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0

    蚀(完) - [【原创】HP同人DMHP]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61885008.html

      蚀[DMHP]
      
                                    By乌苏13
      
      声明:不属于我。
        主要内容:战争结束了,但Draco Malfoy的战争永不结束。

      
      
      你在暗夜里,将斗篷帽戴上,悄无声息地滑过阴影。
      你的手指滑过古老的墙壁抚摸其上的纹路,在内心里冷笑叹息。Hogwarts,你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够以学生的身份再度回归。
      可笑的慈悲心。可恨的怜悯。
      但你已经不再介意固执己见不接受这种来自光明方俯身姿态的施舍。
      
      
      你一步步地滑过走廊,一层一层楼梯地往上,然後缓慢优雅地踱步往下。你走过数间废弃教室,你行过曾经的课堂。你隐在暗影里,静默无声地遥想有过的一切。
      比如,你停留在你最爱坐的前排位置。又比如,往後数,偶尔是倒数,偶尔不得不与你同排,属於某个人的位置。
      你清楚地知道你此刻一人,身旁没有任何人,但也因此你更加不能放纵自己。
      不能输。
      因为你输不起。
      
      
      你走进Great Hall,空荡荡的大厅,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映照之下,长桌整齐而空旷。你驻足在某个学院的长桌前,从这个角度望过去。Slytherin桌子就在对面,仿佛面对面,而永不相望。
      於是你利落转身,步出大厅,朝向温室。
      
      
      你从前没有任何浪费时间不做休整不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的蠢事,然而战争已经结束。
      你对此抱有怀疑。战争已经结束还是根本不曾。
      很多个夜晚,你从梦里醒来,拿手按住冷汗涔涔的额头,恍惚间不知身处何方。你听到女人孩子的尖叫,你听到风吹过茂盛芒草的声响,长袍滑过荆棘被拖曳住,有人毫无温度地念诵不可饶恕咒语。
      血液从身体里流出来的感受你清楚记得,来源於Harry Potter,一个黑魔法咒语。风刃划破了你的皮肤,只是瞬间,你就疼得倒向地面。你的血液是温暖的鲜红的,黏在手掌,宛如永远也不会褪去的印记。
      而你右手手臂上,黑色的印记,却最终消失无踪恢复光洁。
      
      
      你失去了信仰後才发现你本来的信仰原来不是你以为的那一个。其实从一开始,你就相信Harry•愚蠢的•Potter会赢。
      或者说,你坚信,Harry Potter要输也只能输给Draco Malfoy,这个Harry Potter从头至尾眼睛里只有他这麽一个对手的敌人。
      
      
      可战争已经结束。
      属於Harry Potter已经结束,而Draco Malfoy还在战斗。多麽可笑。多麽可笑。於是你收紧斗篷坐在Quiddicth球场边的Gryffindor看台上,仰头看著仿佛天鹅绒一般滑开去的夜空,抿嘴扯出一抹讽刺微笑。
      战争已经结束。
      人们欢呼庆祝仿佛没有止息。然後,战争之後重生开始。重生已经开始。
      
      
      
      坐得久了,双腿有些麻木。风越近後半夜吹得越狠,你根本不想使用保暖咒,於是手指都开始发僵。
      你呵口气试图让指尖暖和,却忍不住地笑起来。你甚至不忘施下静音咒,但你没有幻身。你拿手挡住脸,哈哈大笑得歇斯底里。
      操他妈的十九岁。下地狱去的七年。该去死的战争。
      还有Harry Potter。
      
      
      十一岁到现在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不得不目不转睛的混蛋Potter。
      见鬼的喜欢Potter的Draco Malfoy。
      
      
      你滚倒在地上,顺著台阶滚下了Gryffindor看台,你拿手护住头部,磕磕碰碰最终跌在了Quidditch球场上。你拿手遮著脸,闭著眼,一动不动。你想,就这麽疯一次。一次。
      
      
      “Malfoy?!见鬼的!你怎麽了?”
      你心里一凛,身体冻僵。你迅速地收起你所有的表情,手拿开,睁开眼就对上一双绿色的眸子,黑色的乱发。
      Harry Potter。
      那双绿眸里没有惯常的无视不屑厌恶憎恨,有的只是关心担忧,真诚真挚。
      只是你的幻想吧。
      你这麽想,伸手就将他拉扯下来抱住。他在动,你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不要动,让我好好地抱一会儿。只是一小会。”
      你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僵直,你心下一震,猛然地醒过来用力将他推开,翻身站起。
      他惊愕地看著你,不敢置信。
      你轻笑,叫你如何不能轻笑。终於你做了这辈子最愚蠢的事情,暴露了你的爱恋。你冷静地假笑看他,在他怔愣错愕之时,无声地念出了咒语。
      
      
      “一忘皆空。”
      
      
      你看著依旧跌坐在地的他渐渐变得空白而愤怒的眼神,维持假笑,高傲地与他擦身而过。
      
      
      
      
      
      ──fi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光华(完) 2010-04-10