,迎向这假装的攻击,在他的室友和Draco之间扫视。现在,他将是那个恐吓Draco的人,如果Draco是会屈服恐吓的人。“我认为你才是那个该离开的人,Malfoy。”

    “你,认为?我不知道你可以做到这个。”Draco嘲笑。

    “他足够聪明不会一对四。”Ron说。Harry站在他身侧,手臂胸前交叠。

    “这需要你们四个来对付我一个吗?”Draco说道。“我受宠若惊。”

    “我们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单独处理(handle)*你,Malfoy。”Hermione说。

    Draco草草看了Hermione一眼,脸上浮现假笑。“这是在求婚*(offer)吗,Granger?”

    Hermione的脸腾地变成愤怒的红色。比Harry矮,勉强可及Draco的下巴,如果她不是麻瓜种,如果忽略她鬃毛般浓密的头发,她可以说相当漂亮。但Draco即使他不是gay也不会与她厮混,因为这个全知极可能在他做错时斥责他。

    Draco嘲讽地笑着环视了Gryffindor三人组。如果有紧急情况,Neville会启动勋章,但他显然想与Draco谈谈,所以陷入打斗不明智。

    “给我等着,Malfoy。”Ron威胁道,他的声音在Draco身后继续。“你会得到教训的。”

    “我迫不及待。”Draco挖苦地喃喃,绕过拐角,直接走向Slytherin宿舍。

    通过Slytherin学院过道,Draco正好踏进Slytherin公共休息室举行的派对里。高年级学生一小堆地扎在一起,热烈地交谈着。魔法变出的巫师音乐大声地唱着,震荡地窖的石头墙壁。有些学生在跳舞,有些人在厮混,而其他人在恐吓一只老鼠。

    穿着纤长的猎人绿色袍子,上面缀有银色符号,Pansy在Draco进来时离开她的朋友朝他走来。“禁闭怎么样?”她问。

    “酷刑。”Draco简洁地回答。“我去换衣服,之后我们可以去散步。”

    Pansy抬起一根修整过的眉毛,无声地疑问。“我在这儿等你。”

    Draco只离开了一分钟。确定他带了他的魔杖,他和Pansy离开Slytherin宿舍前往图书馆。

    “Longbottom禁闭后在走廊上找到了我,在Potter,Granger和Weasley面前。”Draco告诉她,他们大步地迅速走向他们的目的地。“他给我一个信息,他想会面。”

    “真的。”Pansy额头皱起来。“我想知道为了什么。”

    “他可能完全找不到他的头发梳子而他需要帮忙找到它。”Draco说。自从六年级,Colin拍摄Harry,冲洗照片发现Harry和一个幽灵在一起,就没有一次有PRATS成员参加的紧急会议。

    星期五晚上,图书馆几乎是空的。几个过于有抱负的Ravenclaws一起坐在Madam Pince办公室附近。可以从办公室打开的门看到图书管理员她自己坐在她的办公桌之后,她瞄了一眼进来的Draco和Pansy。

    Neville将他自己隔绝般地坐在远离图书馆入口,Pince的办公室以及Ravenclaws的桌子的桌旁。高高的书架从各个方向包围这张桌子,连成四个对角,提供隐私。桌面上摆了不少书籍,Neville似乎正在温习,安静的图书馆里,他的羽毛笔在卷轴上可听见地移动。在Draco和Pansy绕过书架时,他抬起头,面容紧张。当他看到是他们,他松了一口气,之后将他的魔杖放下塞进袖子里。

    “Longbottom。”Draco招呼道。“有什么消息?”

    Neville站起来,从那一堆书里抽出肯定的那本,将它摆在桌上。Draco走近站在Neville身侧,Pansy站在他们走进学习区域的过道附近,保持警戒,同时关注着他们两个。

    “我从Trey Bleckly那里偷来的。”Neville告诉Draco,轻拍这本书。“Dennis听到他谈及他如何不得不等在猫头鹰舍,因为他要接收他姨妈给Harry的物品。我探查了猫头鹰舍。果然,Bleckly就在那里,而这本书就是他拿到的。”

    这本书有一个奇怪的尺寸,比标准的巫师书籍宽大,却非常轻。封面由深褐色的皮革制成,部分地方开裂和磨损,三个失去光泽的黄铜饰品黏住覆盖书脊。一个上升的倒三角形修饰中心和书名,Entrapment(诱捕),是横跨封面下方的标识。

    “我们知道为什么Bleckly的姨妈要送东西给Potter吗?”Pansy问道。

    “我不知道谁是他的姨妈。”Draco弯腰更近地检查封面。“今晚我会问Slytherin并找出答案。”

    “这本书引起大量的魔法共鸣。”Neville从他衣袖里拿出魔杖。“Detectum*。”这本书开始发出稳定的蓝色光芒,证明了其强大魔法的存在,超出一般的魔法书。它在几秒钟后消散。

    Draco移去他自己魔杖上的束缚,对这本书投掷了另一个不同的咒语。“Revelo*。”最初它没有反应,他皱眉。“Revelo。”红色的字母滚过封面,组成词组‘Tome of Entrapment(诱捕之书)’。

    “想象一下,书名匹配其用途。”Pansy干巴巴地评价。

    “我想知道它怎么做到的。”Neville说。“我没打开它。”

    “那么,我不赞成打开它。”Pansy说。“在没有事先设置静音咒之前不要。”

    “有人看到你带着这个了?”Draco问Neville。

    “是,Malfoy。我在一个星期五的晚上走进Slytherin宿舍,从Bleckly手里拿过这本书,并笑着说了谢谢。”

    Draco感到一阵头痛。“Longbottom。”

    “我跟踪Bleckly回到宿舍,等在他房间里,直到他加入你们的公共休息室里的派对,才带着它匆匆逃走。之后,我在走廊上遇到了你。”Neville说道。他用魔杖顶端蹭着他乱糟糟的胡子下巴。“你注意到根本没人抬头吗?”

    “Longbottom!”Draco咒骂般地叫Neville的名字。“你在想什么?如果有人看到你,他们会像对待一只老鼠那样抓住你解剖你。”

    Neville平视他。“我在想你在禁闭里与Harry调情,Pansy和Blaise谁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不想给Bleckly机会藏起这本书让我们找不到或者将它给Harry。”

    “很好。勉为其难,我承认你做对了。”Draco将他的魔杖对准Neville,加强语气。“但没有下次了,或者下次我会亲手将你拎给其他的Slytherins。”

    Neville举起双手,眼睛溢满装出来的恐惧。“我好——好——好怕,Malfoy。”

    “从他身边滚开!”

    Draco,Neville和Pansy跳起来,Pansy的魔杖立即滑到掌心。在这张桌子相对的方向,Harry,Ron和Hermione在另一个开放的学习区域出现,后者通向图书馆后方。他们三人的魔杖都已经抽出来随时可以攻击。

    Draco想知道这一天有完没完。

    “滚开,Malfoy。”Ron命令道。Neville背对三人组,魔杖指着Draco。

    “图书馆对所有学生开放,Weasley。”Draco说道。“这是你唯一可以担负得起阅读课堂所需的书籍的方式。”

    Ron的耳朵变得通红。Harry在他眼镜之后眯起眼睛。“哪儿呆着凉快哪儿去,Malfoy。”

    “吃饱了撑着,Potter。”Draco说道。Pansy在他身后挺直背脊,魔杖蓄势待发。

    “我们不想在图书馆打斗。我们不想毁坏书籍。”Hermione说,紧挨着Harry。“我会叫Madam Pince过来。”

    “躲在图书管理员身后,多么的勇敢。我只是要带走这个——”Draco捡起诱捕之书,“将你留给你的救星们,Longbottom。”

    “Accio book(书本召来)!”Harry在Draco踏出一步之前喊道。诱捕之书从Draco手里脱出,飞向Harry张开的手。

    Draco响起警铃。他们不清楚如果Harry碰了这本书会发生什么。Neville有同样的想法。他叫出声,跌跌撞撞地往前就好像他被推了一下,猛地撞向Harry。Harry撞向桌子,翻了一张椅子。Neville在空中抓住了那本书,之后膝盖重重地撞上地板。

    Hermione和Ron检查他们身后,当然没有看见任何人。Draco短暂地迎上Neville的视线,都松了口气。

    Pansy率先恢复,暗笑道。“Neville甚至不能不摔破他的脸地站着。”

    “谢谢你,Harry,救了我的图书馆的书,”Neville含糊地说道,爬了起来。他将这本书放在桌上其他的图书馆里的书籍之上。

    Draco得到他的信号。“多么好的娱乐……”他用他的魔杖赞扬Gryffindors,知道Neville会保证那本书的安全,而他和Pansy要设法脱身。

    他们听到那句话时他们刚好站在书架的拐角处,“我想知道为什么Malfoy想要这本书。”

    “Hermione,不!不要打开它!”

    Draco和Pansy交换了恐慌的一眼,从拐角处飞奔回去,就在此时学习区域爆发出一阵炫目的明亮的白色光芒。


    *注1,2:handle有处理,对待,还有控制,统治等的意思。少爷故意扭曲Hermione话语里handle的意思,故意用offer(求婚,契约申请)来反击。>_<其实我猜少爷在这里想到了他之前的幻想,主人和奴隶……(爆)
    *注3,4:咒语名,没查到意思。




    ——Chapter 1 En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简直糟糕 2010-05-26
    DMATTOE 3 2010-05-26
    DMATTOE 2 2010-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